5/15/2013

困於「相」


  許久以前,在上團體課之前,我都會事先用音樂以及自己的意念與身體律動來淨化上課空間,同時感受來自另個世界的訊息,好讓接下來這堂課能在乾淨能量與空間中,順利進行.

  所以在每堂團體課,我都會事先到教室,進行我的「空間淨化儀式」;所以在上課前,我是不跟任何人打招呼或說話的,我會非常清楚地在我自己與他人之間,升起一堵牆.

  今晚,帶著家教學生送我的祕魯聖木前往文山社大,就一個意念吧,想用祕魯聖木清理文山社大肢體教室裡的空間能量,也想更深一層地感受在我右背henna裡的秘密或說「業力」究竟是什麼,甚至進一步釋放.

  上課前,在埃及傳統音樂中,我點燃祕魯聖木,繞著教室來回走了好幾圈,我可以感受到自己內底藏著一股強烈且被抑制住的能量,我很知道自己是誰且以此為傲!但卻必須不斷妥協並自我壓抑,就為了「人」,讓我極度憤怒!

  我不斷反芻邱老師給我的關於「舞」的建言,卻只領悟得模模糊糊.或許我內底依舊渴望更高層次的攀升,在「舞」與生命絕處及開展處,但或許我不知道如何調和內在那股狂野能量,混雜憤怒,近乎「我慢」.

  腦中浮現《金剛經》吟唱:「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或許這是我在生生世世輪迴不斷犯的錯吧!

  困於「相」.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