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4/2013

禮物與訊息

 
  噹噹噹!神秘訊息再度出現!

  
  今天上午家教同學送我一份大禮:來自秘魯的聖沉香原木!

 

  




 
  她一進門,就拿出一個很可愛的小袋子,說這是她很喜歡的木頭,而且是飄洋過海地從祕魯來到台灣,燃燒後,淨化空間的效果很強,所以特地拿了一根形狀漂亮的來送我!
  我問:「是祕魯聖沉香嗎?」
  她說:「不知道,只聽說是秘魯的聖木!」聊著聊著,她竟然也認識李育青老師!
  呵!瞧,連小枝枝都很喜歡這根秘魯聖沉香原木哦,果然不枉費「聖木」美名啊!

  




 
  小枝枝:「用祕魯聖木搔頭頭的感覺真的好舒爽!」
 

  




 
  經過祕魯聖木的按摩伺候,昨天還懶洋洋的小枝枝,瞬間元氣大增!目啁「金」了起來!這聖木真是猴賽雷啊……!!!
  希望祕魯聖木還可以讓小枝枝增進食慾,她現在真的是太瘦了啊啊啊啊啊…….
 

  




  小枝枝今天好撒嬌!

  課上著上著,她不時跑來躺在同學腳邊,默默暗示小貓咪想要一點點撫慰.同學只好不時彎下腰,給小貓咪摸摸頭、咕嘰一下小下巴.

  




  看到迷有?!
  上課時,就在我與家教同學之間的地板上,躺著熱情活潑想來摻一腳的小枝枝啊!

  

  我這人雖然不學無術,可我好幾個家教學生全身懷絕技啊!
  上回同學提到她幫別人畫henna,有時會畫出業力,讓我很好奇自己右邊膏肓穴長年疼痛究竟藏著什麼樣前世的記憶?例如是當長臂猿那一世,正在樹上晃來晃去,快樂地吃果子,卻被獵人毒箭射中,所以疼痛至今?
  今天同學特地帶著henna來幫我畫,當她的畫筆一碰到我的右背,很快地,我的右邊太陽穴便覺得重重的,不一會兒,變成左邊太陽穴刺痛,接著轉成漲痛,現在還維持在刺痛的狀態!
  同學說:「哇!我好像畫出一個土著哩!」


  不一會兒,她完成了照片上的圖案,上頭確實有著一位華麗盛裝的土人,手上拿著不知名美麗物品,快樂地奔向前方!或許這是個戰士、獵人或舞者,總之,就是個「精心打扮且活力充沛的番仔」!
  同學說,她在畫的時候,可以很明顯感覺到土地的能量,所以在上頭看似花朵綻放的圖騰,或許牽連到藏在地底源源不絕的能量.
  總之,目前無人能解這隱藏千年,此時終於被挖掘出來的「番仔任」身世之謎!哈哈!

  




 
  土著出現後,同學繼續補畫,就在我平時最疼痛的地方,畫出了圖案混亂、能量沉重的東西,她覺得好像有好多斷腳在上頭,而我呢,乍看之下,覺得那兒好像趴著一隻凶惡鱷魚或巨型蜥蜴之類.
  但究竟發生了啥事?
  依然是無解啊!

  




 
  當她畫著那團混亂能量,我突然覺得左邊肩頸很沉重,請她幫我畫幾筆,便出現了這東西.
  那圖案讓我想到南美印地安人文化或外星符號,她覺得上頭有閘門,我覺得是某種訊息且是正向的,只是我們依舊無能力解讀!哈哈!

  

  呵!事情演變就是這麼順暢!我的家教學生裡,不過也才兩個「ㄨㄢˇ婷」,其中一個「琬婷」昨天搭飛機去祕魯,我還特地交代她,要代我向印加巫士問候,說等我有時間,會去祕魯找他.
  今天上午,一個家教學生竟然送我祕魯聖沉香原木,給我好大的驚喜!緊接著,下午,另個學生「宛婷」就在祕魯聖沉香原木燃燒出來的香氣中,幫我畫了 henna,還畫出一個盛裝打扮的土著!
  「宛婷」離去前,還特別叮嚀:之後我要是有啥感覺,可以回報給她.
  那麼畫完之後,究竟有啥感覺呢?
  喔,兩邊太陽穴都很痛!頭有點暈,而且想吐!沒啥胃口吃東西!
  所以晚餐在自助餐店,不過也就只是默默吃了三菜一湯外加一小碗白飯而已.
  初看henna照片時,原本覺得那個土著快樂走向意義不詳圖騰的方向.此時看著鏡子裡的倒影,想法跟宛婷是一樣的:那個土著一手不知拿著啥美麗物品往前走,另一手則牽著土地的能量.若再加上下面那些混亂詭異的東西,這到底是啥意思啊?真好玩!

 


 
  剛剛好奇地在網路上查了一下發生在南美洲的古文明圖案,發現了這張馬雅文化時期的圖片,覺得好好玩!上頭人物的頭飾與樣子跟宛婷幫我畫出來的那個土著似乎有幾分神似呢!


 
  她幫我在左邊肩頸畫的圖,那當中又「古文明」又「外星系」的線條,讓我想到鋪陳在南美大地上的神祕作畫.

  
  巧的是,這類神秘大地畫出現的地區,正是另個「琬婷」此趟前往秘魯遊玩的地方──馬丘比丘印加古城.

  

 
  當宛婷」跟我說她在我背上畫出一個古老時代的土著時,我腦中浮現一個身體重心放很低、形狀有些四方且土地能量很強到近乎沉重的石雕畫像,有些接近印加文明的印記.

  


  找著找著,竟然發現阿茲特克文明整體感覺似乎更像宛婷」幫我畫出的那個土著!不僅頭上有明顯的頭飾,手上也拿著圓圓的東西!

  

 
  這是阿茲特克的戰神,跟我背上的土著似乎同樣有些神似.

  

  

  搜尋到了這兒,從上午的祕魯聖木到我背上不預期出現的華麗土著以及這些個南美古文明圖案,也不知這當中到底有啥關聯?或許啥關聯性都無,就只是遊戲與巧合罷了.

  我也沒有強烈的意圖進行訊息解析.

  我相信因果業力,但我不特別渴望知道所有前世的故事,畢竟很多時候靈魂根本是在不同時空場景,上演相同劇情腳本,困在同個輪迴裡.所以,這些前世故事又有何重要性?該做的依然是釋放業力、跳脫輪迴吧!

  睡前,與「宛婷」小小聊了一下,也說到自己最近常想到之前教過我自發功的邱老師在我前往摩洛哥前,給我的一段關於舞蹈的精闢解釋,他提醒我:「宇宙的一切現象,就叫作舞。那我們應該怎麼跳舞?就是順乎天,應乎人,隨順自然,這就叫作舞。所以舞是什麼?舞出生命,舞出大自然,舞出上主的心念、祂的意願,這就叫作舞。所以你在跳舞當中,你看到是一個有形體的舞,但是你不知道,其實它同時也是一個意念的舞,而且在心靈更高的層次裡,你也跟所有的人一起在共舞,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你如何在這個跳舞當中,將你的意境融入到別人的心靈世界?如果你能夠進入到人的心靈裡,他就跟你一樣的跳完了一曲舞蹈,這是舞者最高興的地方,因為他跟你共舞。雖然外形上他沒有跟你共舞,可是他心靈跟你共舞。那他要怎麼樣跟你一起共舞?你就必須把他們的心靈,提昇到你的意識境界,然後在那個意識境界跳舞,那個就叫作曼陀羅。」

  兩年過去了,我依然不解邱老師這番話的深奧大意.

  「宛婷」提到在我左肩頸那個閘門印記,或許鑰匙在那裏吧,放下知識系統,學著原諒並接受自己的女性特質,或許靈魂與各方面都將提升到更高的層次.

  

  有時我也不甚理解:我這樣還有「不夠接受女性特質」的問題嗎?都跳舞跳成這樣了說!

  「宛婷」說,我跳舞的時候真的很美.

  啊這意思是怎樣?平時很可怕嗎?哼哼!

  呵,或許跳舞時與平時的我之間,真的有很大的落差吧,哈哈!

  

  我不知道未來自己跟「舞」還會舞出什麼樣的生命故事?

  我甚至不確定將來我還會上台跳舞?

  但或許舞蹈還有許多事想告訴我吧!

  

  我同樣不確定這一連串「巧合」當中,是否真有啥需要我接收的訊息甚至是禮物?

  就靜觀其變吧!無需做過多演繹…….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