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2013

靜待花圃綻放一園子美麗


  今天是我跟從加拿大回台的學生的第四堂課,先是讓她將昨天找出來的動作慢慢放到 Saidi 音樂裡做練習,她是個很能自己跳即興的孩子,很會自己找動作來搭配音樂,自己玩得很開心!我所需要做的,就只有適時「提點」,例如哪個部分可以怎麼做,並將我所看到的她的舞動狀態回饋給她──這是我喜歡的「教學方式」吧,不告訴學習者該如何做,而是試著理解她想做什麼、去感受她的特質是什麼並給予支持鼓勵,讓屬於她的舞慢慢長出來.

  末了,我們看了些我昨晚為這堂課準備的幾支舞蹈相關影片,一起討論.呵!或許是因她同樣喜歡埃及風的舞吧,對談時,特別深入愉快!我們都喜歡細緻、優雅、靈巧且動人的舞風,而非用各種複雜炫技填滿一支曲子的「特技表演」.

  她還熱情地讓我看了些她自己喜歡的舞者,問我的觀感?其中一位舞者讓我印象深刻!除了身體基礎功非常好,最迷人的是她身上的「瘋狂因子」,在舞中渾然忘我,卻又因將自我特質淋漓盡致展現而魅力四射!

  我說:「這人很有趣!她的舞蹈作品只是內在的瘋狂趣味與無限創意的展現而已,所以最最關鍵與艱難的,依然是一個人的『內在』到底有什麼呀!」

  上完這堂課,我自己也很開心!很謝謝上天讓這位同學找到我進而來家教,我能給她的,不過是將一些舞蹈概念加以釐清,鼓勵她開心勇敢地去走自己的路罷了.這幾天因她的出現,讓我回憶起當年在巴黎瘋狂追尋的舞中之美究竟是一份什麼樣的感動!也更清楚為什麼此時我選擇轉彎,走向下個階段的挑戰──並不是舞蹈之於我不再美麗,而是我的心很清楚自己渴望更高格局且更接近土地與人民的美好創造.

  我深深尊敬著所有願意將生命用來琢磨舞蹈技巧,進而在舞台上展現一支曼妙舞蹈的舞者們,只是我自己已將對舞的瘋狂執迷給燃燒殆盡,接下來的生命,我想用在其他方面的創造,遠比之前更為堅定地!

  與這位學生上課時,我只覺自己真真實實做著「分享」與「引導」這兩件事.

  當她練習將動作放在音樂裡好成為自己的「舞」時,我就像稍稍走在前頭的人,以最不經意的方式,「引導」她讓自己的舞更為成形.看影片討論時,我們之間真真實實是一場「分享」,處於平等地位地對談,回答她的問題時,我並不是給予她「正確解答」抑或「顛撲不破的真理」,就只是分享自己的感受與經驗並解釋原因,在她的問題與回應中,我同樣接收到來自於上天藉由她要傳遞給我的訊息.

  當所謂「教學」是在「分享」與「引導」這兩個條件下成立,「知識與技藝的傳承」確實是一件充滿「人的溫度」的有趣事物!很謝謝上蒼,給我這樣的機會!

  

  下午,聽著《金剛經》吟唱,邊做著手工皂,想著晚上如何幫同學上課?

  今晚是我跟這位同學的第二堂課,上回我們雖然稍做身體練習,但我對她的律動狀態不甚清楚,我知道她之前上過舞蹈課程,想著是不是可以在她既有累積上,讓她做出更接近她自己本然的舞蹈樣貌?

  呵!這反應了我自己的偏好吧,我就是喜歡看見一個個靈魂獨特的樣貌於舞中,而不是整齊制式的身體操作.

  晚上她來了之後,我們花了點時間聊聊,聽她說著,我試著感受眼前來者的靈魂質地,以及我可以給出什麼樣的課程安排,最能讓她走上自己的路?之於我,「舞」不過是「語言」或「助力」,讓靈魂在生命裡做出最美麗極致的展現.

  聊了一會兒,我讓她自由練習幾個動作,接著針對單一動作,在反覆練習中,去感受身體並將身體流動中的能量給連貫起來,接著帶入節奏,教她如何聆聽並將動作放入節奏裡.一個基本節奏,我讓她反覆練了幾次,看著她的肢體動作漸漸地豐富起來,愈來愈能聽見節奏的獨特滋味,並讓身體隨之呼應.

  她說:「現在我比較能聽見節奏的感覺,而且在某些片刻,我的身體就是想這樣動、就是會想做這樣的動作!」

  我很高興地說:「很好啊!這表示妳的身體是醒來的,是有話要說的!而且音樂也會對妳的身體說話!所有我認識的優秀舞者,她們的身體都是很有自己的想法、很有話要說的!」

  到了最後最後,我放了一首完整音樂,讓她自由練習即興.

  上完今天的課,我很難想像在這之前,她幾乎沒有像這樣完整練過即興!因為她的身體真的很能「自己跳舞」,在她律動的自由流暢裡,我可以看見她之前學習的累積,我感受到這個身體裡藏著一個纖細善感、很有自己的想法且能溫柔待人的靈魂.目前她不是那種會有「突發奇想式」巧思的人,但她很能細細地聆聽音樂、感受自己身體的律動,慢慢放手讓音樂帶著自己的身體用基礎動作做變化,對我來說,這需要一份細膩與專注,且是讓屬於她的獨特舞風慢慢長出來的重要基底.

  在接下來的課程,我想推著她自己做創作,因為我知道她可以!這同樣反應我自己的價值觀──我是很愛藝術的,因為藝術給人坦然當自己的自由!當妳願意給自己的靈魂與身體在舞中探索,有天妳的舞將告訴妳,於內在更深層處,藏著一個什麼樣未知的妳,等待被發掘.當妳的身體能依隨音樂抵達靈魂渴望的高度,妳的舞將讓妳的內在情感得以自然流瀉,而觀舞者將同時得到昇華.

  我喜歡這樣的家教課:不將任何規範套在身體與靈魂的自由上,就只是分享與引導,做著園丁的工作,澆水施肥並適度修剪,靜待花圃綻放一園子美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