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2013

祕魯聖沉香裡的人際網絡


  人際間,似乎真存在著一張精密隱微的網絡,彼此牽動著.

  週三連上三堂家教課,竟也因此讓我點燃一整天的祕魯聖沉香.

  上午家教學生第一次來上課,課程結束,閒聊時,她竟說到自己曾特地去台東上李育青老師的薩滿課!我一聽,開心地與她分享先前筠霏給我的祕魯聖沉香,還跟她說我有朋友在上北美薩滿課唷!

  下午家教學生這個周末就要去祕魯玩耍,聖沉香繚繞中,我開心地用不同以往的家教內容幫她「餞行」,還跟她說:「如果妳在祕魯遇見印加巫士,記得幫我跟他問候!請他再等我一下,我一有錢有閒,馬上去找他!」

  結束晚上課程,與晚上家教學生聊到今天上午與下午兩位家教學生之間那難以言說且不可思議的小小「交集」,沒想到,她竟說自己這幾天不斷聽見「薩滿」、「李育青老師」與「印地安追蹤師」這幾個字!我再度開心地點燃祕魯聖沉香,聊著聊著,便也讓她把那本印地安追蹤師的書帶回家了.

  說不上來確切關聯,總覺我的家教學生雖然彼此未必相識,但似乎真有張精密隱微的網絡,彼此牽動著.

  

  


  上午是我與從加拿大回來的學生的第二堂課,我讓她練習用balady 跳即興,除了給她舞蹈上的回饋進行音樂解析,教她更為細緻地聆聽音樂,也更精準地聽出音樂細緻處在哪裡,好讓她跳舞時,更能「樂舞合一」,進而慢慢激發個人創意,最後還一起看了影片、進行討論.

  或許因她在加拿大學舞,在觀念與許多認知上,我們很容易溝通,愈聊愈開心!她問我許多與舞蹈相關的問題,回答前,我不時強調:「這只是我個人主觀感受,這只是我個人走過的經驗,不表示顛撲不破的真理…….」

  兩人愈聊愈開心,離去前,她不好意思地說:「老師,我待這麼久,真的只收一堂學費嗎?」

  我笑著說:「啊就一樣的學費啊!人與人之間不過就個『緣』字,等妳回加拿大,我們想聊都沒得聊了!」

  

  晚上與另個學生上課,除了動作複習,同樣很細很細地教她聽一段音樂,教她聽出音樂細緻度在哪裡,即使這不過是首黎巴嫩流行歌曲.

  她驚訝地說:「如果不是老師這麼仔細地講解,我真的聽不出音樂有這麼細緻的變化!這樣我終於比較有概念了!」

  哈哈,這正是「樂舞合一」好玩的地方呀!就跟妳說跳舞要聽音樂,漸漸地,音樂會告訴妳的身體可以怎麼跳舞、音樂會引導妳用妳的身體最喜歡的方式舞動,所以本人教舞是一定都會教如何聽音樂啊!

  洗完澡,準備歇息,突然回想起在巴黎習舞時,讓我為之迷醉的舞中女子倒影,向來強悍絕美,那是個存在感極強且生命力豐沛的女子,一言一行不為取悅他者,盡是依隨生命之流,歡愉恣意而行,是而為「舞」.

  舞蹈不過是讓這份發自內在的女性之美得以示現於肉身,於時間於空間裡,流動.

  或許是因在靈魂深處,我真的知道,所以無法著迷於「舞台」這個人為架出的框框,很快便只想將「舞」所追尋的細緻、精準、優雅、絕美、真誠甚至是某種「純粹」自「舞台」釋放而出,尋找格局更為高遠的創造.

  若我致力而為的「創作」只為滿足自身,那麼在滿足「小我」欲求後,也僅只孤寂虛空在每個寂靜片刻與我訴說.

  若我致力而為的「創作」亦能讓他人獲得些許美善、甚至一展笑顏,過程中的種種便是對我的努力的最大回報!也能讓我自內底萌生無窮力量與信心!

  無論未來我是否依然將以這副肉身跳舞,因舞、在舞中淬鍊出的內在力量將伴隨我走入下個階段的挑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