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2013

沙漠、空間及給予


  我教的是舞,然而在一堂家教課所發生的,從不僅只於此.

  下午課程結束,我打算趕赴五點與推拿師的約,而家教同學六點與朋友有約,正聊著,準備各自進行下個活動,我的手機響了,推拿師父說他上個客人有些拖延,請我晚一個小時過去,而她恰巧同時收到朋友延後赴約的訊息,上天便也這般拉出額外「時間」,讓我們發生一場意外對

  聽她說著,想都不想,我脫口而出一句話,讓她淚水如窗外雨滴般不停落下,更高的對談層次因而開展.更進一步釐清想法後,我也只是提醒她:所有得到關注的,都將被放大力量,靈魂最深處的渴望終究被實現,然而與其將關注點放在讓自己為什麼想這樣做的負面因素,不如去觀照夢想讓自己喜悅與渴望的地方.

  她向我道歉,認為她的負面想法影響了我.我請她無須介意,因我絲毫不受影響.

  看著她撲淚水聽她說時,我非常平靜地感受到自己內在有一個「空間」,無任何想法、情緒或批判,就只有寧靜單純的「理解」與「接納」.這同樣是沙漠在我身上造成的改變吧:給出空間,尊重生命本身的滋長.

  向來深深相信所有靈魂無不帶著自己選擇的功課來到地球上修行,旁人難以全然理解走在過程者的個人感受,不做任何臆測與評判,就只是聆聽、接納與尊重,反而才是最大「給予」.

  曾有學生坦白跟我說,埃及樂舞能在我內底輕易引發強烈巨大召喚,這很罕見,然多數人只是帶著好奇心來接觸,無法長久跟我學舞.

  我同樣認真思考過,若上天讓埃及樂舞引領我走過這一切,除了滿足我的成就感與個人價值,究竟又能讓我為他人回饋些什麼?長達將近半年的家教課之後,我漸漸發現,身體本身就是一場巨大奧秘,跳脫文化藩籬,藉由埃及樂舞學習,可直接觸碰身體律動個人情感表達,激發創造力.此外,或許尚有埃及樂舞引領我這一路而來的生命經驗,讓我對人所能多給出一些些的理解與真誠關懷吧!

  

  

  





  晚上,正當我跟貝都因男人認真嚴肅地藉由視訊,討論將來回沙漠創業要準備的事情時,小枝枝不聲不響地爬到衣櫥上,躲在反核旗後面,嚶嚶哭泣著,要媽媽去抱小貓咪下來.

  我喚她,她便哀哀地回喵我一聲.

  若貝都因男人叫她,她則完全不吭聲.

  這孩子實在是…….

  

  
  先前只有「亮亮的小百合」這頭駱駝,貝都因男人請家裡有駱駝群要照顧的朋友幫忙照料,因「駱駝需要朋友,落單讓駱駝很悲傷」.

  近來又添購兩頭駱駝,貝都因男人將百合帶回家,照顧三頭駱駝的工作全落在他肩上,清晨就得起床,帶駱駝去沙丘散步兼吃草,傍晚還要餵飼料,忙得不可開交!

  我問:「有了三頭駱駝要你照顧,你開心嗎?」

  他只是疲憊滿足地笑著,不說.

  聊著聊著,他竟拿出身體乳液來擦臉,還在鏡頭前搖晃乳液瓶身給我看!

天哪!這是我認識他以來,第一次看到他使用這種「文明物」!

  我問原因?!

  他笑得單純地說:「最近因為照顧駱駝,常在太陽底下來來去去.妳曾說我太陽曬太多,會變黑變老變醜長皺紋,所以我要擦乳液,等妳回來時,我才會白白淨淨又帥帥的!」

  啊諾……,貝都因男人跟小枝枝好像!會把玩笑話當真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