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2013

抗拒自由


  在舞蹈教學上,我有著屬於自己的小秘密:總是在上課前,於內底撐起一個空間,待學員出現在我面前,細細感受當下流動能量與訊息,在內底空間捕捉靈感,或影像,或樂音,或就單純「感覺」.接著,這堂課該教什麼動作、放什麼音樂以及如何帶等等,便也迅速在腦中成形.
  所以,我不曾有一套固定制式的教材可以給所有人,而是以當下靈感為引導,家教課更是如此.

  
  上午家教學生身體曾受過些傷,正走著一個唯有靈魂才知的療癒過程,與她上課時,我腦中浮現一個意象:彷彿手中正輕握一只纖細瘦弱的鳥兒,身體練習密度不能過高,以免超過負荷,卻又得還能喚醒關於「飛翔」的一點什麼.
  面對這正逐漸復原中的脆弱身軀,我在課堂放了數個不同練習,每個練習時間都不長,隨即帶入下個練習,好讓她的身體能在負擔不大的情況下,品嚐些不同層面的樂舞之趣.
  我的眼睛清楚看見她的律動能量在哪兒阻塞著,而那兒正是她傷最深重的地方.
  我困惑:為什麼常在她身上感受一股渴望自由歡喜跳舞的衝動!同時卻有一股力量將她往後拉,將之綑綁,形成一場鮮明衝突.
  終於,我忍不住問:「一個妳明明可以輕鬆完成的練習,為什麼偏要花三分之二的力氣與時間在自我懷疑?」
  她說:「我在抗拒吧!」
  我問:「妳抗拒什麼?」
  她說:「抗拒『自由』,但這又是為什麼我來找妳上課.而且,我不喜歡呈現不完美的自己.」
  我很認真地跟她說:「這世間沒有什麼是『完美』的,我們只是一同去走一個『過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