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2013

心法


  一周一次的文山社大課程,是我目前唯一的團體課,從某個角度來說,也幾乎是我自己難得使用大教室練舞的時刻.社大課程最大的教學挑戰在於班上同時有著新舊生,花時間幫新生打好基礎是個必經過程,但若只有如此,卻又愧對願意持續上課想更精進的舊生,讓我好生苦惱!

  今晚上課前,不知怎地,我腦中鬼迷心竅地浮現一個難度較高的進階班動作,雖知這動作即使對舊生來說,都很困難!更何況是對新生呢…….但我就是鬼迷心竅地想在今晚教這個動作啊!然後任性的我,便也不顧一切地這樣做了呀…….

  在教學上,用言語解釋或描述動作該如何完成,對我來說,向來是一件極度吃力的事情!因動作的形成之於我,是那樣自然輕鬆想都不用想的一件事,只因律動是身體的聲音.

  今晚在文山,我稍微解釋動作,接著在前面示範,要同學跟著模仿並感受自己的身體.這動作確實頗難!連上了好幾期的舊生都做得很吃力!我其實是個會在團體課堂上「陳倉暗渡」地讓自己嗨的人,會想辦法給自己來點樂趣,畢竟總得教學者自己教得很開心,同學才會跟著開心、有所學習咩!今晚我放來做練習的曲子,是七八零年代大師跳舞的音樂,當我帶同學跟著音樂反覆做基礎動作練習時,突然驚覺:「哇!原來埃及傳統民間音樂如此簡單,重複性極高,卻又蘊含著細緻溫柔的能量!無怪乎舞者的舞蹈動作變化不大,卻同樣充滿細緻溫柔的土地能量!」

  多少讓我訝異的是,舊生好像等我給新東西等很久了,今天一有新動作,要不興奮地拍手,要不跑來跟我說謝!唉唷,有必要這麼激動嘛,一副久旱逢甘霖的樣子,實在是…….

  當同學練得累了,我們稍作討論,除了讓同學提問題,也是試著讓同學理解做這些基礎動作練習的意義、目的與重點何在,告訴她們:我本身是個沒耐性的人,但在教學上,我會要求自己有耐性,也請她們對自己的身體同樣抱持耐性,無須因動作做不到而灰心氣餒甚至放棄,就是持續練著,身體一定會給自己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的!

  慢慢地,我較清楚自己的教學傾向「心法」:要同學在音樂、動作與律動中,細細感受自己的身體、聆聽身體的聲音並與之對話,讓屬於自己的舞一步步在身體內外「長」出來,這樣的「舞」,不是A舞碼或B舞碼,也非C動作或D動作,而是一個人由內而外、打從心底、從身體最深處湧現的整體作為,呈現一個靈魂最最獨特美好那面,帶著閃光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