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2013

那就練即興吧


  下禮拜公民週不上課,今晚在文山社大,我趕著教同學重要的基礎動作,再將先前每堂課的進度做個統整,好讓她們可以在家練習,若她們想的話.

  最後還讓同學練習即興,包括跟著基礎節奏與完整音樂的部分.每個步驟我都會先在前頭帶過,再放手讓她們自己練習.第一次讓同學練即興,約莫是一個多月前,今晚再試,大夥兒遠比上回更自在熟練,除了學了更多動作,也因對聽音樂動身體較不那樣陌生,真的是好大的進步呢!

  

  下課後,芷芸說她這學期跳即興,愈來愈是放鬆地讓身體自由感受音樂,很開心地覺得自己進步了!

  對我來說,這樣的進展是跳躍性的,因這表示內在某些束縛與框架正慢慢打開.

  

  芙蓉說我這學期教好多!

  我聳聳肩,沒多說,自己心裡知道那是因我極度渴望回沙漠,想在放下舞蹈教學之前,可以多給出去一點什麼.

  

  Fifi 說我很厲害,每天都做好多事:讀書寫東西與教舞,也開始誦佛經.

  對我來說,我其實從來只做同一件事:為回沙漠創造做最好的準備!每一本我唸的書,都是為著將來能在沙漠好好生存並完成所有我想在那兒做的事.即便虔誠捻香誦經,莫不是祈求菩薩能扶持我,以最好的方式與最快的速度,完成我的「願」

  這兩天,心裡很悲傷,因我極度渴望回沙漠!社大下課後,我放了最呼應自己靈魂的那首曲,在教室裡跳即興,一股強烈憤怒與深重悲傷從內底翻湧而來,讓我幾乎泫然欲泣!

  音樂與舞中,望著空無一人的教室,我憤怒!因我不在我所愛的土地上;我悲傷!因不知何時才能「返鄉」

  音樂與舞中,我向神祈求,我呼喚撒哈拉,讓我盡快回歸我極度渴望回去的那方.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