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2013

「唯一理想的獸籠就是空無一物的獸籠.」


  喜悅地讀完《與大象說話的人──大象與我的非洲原野生活》(Lawrence Anthony Graham Spence 著,博雅書屋出版,2010年),很好看的一本書!

作者Lawrence Anthony是位知名生物保育者,在南非經營一座野生動物保育園,這本書以他與一群受過人類傷害的野生大象的交流為敘事主軸,看著他在決定接受並照顧這群大象之後,如何想方設法地以友善的方式來照顧象群,看著他如何努力理解大象心思以及象群對他的回應,真的很感動!

  人類面對不知該如何處理的野生動物,解決方法往往是射殺!讓我真覺這地球上最危險的動物就是人類了!

  為了能在非洲建造給野生動物平靜生活的淨土,作者不僅得面對來自野生動物的威脅與偷獵者的騷擾,甚至還得處理當地部落原住民之間的衝突,讀著他的敘述,可以感受到他對野生動物與非洲大地的深情,很是感佩他面對突發狀況與接連而來困境時的沉著冷靜與靈活應變的能力!

  非洲居,大不易!看來能在非洲大地實踐理想的要件,除了願意也能夠在當地深耕,需要理想熱情與堅持,以及對土地動物與人的愛,更需要大智慧對世事及人性的理解與接納,以及隨機應變的能耐啊!

  

  作者Lawrence Anthony對非洲與動物的態度,以及在當地生活的方式,不時讓我想起印地安追蹤師那依隨天地波動的生活姿態.

  他被當地人視為「可以跟大象說話」的傳奇人物,可他說:「從一隻作為寵物的狗到一隻野生的大象,溝通無所不在.在動物的世界裡,這是雙向的交流,就像人類一樣.如果你對牠們發出的訊息毫無回應,這根本不是溝通,就這麼簡單.……尊重對方如同你尊重人類一樣.動物能敏銳地察覺你腦裡的思緒,特別是你的憤怒或敵意.只要保持虛心接受新事物的態度,多一些耐心和堅持,事情一定會有進展,最棒的是在交流的瞬間你一定感受得到.相信我每個人都能做到,就如同許多人已經體會到這真的值得努力嘗試,絕不會令你失望.沒有什麼深奧的秘訣,不需要特殊的能力,更不需要超自然的靈媒.」(p.212-213

  我尤其喜歡這張照片,他是那樣自然歡喜地與野生大象朋友一般地交流著,能讓受過人類慘忍傷害的大象還願意信任他這個人類,真的很不容易!

  

  《與大象說話的人》書裡分享了好多在他的野生動物保護區真實發生的故事,生生死死間的歡喜憂傷與悲愴無奈,作者說:「人們會說生活中你付出多少就得到多少,但你真的了解自己得到了什麼嗎?當娜娜和法蘭姬的象鼻伸過來觸碰我時,我深深地感覺牠們回饋的遠比我付出的多.雖然我曾救牠們一命,但牠們的報答卻是無窮無盡的.」(p.389-390

  這本書之所以好看,更在於作者能夠在非洲真實生活中,體會來自非洲大地與這塊大地所哺育出野生動物的訊息,從中學習並化做文字.

  

  不說教,就只是訴說一個個動人故事,作者同樣為讀者進行著「生命教育」,帶著讀者從更能溫柔貼近野生動物的方式,來理解生命的奧秘與力量.書中一段文字,讓我有機會理解先前所未知的雄性大象,對大自然的巧妙安排更是佩服!

  「那隻年長的雄象,將提供牠們在領導母象所帶領的象群中從未見過的父親形象,教導牠們雄性世界的常規以及野地求生技巧,如哪裡有最棒的水窟、最多汁的枝條與果實,牠們從未遺忘這些地理知識──這是大家早就知道的陳腔濫調,即大象具有非常好的記憶力.」

  「而年輕的雄象對牠們的『父親』表現出極盡的尊敬與深情,當牠老得無法啃食樹皮和枝條時,牠們會陪同牠到樹葉較柔軟的濕地與沼澤,因為年老的大象並非安然的終老,逐漸失去牙齒的老象是飢餓致死.當領導牠們的雄象虛弱得無法站立時,單身漢們會守護著牠,以防土狼或獅子攻擊牠,甚至在牠死後,牠們還會驅趕屍體附近的食腐動物.儘管牠的屍體已經腐化,只要這群單身漢還在附近,牠們仍經常造訪牠的骨骸,表現出對殞落長者的尊敬.幾乎所有自然死亡的大象都出現在食物柔軟的溼地,導致大家認為這是神祕的秘密墓地或象牙寶藏,其實大象們是本能地在死亡前夕遷移至此,事實是牠們的終點都是食物柔軟容易消化的地方.」

  「而那些定老雄象為目標的戰利品獵人不知道──或拒絕了解他們所造成的傷害.年長的雄象不只是這些貪婪的戰利品獵人的超級獵物,牠是座會呼吸的資料庫;牠的存在對未來大象的健康與福祉非常重要.牠幫助年輕雄象了解自己的角色,並傳授下一代無價的叢林生存技巧.」(p.391-392

  

  很喜歡《與大象說話的人》書末最後一句:「唯一理想的獸籠就是空無一物的獸籠.」

  我很機靈地發現,作者在南非維持一個野生動物保育區的資金約莫來自兩大部分:贊助者捐款與遊客收入,加上偶爾販售園內繁殖過多的野生動物.

  這對於我回沙漠的生存,可以給出什麼樣的靈感?

  所以我可以規劃出什麼樣的沙漠藍圖?又該如何執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