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2013

尋回手舞足蹈的童趣


  近來幾位家教學生已上了一段時間的課程,在略為打點舞蹈基礎之後,我開始帶動作與音樂節奏之間的配合,讓她們在聽出節奏細微變化與獨特味道的情況下,知道如何將上課學的「動作技巧」,變成自己的肢體語言!練習時,我不時得大喊:「放下妳的大腦!我們沒有『思維』!沒有『靈性』!快快把全部注意力放在『肉體』上!」
  單純節奏是我給學員練習時,很重要的部分,因這些基本節奏莫不含藏在細緻變化的埃及音樂裡,因節奏是音樂的心跳聲音,更因在「單純極簡」裡做出的靈活變化是那樣純淨美好!
  最讓我開心的,從不是學員跳得多好或是技巧如何高超,而是愈來愈能享受隨著音樂自由跳舞時的那朵笑,是動著身體尋找不同舞蹈變化的那份好奇創意,或是恍然大悟時的那聲驚嘆:「啊!原來動作跟音樂可以這樣變化!好好玩!」
  呵,是的,我們就是在玩,跟音樂舞蹈玩,跟內在那個孩子玩,玩出每個當下的獨特風趣.
  為什麼藝術或園藝可以具有「療癒」效果?之於我,是謎.
  可一堂堂與不同學員的舞蹈家教,竟讓我覺我不過是帶著「成人」重新尋回隨著音樂手舞足蹈的那份孩童的單純喜悅,而當人將關注點放回當下自身,細細品味最原初自然的那份快樂,所謂「療癒」自然發生.

  

  我很重視自己的每一堂課,無論團體或家教,因我教的是我喜歡的事,因我想把自己喜歡做的事情給做好,因我同樣渴望樂在教舞過程中.

  今天是文山社大第幾堂課呢?

  早忘了,只感覺有個「流」輕輕推著我的上課方式與走向,腦中自然浮現影像,讓我知道該在這堂課帶入什麼樣的練習以及為什麼.

  今晚課程著重在肩、臂與身側軀幹的整體律動並搭配節奏,練的是很細節卻又關乎整體的流動,仔仔細細帶著學員一個步驟接著一個地把動作給慢慢組合起來,並在律動過程中感受身體,尋找整體而流動的身體內在能量,尋找從軀幹而來並沿著手臂向外延伸的力道,接著將動作放入節奏來做變化,這不僅是精準細緻,更是「留白」感觸.

  簡單說來,一整晚課程練的不過就練「精準細緻」四個字,是肢體律動的,更是節奏的,更是耳朵與身體的雙重感觸.

  這樣的課程安排是好的,除了一再打好舞蹈根基,對新舊生都是需要不斷自我挑戰的新練習,很高興這學期到目前為止,我都還能做到讓新舊生都有收穫與全新學習!

  難以理解的是,我的家教課一堂一個半小時,社大課程長達兩個半小時,然而我可以在家教課帶完一整套的完整練習,放到團體課,竟然只能免強完成三分之二!練完節奏,都來來不及放完整音樂,便也就這樣下課了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