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2013

解放妳們的『肉體』吧,孩子們!


  上午家教同學清晨四點多就起床,趕來我家上課,雖然三周才上一次課、一次連上三小時,然而我們的課程是非常有進度的!上課節奏順暢良好!

  稍微複習前幾堂課教過的動作並做細部糾正,接著自然是要學新動作、反覆練習、進行動作變化以及與音樂的搭配,忙到後來,竟然沒有多餘時間可以看影片!

  身體真的很有趣!緊張、急躁、多事、放不開等性格,如實呈現在身體律動裡,練習時,我常不停提醒她要放鬆、多餘動作要放掉、專注在該做的事情上、不要搶拍!歸結到後來,舞蹈不只是技巧與動作,更是靈魂內底某個層面的折射.

  音樂一放,我帶著她複習動作,她一直搶拍,很快地,我關掉音樂,告訴她,我可以明顯看到她只用身體去模仿一個「形」,但整個「神」早不知飛哪兒去了,我只看到一個空殼子不停動著,便要她全部從來!說完,我還不放心地問她:「我這樣會不會太嚴厲?」但真的就是得這樣,學員才真的能從舞蹈課中,更深地感受到屬於自己身體與內底的一點點什麼啊!屬於一個人的「舞風」才可能從持續專注與不停向內走中,慢慢地從身體內底長出來呀!那樣的舞,才真的有「神韻」,能打動人.

  嗯,我還是很喜歡家教課!可以給得精準又有效率!

  

  倒也忘了今天是與下午這兩位同學的第幾堂課?總之,每堂課我們都會有新遊戲與新進度!

  我將今日課程設定為節奏與動作間的變化組合,先帶同學練基礎動作,再放節奏,帶她們做動作變化練習.反覆練了幾次,等她們倆兒的耳朵對節奏較不陌生,再請她們練習自己聽節奏、做動作變化──是的,我就是要教出有能力自己跳舞的學生,所以到了一個階段,就是會放手要學生自己跳舞,就是這麼堅持要推每個來上課的同學朝著「跳自己的舞」的方向前去!

  同學A一聽要自己跳,當場:「蛤?」了起來,同學B 倒乾脆地說:「那就試啊!」

  節奏一放,稍稍讓她們試跳,我隨即按暫停,不得不對兩人「曉以大義」一番!

同學A 做動作時,我可以在她身上看見鮮明的「鋼鐵般的意志」,但為什麼偏偏就只集中在兩條大腿呢?!WhyWhy捏?!

  更誇張的是,當她們練習時,我可以在她們身上看見四處飛舞亂竄的大小問號正閃閃發亮著!這表示她們沒有專注認真聽音樂,而是不斷用大腦思索該用哪個動作、又該怎麼跳?!

  我很認真地說:「這是一堂舞蹈課,在這個空間,就只有『肉體』!我們不走『靈性』路線!不知道該怎麼跳,就直接用妳們的『肉體』去試!解放妳們的『肉體』吧,孩子們!然後妳們將會發現,身體真的很聰明!根本不必用大腦去思考該如何跳舞,音樂節奏自然就會告訴妳的身體可以怎麼動,讓妳的身體順著音樂的流走!」

  同學B 頗有感觸地說:「嗯,多數人真的都跟身體很陌生,大腦想這樣做,身體都跟不來.」

  我說:「所以才要來我這裡上舞蹈課,給她來個『靈肉合一』啊!」

  持續反覆練習到後來,同學B 說:「嗯,現在身體比較有抓到動作跟節奏的感覺,而且我發現只要不專注,馬上就不知道節奏跑哪兒去了!這真的是不容易!」

  呵,所以說,這不僅是動作與節奏而已,更是專注力與如何將大腦思惟放空的練習哪!

  那麼同學A狀況如何呢?

  嗯,我想她應該依然處在無比深奧的「鋼鐵般的意志」境界中吧!

  

  今晚真的是有點小感動…….

  適才一位才剛上課的年輕女孩兒跟我約了下次上課時間,當下,我毫不隱瞞心裡那份詫異!她人住桃園,我原本不預期她會持續上課,沒想到她竟然「來真的」!

  她說她想藉由舞蹈,學著跟自己的身體和平相處,可以多愛自己一點,多幸福一點.

  聽了,我真的很感動!

  在課堂上的每個練習,無論動作、音樂或任何「面對自己並如實接納」的小遊戲,莫不源自我在巴黎習舞的累積.理解舞蹈文化脈絡、專注聆聽、讓身體跟著音樂的流走,感受隱藏在內底那個尚未被發現的自己,看著鏡子裡的倒影,不批評、不否定,就是如實接納,再到勇敢在他人面前舞出自己最真實的樣貌,這樣的向內走再向外望去的自我轉變歷程,我花了數年去經歷,在我生命底所激發的內在力量與蛻變,才是與舞共同走過的過程中,最最珍貴的那些吧!

  這同樣是為什麼目前我選擇專注在家教課上!因為只有在一對一家教課上,我才能更細緻地去感受眼前學員的狀態與真實需求,藉由一個個練習與課後對談,慢慢將課程朝我所能給的最好的且是符合她需求的方向走去.

  家教課與團體課,真的就是不一樣!我很謝謝上天,讓我福至心靈地開始開家教課,意外地讓我發現,原來家教是個更能讓我將之前在巴黎累積給出去的教舞方式.

  「凡尋找,心必得著.」面對每一個來家教課上試圖拉近與自己身體距離,尋求更大身體舞動與生命自由的人,我真只有一份深深的祝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