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2013

傳統老人口味


  很謝謝長菁邀請我參加竹仁朝陽讀書會,讓我有機會與大夥兒分享埃及樂舞與沙漠的種種.
  每回談到沙漠的事,我總容易激動!這週三上午在讀書會,一拿起麥克風,我開始熱血沸騰,直到結束,仍難以平靜.相信看過我在沙漠拍的影片,在座夥伴也能理解我心中激盪何來.
  我藉機邀請在座聽者加入「讓生命留在沙漠」的熱血行列!我個人力量有限,若能多些有意願者各自出力,相信事情很快就能推動!讀書會夥伴此時身分為家庭主婦,然在放下職場身分、全然為家庭付出之前,她們無不在各自專業領域發光發熱,她們的⋯⋯回饋同樣給我不少想法上的刺激.
  會後,長菁很真誠地建議我,可以將我想回沙漠做的事情擬成正式計畫書,尋求企業贊助.我說通常組織較容易得到企業贊助,個人成功率很低,除非是名人,也告訴她我的下一步計畫:為沙漠出書,或許有助於獲得企業贊助,還問:「我這樣會不會是在繞遠路?」
  她說我已漸累積名氣,也更仔細說明整個運作方式,不斷鼓勵我嘗試,也說我把取得企業贊助的門檻想得太高.
  回來後,我腦中不停想起在片子裡,對著鏡頭訴說綠洲居民需要外來資金來疏通灌溉渠道的看水老人,心裡依舊激動無法自制!在沙漠時,我答應他們會把求援訊息向外傳遞,但我沒想到當時的「承諾」,讓我一路行走至今,從不放棄地尋找各種可能性支援.
  人各有專長與局限,決定回沙漠做事,讓我不得不一再面對自己慣性做事方式、思維、性格、價值觀與能力上的限制.天生個性讓我不擅長向他人開口,但我知道如果我不更積極地向外尋求資源及協助,光靠我一人,真的難以推動沙漠夢想計畫.很謝謝長菁願意給我想法上的刺激,讓我可以更具體地思考不同的做事方式!也很謝謝上天,不斷給我挑戰自我侷限的機會,活出更大格局,甚至能讓他人生存平安成為個人志業.

  

  最近幾堂家教課學生多半已跟我一段時間,學了些動作,也逐漸習慣自己聽音樂跳舞,我開始在課程中帶入早期埃及黑白歌舞片,除了解釋埃及電影與音樂舞蹈之間的脈絡關係,同時也帶入影片賞析的部分.這樣的文化介紹只能在課程進行一段時間之後,待學員對肢體律動與音樂感觸漸有了概念,看起影片來,才能自己感受當中的韻味質地,否則也只會是外行人看熱鬧地問:「這是啥東西?」
  我自己很喜歡埃及黑白歌舞片裡的音樂舞蹈,喜歡裏頭豐富細緻的文化內蘊,心裡明白那是一個已然消逝的年代,然而每回與學員一同欣賞,仍情不自禁地於其中心醉神迷!看了數千回,仍覺好美好美,美得令人泫然欲泣!
  家教學員在累積一定肢體律動經驗,才能體會埃及舞蹈細緻變化中的豐富瑰麗,明白那樣的肢體律動看似無奇、遠非誇大「炫技」,然而要能像早期那些埃及舞者那般近乎若無其事地優雅舞著,是多麼不易!
  今天一位學員還說,要能欣賞埃及黑白歌舞片裡的舞蹈底蘊,需要一點生命經驗的累積,一般人真的看不懂這到底有啥神奇.呵,就只能說蔡阿任很走「傳統老人口味」啊!
  而當然,在一次次引導與解釋下,學員也發現我們上課教的動作確實出現在埃及歌舞片裡──所有一堂舞蹈課可以教與該教的,我可從來沒少過啊,孩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