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2013

文山社大開學囉!


  一個不小心,我說話又傷到小枝枝纖細敏感的心了!
  下午學生來家教,聊天問起在沙漠,駱駝一頭多少錢?
  我說:「五萬塊.」
  她說:「好便宜!」
  我說:「對呀!而且駱駝可以幫遊牧民族做好多事,帶觀光客遊沙漠,幫忙賺錢!哪像小枝枝,花了我不少錢,可是沒啥功用.」
  學生說:「不能這樣講啊,小枝枝帶給妳很多陪伴跟快樂,快樂是無價的!」
  小枝枝一聽到這話,喵喵叫地跑過來,激動地在學生腳邊磨蹭、撒嬌,一付學生很懂小貓咪心中委屈跟付出一般.接著又跑來纏我,非要我理她不可!我只好抱起她,邊安撫她邊上課,好一會兒,才將小枝枝放回床上.

  小枝枝不滿地在床上喵叫許久,即便下午窗外陽光燦爛,她依舊選擇生氣氣地鑽進棉被裡,邊喵叫抗議著,再從棉被露出一張委屈難過的小臉,邊喵叫邊看著我,譴責我剛剛對她的言語傷害.

  

  呵,就在今晚,文山社大開學囉!

  這同樣是我此時唯一的一堂團體課了,短期內,我不會主動尋找開團體課的機會,除非有人主動找我開課.

  社大開學第一堂課,永遠是最難帶的!新同學正在認識我,而我也需要時間感受這學期班級的氣氛與特質,尋找教學靈感.

  往常社大第一週課程,我總是從舞蹈文化介紹開始,講音樂看影片.

  可我這人真沒啥耐性,每學期對著新舊生說類似內容,學生聽不厭,我自己可尷尬!今晚很快決定要來個新的學期開始方式:在簡短自我介紹之後,便開始動作教學與音樂聆聽,接著開始帶律動,讓同學在第一堂課就很真實地感受這學期上課大致走向以及為什麼,知道我是個什麼樣的人,再自由決定要不要上這一堂課.課程結束前,免不了來一段即興舞蹈示範,就這樣!

  今晚我突然第一次鮮明地感受到,我真的是得到當初在巴黎學舞時,身旁阿拉伯婆婆媽媽們讓我深感震撼的那份「自由」,也讓舞蹈將我幻化成平日現實生活無法看見的另外一個人──當年我曾發現平日再怎蓬頭垢面的阿拉伯婆婆媽媽一旦跳舞,可以瞬間化成優雅美麗的女子,曾幾何時,我也讓身邊的人說我:「平時像歐巴桑,跳舞時,好美麗也好快樂!」所以說,到了最後,人總是得到自己真心想要的啊!哇哈哈哈哈!

  文山社大是我教學最久的地方,此時文山社大也已經是我唯一的一堂團體課了,歡迎大家來上課也謝謝大家的參與!就讓我們歡欣鼓舞期待學習豐富的一學期吧!

  

  明早要去竹北進行沙漠見聞分享的簡報、影片與物品都已準備妥,我特地帶從沙漠拎回來的遊牧民族傳統手工藝品,要與讀書會學員分享,裝一裝,也是滿滿行李箱.
  忘了哪次關於撒哈拉的演講,曾有人看了我的大陣仗,說:「老師妳做事好認真,難怪在法國可以拿博士、又可以跳舞!」

  我說:「態度認真是做任何事情的根本吧!」

  她說:「不,像妳這麼認真的人很少.」

  這讓我想起,在法國時,我朋友也曾說,像我這麼用心且沒有功利性目的要把一個舞蹈學好的人,真的很少見.
  回台後,我很用心地想把自己在巴黎的累積給出去,無奈「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多數學員總是淺嚐即止,讓我很難把課程往更具深度及文化性的方向帶去,讓我頗為遺憾.
  此時家教真的給了我新的教學契機!面對不同學員,依據其訴求與狀況,我可以依應當下靈感地把埃及樂舞中的不同部份給分享出去,隨著音樂聆聽與肢體律動,有些學員愈來愈往內走,有些則讓我有機會帶入埃及電影音樂的文化分享.上週,從台中來上課的家教學員身體不適,我們整整談了三個小時的埃及電影裡的音樂舞蹈且還沒有說完
  謝謝上天,讓我找到一個最美麗的方式,逐漸改善自己的經濟狀況,無須奮力與主流市場搏鬥,也讓我有機會能以更靈活細緻的方式,在埃及樂舞上,慢慢有了我所能給的「傳承」與「分享」.
  很是感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