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2013

賽斯與舞蹈家教


  小枝枝實在太誇張了!這兩天,她一整個處在對愛與擁抱極度飢渴的狀態,我幫同學家教時,她愈來愈常跑來騷擾,要不就是臭著一張小臉地不停對著我們喵喵叫罵罵嚎,非得我抱起她,她才肯閉嘴.

  今天上午,我與來自東勢的家教學員忙著上課,她百般糾纏,仍無法獲得我們的關注,失望地鑽進去棉被裡取暖,還把一張惆悵無奈到整張臉歪掉的表情晾在床沿,深怕我們看不見不想獨自落寞悲傷的她.

  這真的是一隻需索無度欲求不滿的小小貓哩…….

  

  上午這位家教學生早上七點就從東勢出發,特地跑來我家上課,讓我幫她一次上足三小時以上的課程!

  雖然今天是第一次見面,然她之前曾數度前往埃及旅遊,知道埃及在地舞蹈即興而自由,也喜歡這樣的舞蹈展現,動念想學舞雖已許久,然不喜歡坊間以舞碼及表演為重的教學方式,曾一度考慮前往歐洲或埃及找老師學舞.

  不久前,她正上著賽斯課程,身體又開始想跳舞,某日冥想靜心,竟看見三頭駱駝漫步於夕陽餘暉中的沙漠裡,走著回家的方向.睜開眼,便知自己該開始找老師學舞!藉由網路,竟也就這樣找到了我以及我的新書【偏不叫她肚皮舞】,馬上迫不及待地跑來找我上課!

  呵,她冥想所看見的意象竟是沙漠裡的三頭駱駝!接著上網就找到了我!然而我的沙漠計畫裡的第三頭駱駝,可是這陣子才剛出現呢!真的好神奇!

  因她對埃及當地樂舞有所體驗,上起課來,進度與節奏特別順暢!也因她接觸過賽斯,要她在基礎律動中去面對身體時,她也能將賽斯訊息與自己的體驗給結合起來.

  對我來說,這便是「身心靈合一」的練習過程,且適合每個人的方便法門皆不同.

  她今天才知我的未來計畫是要走向沙漠,好幾次,她都說:「老師,我覺得妳很快就會回去了.」

  呵,但願如此!

  

  半夜,很認真地與剛開始創立自己的珠寶設計工作室的朋友商討有無可能將沙漠裡的礦石製作成價格更高的首飾,抬高利潤,賣相更佳,好讓此時極度倚賴販售化石維生的遊牧民族能有一線新的生機──那時在沙漠,看著游牧民族四處向觀光客兜售化石,就為免強維持一家溫飽,讓我非常不忍!很希望能與他們一同找出走向衣食無虞的路徑,例如協助他們以較不被剝削的方式,賣出手中的化石.

  談了老半天,真覺做生意不是件容易的事!礦石物價低廉,運費又高,販售不易.連番討論,總算找出一個較有成功希望的方案,讓人精神為之一振!再來便是我請貝都因男人在當地找幾顆較小的礦石,先寄去加拿大,給我那做珠寶設計的朋友試試看能不能做成項鍊.

  身邊總有人認為我該在台灣專心經營舞蹈事業,放棄充滿未知與危險的沙漠之路,以保未來不愁吃穿,還能安享晚年;當然也有人暗自認為我的沙漠夢想計畫不過癡人說夢.

  我愈來愈不在意外在聲音與他人目光,卻是日日堅定朝著目標前進!每天都有些小小進度,慢慢說服他人加入我那隱而不見的「團隊」,從不放棄希望地尋找可行性方案.

  在我一生中,或許我不斷轉換跑道,但我向來終究成為我想成為的人,完成一心想做的任何事,從學術,到舞蹈.所以我無法理解,若此時我真心且充滿熱情地要把金錢功課給做好,還要將資源帶回沙漠創造,又怎可能做不到呢?!

  或許我是來地球見證「直覺」、「熱情」與「一意孤行」的創造性力量吧,哈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