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2013

自己的觀眾與舞者


  此時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準備回沙漠的事,以及將每一堂家教課給上好.

  上午學生打從東勢來,五點就得起床,趕來我家上九點的課,讓我怎能不為與她的課程盡心盡力呢!整整三小時課程,我們複習了上回教過的動作,教了新動作給她當回去要練習的家庭作業,最後還進行音樂與動作之間的搭配練習.期間,我們還喝喝茶吃吃餅乾、玩弄小枝枝,真的很充實!

  聽到她說上回上完課,她回家馬上買了一面大鏡子,好方便在家練習,讓我很開心!知道她是真的很有心要學舞,很想好好地面對自己與身體之間的關係!

  在課程最後一個音樂練習裡,我先教她動作組合、進行音樂解析,再讓她自己聽音樂,將動作放到音樂裡來跳舞,目的是要她更理解音樂與動作之間的配合,讓她未來可以跳出自己的舞.她對音樂的聆聽能力極佳,很喜歡她在做這練習時,如孩子玩耍般地手舞足蹈,輕盈愉悅地在空間裡轉圈、踩踏,帶著一抹自在喜悅的笑!

  初次見面,她曾說她尋找像我這樣不著重舞碼教學能夠解析埃及舞蹈文化且要帶學生自由跳舞的教學者已許久,我是她想要的老師.今兒個上課,我很確定我真的是她尋找的那個人,當我看到她歡欣喜悅如孩子般在音樂裡認識身體舞動潛能時.

  嗯!我有十足自信!在不久的將來,她一定可以達到自己的夢想:讓自己的舞成為朋友婚禮上,最美的一場祝福!

  謝謝她願意跑這麼遠來上課,也謝謝上天讓我們相遇相識!感恩!

  

  晚上這位同學跟著我上課有一小段時間了,這陣子因著一些因素而略為中斷,今天上課,我把重點放在動作複習,慢慢將許久未練習的動作記憶給拾回來.

  練習其中一個較難的動作時,我發現她的大腿跟膝蓋好僵硬,完全無法放鬆,小腿與腳掌卻又虛軟無力,便一再提醒她該有的姿勢與動作.練著練著,她突然停下來,說她真的做不到放鬆,因為腿部無力,不斷發抖,大腿與膝蓋才會格外用力地支撐身體,導致僵硬無法放鬆,所以她真的做不到我要她做的.

  想了想,我說:「身體原本就有些慣性,做不到就做不到,就坦然接受『現在真的做不到』這個事實,雙腿發抖就發抖,就是去走過這個『雙腿無力而且還會發抖』的事實,先接受現狀,慢慢練習,身體自然會被改變.當人要突破舊有慣性時,一定會跟此時不盡如人意的狀態打照面,但就是得去走過這個過程,才可能有新的格局啊!」

  當我繼續帶著她聽音樂練習時,手機突然響了,是Robert Lu問我推拿師在哪裡.講完電話,我一轉身,發現她正聽著音樂、自行搭配動作練習,看得我很開心!呵,我教出來的學生未必有多了不起,但絕對都有能力聽音樂、自己跳舞啦!真是太感謝Robert Lu 突然打電話來,否則我還真沒機會發現原來她自己聽音樂練習時,遠比單純做基礎動作練流暢放鬆呢!

  上完課,我們坐下來認真仔細地討論.

  我說她性格有個特點:可以敏銳迅速地抓出自己在動作上還不夠精準到位的地方,然而一旦注意力全放在這兒,便是將這些原可輕輕放下的「缺失」給無限擴大,反而讓身體動彈不得!後來當我讓她自己聽音樂練習,她身體整體律動狀態流暢自然許多,或許是因為注意力不再全然地放在「缺失」上,身體便較放鬆了些.

  她點頭,也略為提到自己追求完美且自我要求極高的性格,無法忍受自己一件事情做得不夠好.

  呵!家教課是一對一,每堂都是「妳的進度」,無須追趕著啥,不急著上哪兒去,更不跟任何人比較,就是單純地在音樂律動中,認識自己,發現身體.在這樣的「過程」裡,就是學著如實接受自己此時的狀態與樣貌,學舞不為著誰,更不須為誰而展現哪!唯一苛責妳、不肯放過妳的人,從來就只有妳自己啊!

  妳是自己的觀眾自己的舞者,在人生舞台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