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2013

文山第二堂課


  周一下午是這位來自台中的家教學生的第一堂課,依照慣例,總是得跟她解釋清楚舞蹈文化脈絡與上課走向,接著才正式帶入律動.由於她兩周才能上一次課,我決定多教她一些東西,好讓她回家可以慢慢練,下次上課才有進度!
  當我教完一個動作,要她嘗試自己做動作且同時走動,她說:「老師,我不會,我做不到!」
  我說:「試試看,用身體去試,而不是用大腦指揮身體,然後妳會發現身體其實很聰明!」
  很快地,她的身體就找到該有的律動方式了!她說:「沒辦法,我們處女座就是需要一點時間.」
  我說:「妳是處女座喔?我是摩羯座!」
  她說:「既然妳們摩羯座可以學會跳舞,那我們處女座也可以!」
  啊諾……,好吧,處女座加油!!!

  

  呵!怪只怪自己愈來愈習慣家教!

  文山社大已是此時我唯一一堂團體課,今晚上課前,我竟感受到一股深刻強烈的壓力!一股必須「面對眾人,從頭帶起」的壓力.

  本週是第二堂課,學員還在理解我,我也正在感受新班級氛圍,試圖帶出與上學期不同的課程.與以往不同,我決定直接進入肢體律動,下週再進行舞蹈影片賞析,因我也想試試看,若先讓新學員對肢體律動稍有感觸,會不會接下來看影片時,理解與感受更深?!

  教完動作,又帶音樂,今晚結尾是我請學員圍成一個圓圈,我在中間跳即興,再邀請舊學員加入!除了希望能讓新學員更具體地理解何謂「舞蹈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是一場即興,跳舞真的很自由」,也讓舊學員重溫上學期自己跳舞的感觸與快樂,更希望藉由舊學員自發的即興舞蹈,讓新學員明白:「想要自己跳舞真的很簡單,只要妳願意,一定做得到!」

  只覺自己一整晚處在賣力演出」的狀態!又要講解、又要示範、還要帶動,最後更要自己下場跳一段即興!到後來,真的是累到快講不出話來了…….

  文山上課前,我試著在教室裡為自己跳了一小段即興,再度確認:我跟舞蹈的關係依舊極度緊密,且那是相當個人的,無須向任何人交代也不為什麼,就只是「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