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2013

我願意相信


  2012年底,收到J的媚兒,她想特地從台中來找我家教,希望可以在周四上午上課,然而該時段已經有學生預約,讓我遲遲不敢答應她.

  或許真的是緣分吧!收到J的媚兒幾天後,原先周四上午學生取消家教課程,我隨即讓J排了進來,也在今天上了第一堂課.

  J願意特地從台中來上課,讓我很感動!週四下午是姊妹花固定上課的時間,本周剛好遇到元旦,放假前,她們倆兒原本說這周要休息,我便跟J說,這個週四我下午沒事,我們可以多聊聊!上課前一天,姊妹花的妹妹打電話來,確定這周四到底要不要上課?雖然若我努力擠一下時間,還是可以多排一堂課,多攢一點沙漠夢想計畫起步金,但我還是寧願遵守承諾,將時間給J──我是真的不急著賺錢,因為我更想好好地在「人」身上作工.

  

  今天上課,我很慶幸自己沒有把課程排很滿,保有充裕時間,好好認識彼此,討論上課方式.我很認真地介紹埃及樂舞的文化脈絡,解釋我的上課方式,也聽聽她希望從我的課程中得到什麼?我的教學是否符合她的需求?好讓她自己決定是不是真的要每個月特地從台中跑來新店找我上家教課.

  或許是因為她將我寫的兩本書都讀過了,當我為她解釋音樂舞蹈文化脈絡,她聽得特別津津有味!還一直說,她就是想要像我這樣的老師!就連那本讓許多人讀得頭有點痛的【偏不叫她肚皮舞】,在她眼中,都成了「實用的好書」!

  就像我跟所有學生說的:我的課程會需要妳用心跟花時間在這上頭,才能慢慢長出一點東西,我無法「速成」,也無法為妳的學習成效打包票.而且我的舞蹈課程會在妳身上長出什麼以及何時可以看到所謂的「成果」,是妳我在此時此刻所無法預料的.

  讓我備感溫暖與深受肯定的,是她很珍惜我所能給的舞蹈教學內容,上完課,馬上敲定下次上課時間.當她跟我說她希望未來能夠藉由音樂舞蹈,與他人進行分享時,我腦中突然浮現一個明亮簡約而乾淨的畫面:我看見她在笑,身邊圍著一群微笑中的女人,然後我知道,我們只是在某個生命轉角相遇,我給予她我所能給的,讓她去走她自己的路,她終究將長出屬於她自己的東西,我只須放手讓生命來成全一切.

  

  上完課,J馬上收拾包包,準備趕搭國光號回台中,臨走前,不斷跟我說她好高興找到我!我說:「在我因為招生挫折而失望沮喪時,我有個朋友曾說,我的課是給『想要的人』,而不是『所有的人』.如果人家發現有我這種不一樣的舞蹈教學、知道這當中的價值也夠想上課,不管住多遠,都會特地跑來找我.謝謝妳今天從台中跑來,讓我更肯定我的課程價值!」

  她說:「很謝謝老師給出這麼平易近人的家教學費,否則即使老師再好,我若無法負擔,還是沒有能力、沒有膽子來上家教課!」

  我說:「其實早在我動念收家教學生時,就從各個層面做過許多考量.我在巴黎學舞時,是個窮留學生,知道什麼是『真的好想上課但學費是壓力』.學習需要時間,不是一兩堂課就能解決,所以當初在設定學費時,就想抓個讓我自己不覺得委屈或廉價且還能盡量讓多數人都能負擔的價格.雖然我曾說一旦家教學生人數夠多,我要調漲學費,但我知自己不太可能變動,因為我更想教『真心想學的人』,而不是『付得起價格的人』.」

  J說:「可是這樣老師就沒辦法很快攢夠錢回沙漠啊!」

  呵,我是真的不急著賺錢!因我此時更想專心地在「人」身上作工,喚醒他人的身體與自由舞動意識.我願意相信意識的凝聚與理念的散播所能造成的力量與長期影響,遠遠高過金錢的累積.我願意相信當我能夠秉持善念地做著每一件事,腳下每一步都將帶著我安然坦蕩地走回沙漠,進行更大的一場創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