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2013

不忘初衷


  所有讀高鐵月刊而特地前來找我家教的人兒們,各個對我的課程與教學法接受度極高!一個比一個認真,都想定期甚至長期上課!
  其中一位讀了高鐵月刊而來找我的家教學生說:「老師,高鐵月刊真的是妳的小天使!那篇文章把妳的理念寫得很清楚,也點出妳這個人精彩的地方,寫得很動人,就等於幫妳做過篩選,所以會跑來找妳的,就都是認同妳的人!」
  另一位同樣讀了高鐵月刊而來家教的學生說:「老師,妳有想過這有多麼不容易嗎?在高鐵讀了刊物,會記下妳的名字,接著還會上網查妳的資料,再特地跑來找妳家教,這一關一關走下來,很自然篩選下來的,就是真的很想要妳給的課程也很認同妳的舞蹈理念的人了!」
  剛從摩洛哥回到台灣,我曾向上天祈求:神哪,請讓我的學生發現我,主動前來找我學舞!
  看來宇宙終究呼應靈魂深處最真摯的呼喚,應允所有祈求,以最美的方式,在最適恰的時刻.
  感謝所有!

  

  課程詢問信函幾乎不曾間斷,感謝眾人熱烈愛戴!

  此時我整體狀態依然只想以家教為主,極少開團體班,外縣市只採一日工作坊型態,畢竟我個人在舞蹈上毫無野心,生性又懶!只要能把一堂課給帶好,收入足夠養活我自己與沙漠夢想計畫,我就沒有意圖拓展「事業版圖」了.

  陸續有人問我是否可能訓練師資,讓住外縣市且無法特地跑來台北找我家教的人,也有機會享受樂舞並重的身體律動課程.我完全不考慮訓練師資,畢竟我的舞蹈根源於我在巴黎漫長的學習與自身生命經驗,舞蹈教學法則是在台灣數個社區大學一堂堂課程磨練出來的,我的舞蹈教學法來自我這一整個人很深層也很本質性的內在,根本不可能化作一套固定制式教材,提供他人照表操課呀!

  更何況,我同樣不認為他人有必要複製我這套教學模式,卻認為每個教學者都有能力發展屬於自己一套最最豐富靈活的教學法!

  尤有甚之,在每一堂課上,我努力傳遞「坦然當自己,跳自己的舞」的訊息,若我還刻意訓練師資,要他人照我這套方式教課,這豈不是自打嘴巴!

  在每個階段,似乎都得面對台灣社會特定且是制式的期許,所以人活著,必須學著自覺、不斷反省,才能回歸本心,不忘初衷.

  

  回首前塵,好慶幸自己一本初衷,真誠走著心所選擇的路!

  真誠是極大的力量,不管這要自己付出多大代價又有多辛苦,都必須盡量保持一顆最最真誠的心,包括真誠接受自己的無能為力與負面情緒.

  我真的很慶幸自己一路走來,從來只做我的心要我做的事情,也盡量讓我對舞的真誠熱愛保持在最澄澈單純的狀態.從法國回台灣以來,無論他人如何規勸,我任性如故,偏偏選擇不擠進學院教書、不開舞蹈中心、不辦舞團、不接商演,因這些無法讓我的心歡喜向前.在完全不知未來該往何處去且經濟狀況極度困窘狀態下,雖然不時備感艱辛、動盪不安且很活在社會邊緣,便是將全部心力放在實驗性舞蹈教學的磨練,以及一年一場個人舞展中,直到離開台灣,前往沙漠.

  這份堅持、專注甚至「一意孤行」,讓我清楚看見自己靈魂本質最最特出獨到之處,也才讓會喜歡我的教學方式的人們可以看見我,一一主動前來.

  一份真誠,對自己與對他人,才是最大的力量吧,我想.

  

 
  才剛將從撒哈拉帶回來的布給掛在牆上,隔天早上來上課的學生,身上穿著紫色毛衣,恰與淡蘋果綠的撒哈拉布料極為搭配!好個巧合!真是冥冥之中啊!
  這位同學看了高鐵月刊,每週遠從桃園來上家教,超認真的!
  當她跟我說她已經五十歲了,我完全不敢相信!怎麼可能!看起來超年輕的啦!所謂「凍齡美魔女」,指的就是這個意思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