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2013

找我家教的心理準備!


  高鐵月刊是我的天使
  近來幾位因讀了高鐵月刊而來找我家教的人常說我是她們尋找許久的那種「老師」,試上一堂 ,也果真很高興地要繼續上課
  讓我不禁對高鐵月刊團隊傳遞訊息的功力大感佩服!那篇圖文中,確實含藏動人能量,不僅足以打動人,也神奇地讓我與喜歡也想要我的舞蹈課程的人們相遇
  感恩的心……,感謝有妳……。(五音不全地歌唱中)

  

  上禮拜某天上午來上第一堂課的家教學生竟然是西螺人!而且我們還唸同一所國小咧!真驚人!
  近來因雜誌報導(無論【魅麗】亦或高鐵月刊)而來找我家教的人們,好像全是因認同我的教學理念,單純想來探索身體與內在,以至於各個都想每周固定上課!然後今天就發生固定時段已有人預約,讓學員即使想每週上,都只能隔週上課的情況了──畢竟重視課程品質的我,把課排得很寬鬆,一個禮拜能教的人實在不多呀!
  家教課相對單純,我有充分時間可以休息,課程節奏輕鬆且有進度,讓我與學員之間的交流更細緻精準,這也是為什麼短期內,我不考慮另外開團體課.
  上完課,學生回家,就是我休息讀書的時間,小枝枝也一直有人陪著.我很感恩,可以這樣過日子!

  

  爾後接連兩天的家教學員恰巧都是累積一定生命經驗,為工作與家庭付出時間與精力長達數年,此時才終於可以留點時間來善待自己、發現身體的女性,而當她們願意特地來找我家教,面對課程與身體學習的態度,總多了那麼一點「堅定果決」!一旦決定要做,就是專心投入!
  
  其中一位上完課,特地跟我說:「老師,我們就慢慢來,學習本來就很需要時間,我不理身體都長達幾十年了,也不可能現在要她怎樣就能怎樣!妳的話很觸動我,我來找妳上課,就只是想要開心自由的動身體、跳舞,不想上台,也不用表演給別人看,不需要學很多技巧、跳得多好!只要可以認識自己的身體,跳得開心,這樣就夠了!」
  讓我很感動的是,她是在百忙當中,特地抽空來上課.課程一結束,她拿起手機,上頭顯示十幾通來電與數則留言!好個大忙人哪!

  

  這陣子剛出現的家教學生全要求每周上課!那份真摯懇切要認真對待自己身體的熱情積極也感染了我,讓我更加真摯懇切地想把自己會的分享出去!然而很快地,我幾乎已無法排出固定時間可以讓新學員每周上課,只得請她們稍安勿躁了.
  我訂了個很友善的家教學費,對我來說,這具有無須多說的多重意義.
  前兩天,一位第一次來上課的家教學員說:「老師,妳學費訂太低了!」我尷尬地笑一笑,沒說什麼.
下了課,偶爾有學生問:「老師,我們今天上課超過一個半小時,那我要給妳多少錢?」我笑一笑,說:「一樣啊!還是給一個半小時的學費啊!」
  當某些不說的用心與善意被發現甚至被疼惜時,總讓我輕易為一股溫柔感動所擁抱…….

  

  上週六下午這場家教出現得有些突然!彷彿一旦因緣俱足,相遇便自然發生.
  一如在每一堂課上,我認真地分享舞蹈的種種,也用心聆聽學員的感受、生命歷程與律動經驗.
  每一場與家教學員之間的交流,不只是舞蹈與教學,更是人與人、靈魂與靈魂之間的往來互動.很意外地,她讓我有機會從另個角度感受一個慣用左手的人,在學習時,面對「慣用右手的多數人」所建立起的某種「霸權」.我試著理解與體會,思索是否可能輕輕跨過「左右」之分,調整出更適合她的教學方式?即使只是造成細微的差異,都可能讓她更能輕巧地略過起步時的艱難.
  她很客氣地說:「在身體學習方面,我只是剛開始的進度比較慢,需要跟老師溝通,但老師就照常上課,沒關係!」
  我很認真地說:「不會呀!家教課本來就很彈性,為來上課的人量身打造.如果我可以因此調整出一個更適合慣用左手者的教學方式,對我來說,也是一場學習與挑戰哪!」

  

  今天上午是這位家教同學的第一堂課,在進行舞蹈文化介紹與基礎動作練習時,我發現這位明明本性活潑熱情且充滿生命力的女子,面對好些事,第一個直接反應竟是對自己的否定!

  雖是初次見面,我仍直接而真心地告訴她:學著對自己友善一點,學著如實地接納自己、愛自己,有時候一個人無法享受她手上擁有的自由豐盛,就只是因為在過去生命經驗所累積的傷痛並未被療癒,而當一個人尚受困受苦於過往的苦楚悲傷裡,又怎麼可能全然享受每個當下的喜悅豐盛呢?我不認為她所說的那些生命經歷之於她,如她語氣那般輕鬆、不在意,就只是之前沒去正視、接受並處理這些傷口而已.她會遇到我,就表示她的靈魂準備好要以新的姿態面對過往,要活出不同格局!

  嘿啊,初次見面,我就這麼直接而真誠地跟她說這些話!舞蹈這東西,我愈來愈不在乎,我甚至不想去管她還會不會來上課!每個靈魂的相遇都是為了為彼此帶來重要的成長訊息,我要把我接受到的訊息很真誠地告訴妳,其他全是次要的了.

  生命本身的價值遠勝過舞蹈,人總得先好好活著,舞的歡愉隨之而來呀!

  

  我真是個說話直接真誠的傢伙呀!想來找我家教的人,真的要考慮一下能不能承受這一點!哈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