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2013

與盲人學


  今晚家教經驗對我來說是特別的:這是我第一次面對盲人教舞,我就當認識一個朋友與嚐試不同新經驗的機會.

  我們花了些時間溝通,我試著理解她為什麼想來找我學舞以及她本身的學習方式為何?再思索自己可以怎麼帶她上課.

  當下直覺讓我決定直接走入實際的肢體律動部分,因我需要親眼看見她身體律動的習慣,並與她一同找出最有助於「教」與「學」的上課方式.

  我教她幾個簡單動作,先用語言解釋,再親自示範.知道她無法清楚辨識動作如何完成,便讓她將手放在我身上,以觸覺來感知我身體使用的狀態,接著再讓她自己嘗試,慢慢做出動作該有的樣子.

  一個晚上玩下來,我慢慢釐清她只是無法使用眼睛來「接收」訊息,需要倚賴觸覺來感知我的身體如何律動,用手去記憶動作的觸感,之後試著在自己的身體裡揣摩出類似的感覺.也就是說,一般學員可以用眼睛看著我的動作並同時用自己的身體模仿,但她需要不同的「步驟」與「過程」.

  然而無論眼睛是否看得見,諸如發現自己的身體、與身體對話、動作糾正、聆聽音樂,甚至是降低喋喋不休的大腦思緒等,卻是學舞必經的過程呀!

  她喜歡音樂與文化,聰明地知道如何感覺自己的身體律動,也想藉由音樂舞蹈來開發不同生命潛能,正在家教與文山社大課程這兩個選擇中猶豫著.我讓她自己決定,就只是提醒她:在團體課中,我必須顧及課程節奏與學員整體性需求,無法給予足夠時間,讓她慢慢摸索「動」的感覺,她可能必須辛苦一點地跟上同學腳步,但社大學員很和善,大家會幫忙她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