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6/2012

半夜的喃喃自語


  明明都已經闔上書本、關燈準備睡覺了,偏偏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前幾天,我阿母打電話給我,說西螺鄉親特地跑到斗六書局要買我的新書,要給我捧場一下,沒想到竟然在書店找不到我的書!我只好說:「喔,博客來有啊,可以上網訂購!」順道告訴我阿母,十二月份的【魅麗】跟【Body】雜誌有我的小小相關報導,可以買來做紀念這樣。

  今晚,我妹打電話來,要問清楚是哪兩本雜誌?她好去書局找。我順道說起明年一月份高鐵月刊的人物專訪對象是我,還有【人本教育】雜誌,以及華視【點燈】節目等。我妹笑了,說:「從蘋果日報,到時尚雜誌,再到教育跟【點燈】,妳也未免太會跨界了吧!」可她也說,陸陸續續有親朋鄰居打電話給我阿母,報告我在網路上的活動記錄,讓我阿母很緊張、很困擾!畢竟我阿母雖然真心希望我能做所有我想做的事情而且很快樂!但她對於我選擇了舞蹈一事,仍耿耿於懷啊!

  能偶爾在媒體上曝光,自然是好!只希望有助於書的銷售與舞蹈理念的傳遞,包括自由即興舞蹈的歡喜恣意,以及隱藏在提倡女性自由舞動理念背後,對「美貌神話」的批判,哈哈。

  此時藉由家教,讓我可以好好教幾個真心想跟著我學舞的人,收入足以滿足我個人生活所需且餵養著我的沙漠夢想,已是最美麗和諧狀態,我很感恩!除此之外,我幾乎不做他想,更毫無擴大舞蹈事業版圖的意圖

  

  長達十多年,我與舞糾纏不清。

  在巴黎習舞時,即便我開始嶄露頭角,教我最多、最慷慨寬容待我的舞蹈老師卻慈祥地跟我說:「適任,我知道妳對埃及樂舞有著滿腔熱情、夠認真投入也學得好,但我知道這不會是妳生命的『完結篇』,此時妳從人類學轉到舞蹈,然而有天一定還會再轉到另個領域去。妳不會停留在舞蹈上,這一點,我非常確信!」

  在巴黎習舞那七、八年歲月,我日夜處在「學術」與「舞蹈」間的衝突與掙扎,回台灣開始教舞,我同樣處於衝撞、動盪與不確定狀態,只因我的生命不可能沒有舞,然而舞同樣不是我生命的全部!

  然而當我第一次走進沙漠,隨即領受不可思議的豐盛美好。當我決定將來要回沙漠定居,即便深知此路難行,信念仍絲毫不曾動搖。

  然後我終於知道,什麼才是更接近「靈魂最深處的想望」。

  自我追尋與靈魂的返鄉路,確實漫長!從「人類學」到「舞蹈」再到「回沙漠創造」,看似截然不同的階段與志業,看似永遠「砍掉重練、從零開始」,但我知每個生命藍圖莫不是靈魂自身的選擇,我生性不安於室、熱愛挑戰又搞怪,給自己安排了這樣的生命藍圖,確實創意無窮!哈哈!我相信這一路所有經歷都是有意義的,只要肯用心從中學習,人生沒有所謂的「冤枉路」。

  無論是偶爾的媒體採訪亦或學生主動朝我接近,尤其近來持續有著邀請我去說說我的生命經歷的演講邀約,不免讓我覺得,吸引他人注意的,不全然是我的舞,而是我這一整個人與我真實活過的生命經歷。

  若問:我覺得自己身上最大的能耐與優點是什麼?

  嗯,我會說:「我是個提得起、放得下,能勇敢選擇己心所愛且有能力承擔後果的人。」

  從「人類學」到「舞蹈」再到「盼望回沙漠創造」,我漸漸明白,在拿起什麼、放下什麼、再拿起什麼的過程中,不過是讓靈魂回想起自己究竟是誰?渴望著些什麼?而生命更真實深刻的價值又是何在?過程的標示符號可以是「人類學」、「舞蹈」亦或其他,但這都不過是「淺層表相」與「方法」罷了,當靈魂愈來愈接近本質,便愈不可能眷戀或固著在一個個「標籤」與「名稱」上了。

  家教學生持續增加,我的經濟狀況逐漸改善,讓我的「撒哈拉夢想計畫」裡的棕櫚樹一棵棵綠了起來,讓我好開心!

  我與舞蹈的關係很深地被改變了,深覺自己遠比以往都更豐沛自由。此時我在「舞」中最大的渴望,幾乎已是單純地把舞給教好,讓我的學生領略埃及樂舞文化的美,享受「跳自己的舞」的喜悅。

  那天與一位家教學生一同看著舞蹈影片,進行討論與分析,看著影片上那「神乎其技」的舞蹈技巧,我近乎漠然,那是我的身體到達不了的技巧高度且我的心並不感興趣,因我真的不是那樣關注舞者的身體做了什麼,而是她的身體藉由這些動作展現,究竟想對這世界說些什麼?

  相對地,藉由專注細緻觀察一個個身體與靈魂各個不同的家教學生律動狀態,以及近來推拿師給我的啟迪,讓我興致勃勃地找書閱讀,對「身體 VS 靈魂 VS 情緒 VS 記憶」,有了另個面相與層次的領悟,產生愈來愈強的求知慾!

  

  「自我實現」與「成就他人」可說是硬幣的兩面,愈是往內走,我愈無法藉由單純滿足自己的欲望而得到快樂,那更能讓我得到「深層喜悅」的事,永遠緊扣著更大的議題。

  例如「擁有自己的房子」無法成為我努力賺錢的動機,然而「存錢回沙漠蓋生態觀光民宿還要為沙漠種樹」的渴望,足以讓我努力認真工作並因存款逐漸增加而欣喜!

  

  我真的很愛沙漠,那是地球上唯一讓我瞬間領悟神的愛無所不在的地方。

  我幾乎沒有所謂的「歸鄉」渴望,因我知自己不曾離開沙漠。

  正因明白我與沙漠的連結不曾中斷,所以我可以穩穩地在島嶼行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