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5/2012

訪談與課程在文山社大


  真的好累!忙了一整天,直到上完晚上社大課程,都十點多了,才有時間吃晚餐。

  今天上午家教一結束,匆匆趕回家拿舞蹈道具,朝文山社大飛奔,讓Lala 幫我化妝,因下午與高鐵月刊團隊有約。

  讓我緊張的不是採訪,而是化妝與拍照!與特約編輯聊得很愉快,而且她好認真,晚上還留在文山社大看我們上課,直到課程結束!

  我說:「妳好認真喔!待這麼久!」

  她淡淡地說:「這樣會比較清楚呀!」

  

  對談時,從對方回應與問題,可以感覺得出來採訪者事前是否做足功課,以及她個人立場與傾向何在。許多文字工作者本身往往極為精彩,思想深度、提問力道與生命經歷都很夠!今天若我不是受訪者,實在很想跟這位特約編輯好好聊一聊!哈哈!

  舞的事,永遠說不完!然而訪談時間已經結束,緊接是文山社大課程,恰巧我帶了鼓、棍子與紗等道具,要讓高鐵月刊攝影師拍照,學員一看到這些我平時不會帶去上課的物件,一個比一個好奇,我順道就著道具與音樂,做些平時難以進行的音樂與舞蹈介紹,包括讓她們聽用棍子跳舞的音樂,以及紗該用在什麼樣的音樂曲風等等,接著還現場跳即興、做示範。

  怎知同學問題一個接一個,讓我又要講、又要想、又要解釋音樂,還要現場用身體即興做示範!很累,真的……。話說回來,若不是我功力夠深厚,哪可能這樣臨場即興做各種音樂舞蹈之間的介紹與示範哪!而且關於埃及樂舞的種種所有,我全都有辦法從歷史文化脈絡中來切入,絕對有憑有據!像我這樣的教學者真的很難得,同學到底懂不懂得珍惜哪?吼……。

  

  文山社大班代芙蓉說:「老師太低調了,平常都沒有秀這麼多!同學都不知道老師這麼厲害!」

  我很認真地說:「可是舞蹈教室是同學學習的場域,不是老師自我展現的舞台呀!有什麼好『秀』的?」

  她說:「可是看到老師跳這麼好,我們會知道舞蹈真的可以很美,該學的東西還很多!就會更想認真上課!」

  訪談時,高鐵月刊特約編輯曾問我:「在舞蹈當中,妳還有什麼心願想完成?

我很認真地想了好一會兒,答案真的只有:希望喚醒社會中更多對女性身體與舞蹈較不同、更為自由的意識。

  我沒有太多野心去擴張事業版圖,從不認為我給的觀點才是對的,我的舞蹈更不需要舞台來成就,但我希望能在台灣撐起一個更為自由開闊的討論空間吧!讓我們習以為常的現象甚至是「消費習慣」都有機會從不同角度重新審思,重新思考「女性身體美」是什麼?「舞蹈」可以是什麼?我們與身體又有著什麼樣的關係?異國樂舞文化的學習可以帶給自己的生命什麼樣的滋養甚至是衝擊?

  每回能夠上媒體或刊物,總是多個機會,或許會有新的事情發生,或許什麼都不會被改變。當然希望能因此而多賣幾本書,也讓文山社大被更多人看見!

  但我真的事以平常心看待,該發生的,自然會發生,且是在最適恰的時刻來臨。就順著流走吧!

  

  好感謝文山社大班代芙蓉這學期在各方面的支持與付出,替我做了好多事!

  今晚下課前,她主動跟同學提下學期課程團報的事情,鼓勵同學繼續上課!這樣的動作,是我完全做不到也不想做的,但由她說來卻是那樣自然而順理成章。

  我說到社大學員往往跟我跟不久,以至於我很難再將更深入的舞蹈文化帶到課程裡,也不斷自我反省:「我是不是哪裡教得不夠好?為什麼學生來來去去,永遠留不住?」

  學員們紛紛說,社大講師往往需要在課堂上主動提醒下學期報名的事情,才有助於招生,而我實在太低調了。

  我也只是想著:在每一堂課上,我無不要求自己全力以赴!盡量給予!關於埃及樂舞種種所有,該說、該做的,我全盡力了,若這樣還無法引起妳認真練舞、持續上課的動機,那麼我也無話可說!

  我對舞蹈發展真的沒有太多期望與想像,經過先前那幾年的磨難,很多事,我全都看得很淡。有人真心想跟我學,我便傾囊以授!至於其他種種,在生命與舞蹈本然俱足的豐美喜悅面前,根本無足輕重呀!

  

  累了一天,要趕緊去睡!明天一整天都有工作!

  很感謝上天,賜給我一個個工作機會,讓興趣成為專長且是謀生方式!

  無限感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