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4/2012

接連訪談


  今天下午與人本雜誌特約編輯有約,她要跟我做採訪,請我提供不同的照片,我這才翻箱倒櫃地把之前的資料找出來。

  看到自己以前在巴黎唸書時的舊照,輕易回想起那段將每天生命用來為舞燃燒的單純歲月,潔美澄透,是初生的天真無邪。那樣的日子不再,我也成熟蒼老許多,但我知心裡有片淨土依然保有對舞蹈與理想的單純熱情與信念。

  

  與人本雜誌特約編輯聊得很開心!關於舞以及我在生命中的探索,似乎永遠說不完,而我同樣說話很快,她問了我些問題,我認真嚴謹地思考過,再詳細回答。

  談話中,我很認真地問:「請問我可以談談文山社大對我在舞蹈教學上的意義與多方『成全』嗎?」她答應了,我便一一詳述文山社大打從我結束在法留學歲月,回台灣教舞以來,對我種種無悔支持、包容與愛護!

  如果不是文山社大慷慨大度提供我一個「舞蹈教學實驗室」,即便我先前在法國累積再怎地罕見豐厚,即便我腦中舞蹈教學計畫再怎地嚴謹詳實,都難以落實在人間,成為一套讓我此時可以熟練操作的教學法。當我在台灣為舞蹈理念奮鬥得累了,覺得自己徹徹底底被主流市場給打敗了,放下一切跑去摩洛哥流浪,文山社大是唯一理解我為何疲憊求去的團隊;當我自沙漠流浪歸來,再度踏上島嶼,文山社大同樣是唯一溫暖張開雙臂,無條件支持我再度重拾舞蹈教學講台的地方。

  我對文山社大的感念極深、極真!

  

  與高鐵月刊記者約好明天做訪談,他們的人物專訪想以我為題並要求現場拍照,讓我很苦惱!因我實在不會化妝,若平常這付邋遢德性上高鐵月刊,豈不是要嚇到高鐵眾多乘客嗎?幸好文山社大及時伸出援手,請工作人員 Lala 幫我化妝,並提供可以安靜訪談、拍照的場地。

  今晚家教學生突然因故取消課程,我也隨順地伺機休息。

  

  從事前準備的通訊來判斷,這回高鐵月刊團隊仗陣似乎不小,不僅有編輯,還有攝影師呢!害偶粉緊詹!想著文山社大這麼支持我,我好像也應該努力整頓一下自己的裝扮!趁晚上難得有空,跑到住家附近的家庭美髮院洗頭,順道吹個「較能見人的髮型」。洗頭、吹髮時,跟設計師聊得太愉快了!設計師還少收我三十塊,實在是太感人了!回到家,想抱著小枝枝拍張照,紀念我為文山社大與高鐵月刊特地跑去「歇荳」一事,哪知小枝枝非常不合作,頭上都拍出佛光普照了,還是不肯看鏡頭一眼!

  

  好啦!好啦!小貓咪等一下再親親,現在先拍照啦!

  看一下鏡頭咩,麻煩小枝枝配合一下下嘛!

  

  最後只好與自己的書合照,祈求書可以走入更多會喜歡她的人的手裡,為最多的人帶來最高福祉與美善!

  

  大家覺得這鍋髮型怎摸樣?設計師可是有用心吹整,有思考過哦!明天高鐵月刊訪問兼攝影,應該可以過關吧?!

  還有,我這付德性看起來會很機車嗎?我個人是覺得還好哩,一看就知道是個內向害羞,低調內斂滴倫,一整鍋「曖曖內含光」啊!哇哈哈哈哈哈……!

  是說……,化妝有文山社大Lala 幫忙,頭髮今晚已經「歇荳」好了,那服裝呢?我明天要穿啥?

  天哪!完全沒概念!今晚要失眠了啦!嗚嗚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