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3/2012

陪伴


  週日下午家教學生突然因故請假,彷彿老天爺要我好好休息、放空,以最平穩飽足的能量,面對晚上家教學生。

  今天是我們的第一堂課,聊了許多,見她掉眼淚,俐落地把衛生紙推給她,只想拍拍她的肩,跟她說:「這些年來,妳辛苦了!妳真的做得很好!多麼希望妳也能看見妳的勇敢與美麗!」

  她是因讀過我的兩本書而想找我家教,問:「老師妳覺得妳在舞蹈當中,得到的是『治療』嗎?」

  想了想,我很認真地說:「確實是有『療癒』這部分啊!但那時我並未想這麼多,就只是單純專心地去做一件會讓我開心的事,然後所謂的『療癒』就這樣發生了!對我來說,打從與舞蹈相遇以來,在這一整個漫長過程中,我感受更多的是『自我實現』吧!」

  愈是聽她說,愈是讓我深刻理解:過去漫長歲月裡,我所經歷的苦難、折磨、挫折與不公平待遇,竟是一場神的祝福與恩寵!正因我有機會活過些許不同人間經歷,此時在聆聽他人生命故事時,才能多些理解與包容,漸放下過往那容易拿著自己的尺,批判世間所有事的習性。

  她真的好勇敢!勇敢面對困境,勇敢承擔,勇敢起身為生命衝撞新的出口!明明從小怕貓怕狗,明知我養貓,依然願意勇敢前來找我家教,還說:「不試一試,怎麼知道?!

  離去前,她問:「老師,我要是每堂課都這樣掉眼淚,會不會很奇怪?」

  我笑一笑,說:「不會啊!就做妳想做的事,這一切,不過就只是一個過程吧!」

  每個靈魂各自有著屬於自己的生命軌跡與學習課題,很多時候我所能做的,真的就只有專注聆聽、理解與真誠陪伴──但我還是有很認真地教舞啦,哈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