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3/2012

一同成長


  經過幾次療程,可以明顯感覺到推拿的療癒效果,尤其是昨晚推拿讓我重新經歷深藏在肌肉底層的多重情緒,師父也漸漸將我扭曲的骨骼給調整回來,讓身體裡長期以來的「恐怖平衡」有了改變的跡象.今早起床,我竟覺自己好像慢慢學著適應「新的身體」,琢磨更為健康自然的「行走姿態」.

  刷牙時,突然發現自己會不自覺將右肩拱起!一個完全無意義且平添勞累的行動,呵!如果不是推拿慢慢讓肌肉鬆軟調整骨骼,甚至釋放掉一些積壓已久的情緒,讓我對身體在每個當下不自覺的使用狀態有了更精準清明的意識,還真難以覺察身體竟有這些個細微使用狀態呢!那麼除了時常不自覺拱起的右肩,身體裡究竟還藏有多少不為大腦所覺察的秘密?我真的很好奇…….

  

  上午家教,帶著學員暖身,強烈感覺到我不得不去適應「新的身體」

  推拿過後,疼痛的點與先前不同:從「深層重點式的痛到麻痺」,逐漸演變成此時的「大面積相對淺層疼痛」,左腿與左膝的壓力因骨盆調整回來而被拿掉了,行走律動不再那樣仰賴右腳,所以我同樣得學著用更為平衡的新方式來使用左右腳.反倒是雙手不怎想動,因剛被推拿調整過的後背需要休息.

  

  週日上午家教學生的大腿明顯比以前放鬆,真是可喜可賀!我們剛開始上課時,她的大腿膝蓋肩膀與雙臂永遠處於緊繃備戰狀態,此時能逐漸放鬆,實在是一大突破哪!

  這主要還是歸功於她自己願意花時間跟她的大腿與身體說話,甚至幫自己的大腿按摩,給身體更多關注.我在過程中的參與,不過只是藉由課程中的基礎動作教學,將我所看見與感受到的她的身體與律動狀態回饋給她,並試著一起尋找讓身體更自由的方法罷了.促成身體律動明顯進步的最大功臣,依舊是她自己呀!

  

  下午,另一堂家教.

  持續上課以來,同學身體柔軟度大為進步,也較以往放鬆,今天我們就只專注在琢磨一個舞蹈基礎動作與變形.慢慢地,我發現她這個理應使用腰腹的動作做不來,原因不只出在腰腹無力,更因大腿與膝蓋過於僵直,造成阻擾,讓腰腹動作無法順利.我們花了一整堂課時間,與其說是練習舞蹈技巧,不如說是去認識她的身體,試著為綑綁她身體的框臼打開一個洞,讓新的律動方式有可能發生.

  仔細觀察她的律動狀況後,我決定要她從最基礎開始:感覺身體尋找重心專注在自己較能動的腰腹中間一帶.在反覆練習中,她的腰腹動作愈來愈流暢,這才慢慢放開僵直緊繃的大腿與膝蓋.

  課程結束時,她終於慢慢抓到一點身體律動裡的流暢感,較能放鬆!這個轉變所造成的進步看似不大,卻是很關鍵的基礎!一旦身體裡的律動與流動感能逐漸建立起來,未來要做其他的舞蹈動作,都會容易許多!

  鬆動舊有方式與「突破」,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身體好玩的地方恰是在這兒:只要持續練習並給予關注,身體勢必給予回饋,或許以隱微方式.

  上完課,我自己頗有成就感!因我可以明顯看見她的身體律動方式在上課前與下課後的改變.甚至覺得像她這樣願意花時間,細緻地認識自己的身體、改變原本律動方式,是個懂得享受生活且很有福氣的人!畢竟世間多數人要不忽略自己的身體,要步便是把身體給「工具化」,來換取世俗擁有亦或他人肯定哪!

  

  憤怒委屈、不解與悲傷,不僅是推拿時最常被激發的情緒,甚至是在過往生命經驗中,最常體驗到的滋味.原本以為這些情緒來自早期在社大教舞時的挫折,此時才回想起,早在童年時,我便常因不被大人理解接納而深感委屈悲傷,或因不服從長輩管教而憤怒難忍,更因難以理解「地球之事」而深感迷惘孤單.原來好些個「傷」不知何時已然存在,在生命過程中,一再被激發、強化,進而引來擴大傷痛的事件.

  曾有人說,我的第一本著作【管他的博士學位,跳舞吧】寫的其實是一場「舞蹈治療」.可我總說:「當年我腦中完全沒有『舞蹈治療』這個概念,就只是生命遭逢困頓,知道該面對內在問題,想『好好活下去』,便單純地做一件會讓自己開心喜悅且增加正向能量的事情,爾後他人口中所謂的『療癒』便這樣自然而然地發生了.」

  這兩個月以來,家教讓我必須專注認真看待一個個獨特的身體,並為其更自由放鬆的律動尋找適恰練習,教學過程讓我深感自己的不足,進而閱讀身心療癒相關書籍,再加上與推拿師的偶遇,這幾個關鍵因素莫不推著我朝「讓舞蹈與律動單純回歸本然身體」的方向走.

  在巴黎習舞時,幾乎所有讓我真心欣賞尊敬的舞者,到了演出教學與創作末期,皆不約而同放下華麗炫爛舞衣與舞技,朝「極簡」、「自然」與「純樸」方向坦然而去.

  我愈來愈能理解這歷程為何如此走──繁華畢竟不過一捧沙哪!

  靈魂的成長與對生命的探索是不可能走回頭路的,我同樣好奇,若有天我再度「為觀眾而舞」,屆時又將有什麼樣的舞蹈展現?

  然而此時我更想重新調理整體身心靈,朝「本然」、「健康」的方向發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