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9/2012

順利拍攝


  今晚華視【點燈】節目前來文山社大拍攝我們的課程【跳自己的舞】,很謝謝班上所有學員以及文山社大團隊的支持與協助,讓拍攝工作順利完成!也辛苦【點燈】節目團隊了!

  為著教學,同時也讓節目企劃淑渟看看我的舞,我順勢現場跳了一段即興。淑渟說:「看妳跳舞,很快樂!」又說:「我知道妳不會就只停留在舞蹈。」呵,我知她非常支持我的沙漠夢想計畫!

  爾後想了想,突然解開一個千年來的謎題:多年來,我在舞蹈中的掙扎與自我衝突,來自於我知道我不能沒有舞,然而舞蹈同樣不是我生命的全部。跳舞讓我很快樂,因為在「樂舞合一」中,音樂能量與豐沛的情感讓喋喋不休的大腦順間止息,走入近乎「單純為神的愛與生存喜樂而舞」的狀態,讓當下整體存在融入更高「神性」中。跳舞時的我,確實喜悅綻放!然而這等「單純個人喜樂」無法就此讓我滿足,靈魂深處更渴望進行更大格局的創造,為高於個人利益的價值而服務。這是為什麼當我一旦動念回沙漠創造,決心便不曾動搖。

  生命之流持續引領我在舞蹈甚至是「身體」上作工,還讓我自然而然換了新的工作面向。今晚為華視【點燈】團隊與文山學員即興舞蹈時,我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舞離「舞台」及「表演」愈來愈遠,卻是愈形貼近生命本身,我遠比以往都清楚感覺到音樂能量如何在我身體裡流動,形成我的「舞」,當下在腦中的「聲響」幾乎只剩下音樂流轉而無思維存在,很深很真地感受到肌肉骨骼如何打出每個節奏鼓點,如何依隨旋律流轉,更為深刻細微地感受「擁有肉身而舞」意指為何。我還是很愛很愛舞的,當我能夠這樣跳舞。有時不免感到遺憾,當我想像自己即將全然走下舞台、放下舞蹈教學、走回沙漠時,然而我的生命卻同樣不可能永遠只停留在舞蹈這一塊……。

  

  所有人都說我跳舞時跟平常幾乎判若兩人!還勸我社大開學第一周試聽時,一定要現場秀一段,才有助於招生!

  我自己也發現,跳舞時,我臉上自然會有一抹全然綻放的喜悅笑容,這是平時的我,完全不可能出現的。除去妝髮與衣服的不同,這同樣也是為啥很多人完全認不出雜誌與書裡照片上那個人其實就是在下我本人,哈哈!

  講述理論與舞蹈理念時,我很自然就是認真嚴肅的樣子,批判神經同樣熊熊燃燒!不上課也不跳舞的大多數日子,就是個會把鯊魚夾夾在頭頂,愛站三七步,吃完麻油雞、啃完雞骨頭,還會把雞骨頭拿來剔牙的豪邁人士!哈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