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7/2012

與他人的身體一同作工


  週日上午與家教學生之間,就只進行了一場深度對談。

  談了身體裡的記憶與情緒,談了大腦裡各種批判性聲音,甚至談到她的生命之樹──童年時,阿公的龍眼樹。我這才發現自己生命中,有著一棵楊桃樹:那是我阿嬤年輕時親手種下,允許童年時的我,在上頭爬上爬下,伺機接近鳥兒,隨手摘取楊桃品嘗的純真喜悅。

  她說本來今天想請假,昨晚從臉書得知我會為她煮紅棗酒釀茶,所以才來上課。呵!看來酒釀跟小枝枝才是吸引大家來找我的主因哪!

  爺爺的酒釀同樣讓她讚不絕口!我略微說起女孩兒尋找生命路途的眼淚,以及爺爺如何用一生來愛酒釀,也說到我覺得他們家的酒釀賣得太便宜,讓我很心疼!很想幫她略微抬高訂價。

  她認為在這樣一罐酒釀裡,最最珍貴的是裡頭「靈魂的重量」,爺爺用「心」製作酒釀,將自己的愛灌注在整個酒釀製造過程,讓我們在品嚐爺爺的酒釀後,整個身心靈都因此而得到深度滋養,那當中的能量是相當不同的!爺爺酒釀裡這份純天然原味與製造過程裡的用心,恰恰是現在社會所缺乏甚至已然失去的,我們不斷被餵養制式、加工、人造的滋味,在整體產銷制度運作下,人們愈來愈沒有選擇,而堅持要走自己的路、做些更不同甚至是更好的事情的人,便倍感辛苦!也因此,她認為我不需要去在乎酒釀價格,而是任由平民價格讓爺爺的酒釀被更多人認識,感動甚至改變更多人!

  我說:「是啊!『光』與『愛』都已經在一罐酒釀裡,根本也不用多說什麼了。所以我才說,爺爺能夠製造出讓人吃了會『重新燃起對生命的希望』的酒釀,真的很了不起!

  這兩個月以來,藉由家教課程與種種內省,我發現推拿師、爺爺的酒釀以及我自己的舞蹈課程其實都有個類似共同點:我們都沒有擴大經營規模的打算,就只想認真專注把一件事給做好,這當中最本質的價值無法被大量製造、販賣,好獲取更高利益。有時候我們試圖做的,不過是把事情(舞蹈、身體或酒釀)回歸到最最原初自然的狀態:孩童般天真喜悅的手舞足蹈、讓身體抬頭挺胸且無疼痛地行走人間,也讓酒釀放入嘴裡,味蕾能夠重拾上帝賜予的本然滋味。

  我不太教舞碼、不組舞團、不訓練舞者、不經營舞蹈中心也不接商業演出,卻是愈來愈想認真懇切地在一個個願意前來找我學舞的人們,一同在「肉身」與「生命」裡作工,喚醒更多身體的覺醒與自由意識,彼此陪伴走著「靈魂回家的路」

  當這樣的自由意識夠強大時,更大規模的集體轉變勢必發生。

  

  週日下午兩位家教學生是情感非常好的朋友,相約一同來上課!其中的 A之前上過我兩次肢體工作坊,也一直等著參加下個梯次,無奈此時個別家教幾乎佔據我所有時間與教學心力,工作坊舉辦時日遙遙無期,她乾脆跟朋友 B 一同來家教!

  今天 A 還送我兩瓶她為我特調的精油,一瓶是我的味道,另外一瓶是身體不舒服時,可以塗抹。除此之外,還送我一袋朋友做的麵包,超好吃的!

  與她們倆兒上課很有趣!氣氛輕鬆自在,偶爾聊聊、開開玩笑,卻仍是認真對待身體的樂舞課程!她們倆兒學舞動機很簡單:希望更認識自己的身體,取得更大的靈活自由度,並享受跳舞的快樂。我不需要一次教她們許多艱難動作,而是在反覆琢磨一個動作中,細緻地認識身體,以及身體在律動中所散發的訊息。

  她們倆兒的身體與律動方式明顯不同, A 的上背略為拱起,可身體整體動作還算靈活有力;B 則有著極為健壯僵直的大腿與小腿,掌控力極強,然而腳盤卻詭異地鬆軟無力,我不禁想:這樣的身體狀態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又是如何支撐她的身體重量呢?

  隨著課程推進,我發現 A 在工作坊之後,雖不再練舞,然身體律動狀態整體性地明顯進步!更為放鬆柔軟,動作更為自然流暢!B 的肩頸、大腿與小腿相當緊張僵直且主導性極強,將腰腹律動能力綑綁於其中,我看到她與身體努力地尋求更為自由的律動方式。

  在進行空間走動練習時,我要她們倆在行走時,感受身體與土地的關係,再讓她們於自由行走中,感受並尋找來自土地的支持與力量。看著她們倆兒做著練習,在我眼中的 A,像個開心與土地玩遊戲的孩子,尋找更靈活有趣的律動方式;而 B 呢,則像個蹣跚學步中的嬰孩,腳下每一步都是新奇的,正用自己的腳認識大地與自己的身體。

  末了,我放音樂讓她們自由練習,希望藉由充滿土地能量的樂音,引導她們的身體逐漸加深與土地的連結,進而讓音樂情感能量能夠流進身體裡。很快地,A 愈來愈像優雅從容行走人間的女子,自得其樂地探尋新的舞動方式;B 仍像個孩子,認識著身體、學著貼近大地,甚至信任地將身體所有交給土地,無需靠自己的身軀揹負著,或許是音樂帶來神奇的放鬆效果吧,到了最後,B 逐漸不再以後腰做律動,卻是多了些臀的力量。

  我跟 B 說:「在妳身上,我看見的是一個正開始學走路的孩子,雙腿過於僵直用力,是因在過往不知名事件中,雙腿以為必須這樣行動才行,然而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不再需要用力、僵硬地行動,可雙腿並不知道,所以繼續這樣使用。現在我們就是要讓雙腿知道她可以休息、放鬆了,身體其他部位的力量漸漸就會被釋放出來。」

  跟她們倆個上課很愉快!因著想法與價值觀相近,溝通相處都相當輕鬆容易,然而上課時,我們同樣認真地認識身體、學習動作,且不曾忘記音樂特點與舞蹈文化的重要性!看著她們倆兒截然不同的身體特性與律動方式,讓我深深地讚嘆著:身體所含藏的奧秘真是探索無盡哪!

  

  晚上家教學生是進度有些遲緩的S。有段時間,她進步頗快!可當初次編舞開始出現瓶頸,這傢伙又不耐煩地想逃了。

  我一再告訴她:「重點不是妳的第一支舞要編到多了不起或現在就要跳得多好,我們不是大師,不求『傳世之作』,而是必須把一件當初自己決定要做且已經起頭的事情給好好『完成』,在過程中學習並發現,如此一來,編這支舞、走這個過程對妳的生命才能真的有意義,當妳好好完成一支作品,也會比較開心!對自己會更了解,新的階段才有可能開始!

  她的編舞並無新進度,今天便針對她的基礎動作進行練習與細部糾正。

  我先放音樂,讓她自己暖身、做動作,讓我先觀察她現在身體律動狀態,鎖定幾個該練習的動作,做為今晚家教主題。此時她的身體基礎工相較剛開始學舞時,已有明顯進步,仍有幾個小細節需修正,藉由反覆練習、我一再給回饋好讓她持續修改律動方式,她終於明白自己的身體究竟在做什麼而我又是要她做什麼,慢慢抓到最能讓身體放鬆且能自由做律動的方式,讓每個動作同時產生明顯進步!這讓她開心地大叫:「我終於開竅了!」

  課程最後,我放音樂,要她自己把今晚複習的動作給全部放到音樂裡來做練習。看著她自然而然聽著音樂,自動做起一個個動作且完全落在拍點上,我在心裡驕傲地想著:「呵,她完全沒意識到今晚是她第一次聽到這首曲子,卻能毫不思考地跟著音樂自己跳舞,不需要人帶領,真的很了不起!我蔡適任一手帶出來的學生,別的不會,就是有能力自己聽音樂、自己跳舞!而且跳得很開心!」

  

  週日,家教了一整天,亦即鎮日與他人身體一同工作著。每個前來家教的人兒們,不僅是我的「學生」,更是教導我如何適恰引導他人進行身體律動,展現給我身體難以言說奧秘的「老師」。

  細膩專注地觀察並感受一個個在眼前進行律動中的身體,我思考著,感受著,在我內底的些許說不上來的「什麼」持續成長著,或許是一種「敏銳度」,或許是「靈感」與「直覺」,引導我尋找最能帶領學員走向最高美善方向的學習路途。

  此時與舞的關係,不再是我苦練技巧來成就我自己的舞,卻是我將自己所學與經驗累積給回饋出去,很深地希望所有特地前來找我習舞的學生,都能在互動與交流中,得到有助於身心靈成長的滋養。

  彷彿當我輕巧走下燈光、布景架設出的「演出舞台」,我與舞的關係愈是貼近生命本質,在日常生活中無處不在,讓我更能以自在怡然的姿態,遊走「人生舞台」。

  課程結束,我跟 S 說,我的課程不可能化做可讓他人代理的固定操作模式,因我在每堂課上無不因應當下狀況地隨機應變,課程上的給予與帶課方式,來自我的靈魂本質、最深處的內在以及我在巴黎的學習累積甚至是真實活過的生命經歷,我的課程等同於來自於我這個人的獨特性,根本不可能被複製啊!

  正因旗幟鮮明,會愛我的,就是愛我本然樣貌,對我不感興趣的,也就只是緣分。我不需要收很多學生就能存活,因為我的生活真的很簡單,所以輕省而自由。我不需要「擁有」或「囤積」許多,才能換取虛妄的安全感,卻是在領略資源流動中,享受一份豐盈富足的自在喜悅。

  我想,生命正以溫柔細膩的方式,教著我何謂「不虞匱乏」。

  很是感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