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0/2012

推拿的啟示


  我一直有脊椎側彎、骨盆傾斜與背痛、髖骨痛的問題,上週無意間在住家附近找到一位推拿師,店面極小,沒有奢華裝潢或設備,可他功夫極好,本身從小練武,有時跟他聊天,都會有一種「瞬間墜入武俠小說」的感覺!我今天還很猛地問他:「師父,練武的人真的有可能練到赤手空拳把人給活活打死嗎?」他若無其事地說:「當然可以啊!」然後指著牆上的人體骨骼圖,告訴我如何鎖喉、如何攻擊人體脆弱的地方且足以致死!我不禁在心裡想著:「要對師父好一點!太驚人了!」
  上週五,第一次讓他整脊,回來後,右邊膏肓穴的「痛點」被推開,變成一片肌肉的疼痛,左邊腰骨有些疼痛。今天第二次整脊,右邊膏肓穴一帶幾乎已不再疼痛,取而代之的是整隻右手臂輕微麻麻的感覺,氣似乎開始流通。左髖骨的疼痛開始改變,長期無力的左膝竟神奇地逐漸恢復力氣中!讓我超開心、超感動的啦!

  我覺得自己很幸福!

  直到開放家教,我的收入才終於較好些,讓我可以滿足生活所需,包括推拿與醫療,也神奇地在此時遇見真才實學的推拿師!而且就在我家附近,讓我不用跑到深山林內尋找名醫!整脊收費800元,但他花了一個小時以上的時間在幫我治療,療效極佳,讓我多年病痛終於有了「逐漸痊癒中」的感覺!超開心的!這種「資源不斷流通」且「我能滿足生活所需」的感受,就是一種真實踏實的富足喜樂。我愈來愈清楚,「豐盛富足」不再於屯積大量金錢,而是讓資源流通的機制能夠持續運轉並感受這場流通如何餵養生命,喜悅與輕盈自然源源不絕地前來!
  

  晚上睡覺,我明顯感覺到整隻右手酸酸麻麻地輕微震動著,左側從腰以下,整個臀部與左腿同樣處於酸麻震動中。真的好開心!不斷聽到我的左膝喜悅地吶喊著:「天哪!這些年來,終於有人把壓迫著我的那塊石頭搬開,讓我有機會休息,可以慢慢自我療癒了!」
  

  我遇見的這位推拿師是個低調內斂的人,店面很小,連招牌都不怎麼起眼。整脊完,他不曾跟我推銷什麼,不叫我啥時還要再來。可他真的功夫好!讓我整脊完,就開始期待下次療程!還會忍不住想跟所有人分享身體終於開始得到等待許久的療癒的喜悅!哈哈!

  

  週三前往台北城市大學辦工作坊,結束後,整個人累癱了!原本想去推拿,怎知到了門口,發現床上躺了一個人,推拿師正忙著呢!只好隔天再去。後來才知躺在床上那位林小姐不僅是我的舊識,而且還是我經由臉書介紹她去的!哼哼!

  

  第三次推拿,可以明顯感覺每回「進度」都不太一樣,我的骨盆確實慢慢調回來,做起某些動作,不似先前困難。

  調整到我的左膝蓋時,師父竟然問:「妳這裡之前是不是受過傷?」

  我超訝異的!左膝的舊傷是我千年來的秘密,竟然三兩下就被師父一眼看穿,果然是高人哪!我的左邊髖骨長期疼痛且左腳無力,一直以為左膝狀況較為嚴重,沒想到師父說,我的右膝半月板磨損得較嚴重,左膝無力與疼痛其實是因為小腿的骨頭跑掉的關係。
  臨走前,師父突然嚴正地跟我說:「以後不要再右側睡了!再這樣睡下去,身體右邊都快廢了!」

  天哪!師父怎麼知道我都朝右側睡?難不成他不僅是武林高手,還有「開天眼」?實在是太驚人了啊……。

  

  推拿師父說,他雖然從小接觸武術、推拿,然而剛退伍時,還是先去上班,卻被積欠薪水,後來才決定走推拿這一行。

  趴在診療床上,正被推拿中的我,口齒不清卻又快人快語地說:「師父,你還是做推拿好啦!你真的很厲害,好的推拿師不容易找!你做推拿可以幫助更多的人,像我就是正在被你幫助的人啊,所以才主動跟朋友推薦,其實也是希望你能夠幫助更多的人!」
  師父欣慰地說:「沒錯……。」

  

藉由推拿,讓我從另個層面認識自己的身體。

  師父說,我身體某些肌肉健壯僵硬得不可思議,還跟我解釋做哪樣的動作,會牽連到這些肌肉群。回來後,我仔細想了許久,懷疑這是因為練舞過多的關係,不全然是「運動傷害」,而是「職業傷害」。

  師父要我不能一直使用肌肉卻不放鬆,而他都靠打拳保養自己的身體,還說:「打完一整套拳,全身都鬆開了!」

  蝦米?打完一整套拳,全身都鬆開了?!

  吼!實在是太神奇了!讓我也想學打拳!
  那麼是要學哪一套拳法呢?

  嗯,我想學那種有兵器可以使的。

  至於是哪種兵器呢?

  嗯,例如……,例如……,例如逗貓棒啦,呵呵!

  

  近日陰雨連綿,我的右肩臂與左腿開始痠疼無力,只好又去找推拿師報到!由於前兩天我才剛整脊,所以他只幫我推拿特別痠疼的部位。

  右邊膏肓穴的疼痛是我多年宿疾,一直醫不好,遇見師父後,更深度的療癒才終於開始。推拿、整骨時,他常碎唸我:「妳這塊肌肉怎麼會這麼大塊又這麼僵硬?到底怎麼搞的?!」趴在整療床上的我,口齒不清地說:「我哪知怎麼會這樣!你是師父,你是專家,我還想問你咧!」
  經過幾次治療,我慢慢釐清:脊椎側彎讓我某部位肌肉處於拉扯緊張狀態,時間一久,讓手臂骨頭位置開始跑掉,加上長期練舞,讓右肩臂一帶的痠疼愈發不可收拾!

  師父酷酷地說:「這些部位本來就全都牽連在一起啊!」

  我不無感傷地說:「看來這就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道理啊!」

  

  開放家教以來,詢問者相當多,為了課程品質,我把課排得很鬆,不急著賺錢,所以現在幾乎是有人退出,才有「時段」與「名額」可以給「候補」中的人。也因此,隔了整整一個月,我才有時間給大花上她的第二堂家教課。

  跟熟人上家教課最大的挑戰在於要能專注在舞蹈課堂上,而不是哈拉哈拉地講到隔壁鄰家的趣事,還一發不可收拾,哈哈!

  大花有個很詭異的能耐:很能引發我某部分的潛力!課程上著上著,忘了她說了啥話,我竟然脫口而出:「哇咧屁啦!」嗚嗚嗚……,氣質高尚優雅的我,竟被激得口不擇言!等花媽上台北,啊我是一定要邊吃麻油雞,邊跟花媽告狀的啦!
  跟大花上課,順道複習了台語成語:

  一、乞丐趕廟公:意指大花做起肩膀轉圈的動作,手臂(乞丐)動的程度太大,讓該有的肩膀(廟公)動作相形失色啊!

  二、捉龜走鱉:形容大花進行某些動作練習時,一旦專注在調整特定部位的姿勢,其他部位就會亂掉,一整個顧此失彼啊!

  

  我每個禮拜可以用心教的家教學生人數極有限,目前一旦有人中止(即使只是暫時)家教課程,就未必還能再排得進來了,因為我幾乎沒有多餘時段可以給了。
  本週有家教學生突然請假,很自然地,我讓「候補」中的新學員遞補,先來試上一堂看看。怎知我忘了請假那位舊學員想隔週上,新學員剛上完第一堂課,馬上跟我敲固定的上課時間,我竟然想都沒想,就把那個時段排給人家了!而且新學員不辭辛勞,遠道而來,交通往返時間比上課時間還長,也確定要每週上課,真的很有心!幾番思索,只好跟原本的舊學員說抱歉,或許以後有機會再續前緣……。
  雖說是場多少令自己尷尬的意外,卻又覺那是宇宙巧妙安排,我只需順著流走……。

  

  幾堂課下來,週日下午家教學生明顯進步,身體較剛開始時柔軟許多,較放鬆,腰腹的力氣也逐漸看得出來,讓她很開心!我同樣感受到強烈的教學成就感!

  她有感而發地說:「老師,東方舞其實不容易學咧!好多動作都好細,需要精準地用某些比較小的肌肉群去做動作,不容易掌握!」這話自是讓我一陣感動!

  打從結束在法國學業,回台灣的第一堂課起,我一直努力地「教舞」,包括舞蹈文化脈絡、身體使用方式與相關音樂種種,甚至鼓勵同學即興跳舞、自己做創作,因為舞蹈之於我,真真實實就是包含這麼多。總有人反應:上我的課不容易有成就感,因為一直在練基礎功。然而對我來說,舞蹈的表現語言是身體,而身體鍛鍊本來就需要時間哪!

  家教以來,我更深地感受到,跟完全沒有舞蹈基礎、很願意在自己的身體上下功夫並享受學習與練習過程的人一起上課,是件很愉快的事!

  看著她的身體律動能力逐漸進步,帶給我的教學成就感可是又真實又強烈呢!

  

  與推拿師的相遇,除了讓我的陳年舊疾有了深度療癒的可能,更讓我有機會從另個角度來認識身體以及身體的使用,愈來愈想練武術、學擒拿術、兵器跟暗器!打算以後開間鏢局,當鏢師,過著江湖走鏢的快意人生!哇哈哈哈哈!

  結束週日下午的家教課程,與學生一同到公館,她想買跳舞可以用的CD,我原本想陪她挑,哪知唱片行竟然早在半年前就關門大吉,真是令人感傷哪!

  我自己倒是帶了四本與身心療癒有關的書籍回來。家教課讓我有機會密集地面對一個個獨特的身體,以充裕的時間及細緻的方式,慢慢引導學生改正姿勢與律動方式。一對一教學過程讓我不時感受到自己在已知上的有限,讓我對身體與情緒、身體與過往經驗、身體與記憶,甚至是解剖學上的肌肉骨骼等等,愈來愈感興趣!

  極為感謝宇宙的巧妙安排!讓我永遠能圍繞著「舞蹈」這軸心,在完成一個階段的學習與累積之後,隨即開啟另一扇窗,走向另個階段的新知識的探究與累積!

  

  

  

  

  

5 則留言:

bodu 提到...

方便提供推拿師父的店家資訊嗎?

Jala 提到...

當然可以啊!
請寫信到我的mail,推拿師很低調,
我不太好在網路上質接公開他的連絡方式!

我的mail : jaladanse@gmail.com


Lian 提到...

可以給我推拿師父地址電話嗎?mn618203@yahoo.com.tw,謝謝妳!

Lian 提到...

可以給我推拿師父地址電話嗎?mn618203@yahoo.com.tw,謝謝妳!

小點 提到...

可以給我推拿師父地址電話嗎? hua866@gmail.com,非常謝謝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