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9/2012

一種氣度


  在炫豆豆園長螃蟹老師以及工作人員兔媽的協助下,十一月份團體小班已正式開課,並開放單堂上課,歡迎所有人陸續加入唷!

  這一期開課可說歷經波折,以至於延到十一月份才開課.這期間,我靈機一動地開放家教,【偏不叫她肚皮舞】剛好出版,整個生活與教學方向突然有了極大轉變!

  家教學員陸續前來,我非常開放自由地讓所有人先上一堂,彼此了解並實際上過一堂課後,讓學員知道我的上課風格方式與走向,也讓我更明白學員需求,一同磨合上課方式,接著再讓學員自行決定是不是要繼續上課.

  或許這等純手工量身打造的客製化課程非常討人喜歡,幾乎所有上過一堂課的學員,即便無法定期上課,但都有意願繼續學習!

  雖說一堂家教課僅一個半小時,然而上課前後我必須花很多時間休息自我清理,上課時,才有可能保有最大專注力與空間給學員.也因此,我一個禮拜能消化的學員人數不可能多,照目前走向,應該很快就會抵達我能承受的額度了.

  家教學員給我很大的支持與鼓勵!當我知道竟然有人情願大老遠跑來,都要跟我一對一家教,對我的教學走向自然是極大肯定!讓我慢慢發現,社會上其實有著許多想自由地跳舞、快樂地動身體,渴望藉由音樂舞蹈來認識自己,卻又不想跟著所有人一板一眼地操練著不知所以然的舞碼,卻發現坊間舞蹈課程雖多,然選擇性極少,一旦發現我這「與眾不同」的舞蹈教學法,便開心地想來找我家教了!

  

  相較於家教,團體小班的條件則複雜多了,又是場地又是招生,並非只是單純把課上好而已.

  剛來新店開課,第一期學生人數不多,我相對可以拿到的鐘點費並不高,卻要付出更多時間與力氣,然而我上課仍相當認真,不因人數少而有任何懈怠或鬆散.此時團體小班最大意義似乎更是在於撐起一個空間,讓我的團體課程可以持續進行,也像一個展示櫥窗,讓想來找我上課的人,有機會可以嘗試一下.

  在此順道招生一下下:十一月份團體課程已正式開始,僅週一上午與周四晚間兩個班級,並開放僅參加單堂的上課方式,歡迎有興趣者陸續加入!

  

  上團體小班時,我突然發現:家教課給了我極大的肯定與鼓勵,也舒緩了我的經濟壓力,讓我面對人數相對較少的團體班,態度相當坦然篤定!對我來說,不管人數多少,不管我從中可以拿到多少鐘點費,最重要的是要把一堂課給上好!

  我深深相信,當我將一堂課給上好,學員開心愉快,我自己更是喜悅滿足,能量充沛飽滿,維持在極佳狀態.即便肉眼不可見,然一個發光發亮的人,勢必吸引來更多人前來參與課程,因動植物皆有「趨光性」,很快地,豐沛喜悅的能量流勢必更加快速流動!

  在此尤其感謝我所有的家教學生,給了我這麼大的肯定,讓我此時有了這等「開課不計酬勞」的「養班」氣度!

  

  週五下午固定是S的家教時間,讓我們朝著為她生平第一支舞作催生的方向一同工作著.

  我要她找自己喜歡的音樂來編舞創作,可她尚未找到適當的曲子,今天便依舊著重在基礎動作練習以及動作組合上.

  在家教課裡,我跟每個人上課的方式都不一樣,即使是跟同一個人,也會隨著時間流轉而有所「進度」.我從來沒有一套制式舞蹈教學內容可以套用在所有人身上,永遠是當學員已經走進上課空間,人站在我面前了,經由簡短討論、問候,我很快就會抓到該堂課的主軸,並隨著課程推進,一一構思各種練習方式.

  上課時,我時常在心裡慶幸:還好之前在巴黎的舞蹈文化累積足夠!還好之前在社大教學的磨練夠徹底!否則此時哪來這等靈活應變的帶課能力,甚至針對每個學員特殊狀況與需求量身打造每一堂課的獨特內容啊!

  練習完基礎動作,我開始要她練習動作間的組合與銜接,還要跟音樂做配合,一步步帶她試著「自己跳舞」.

  她說這禮拜上課前,自己常在家裡練習,今天來上課,很明顯可以看出進步!反覆練習個幾次,快結束時,她的動作愈來愈靈活多變,屬於她的創意愈來愈明顯,讓我看得同樣很開心!

  我說:「妳不覺得『自己跳舞』其實很容易嗎?為什麼多數人把這件事想得那樣難?為啥學舞就非學舞碼不可?舞碼這東西,根本就可以自己編創啊!」

  她想了想,才說:「是啊,『自己跳舞』好像真的很簡單,不過好像是因為老師一直說很簡單、很簡單,聽久了,就覺得好像真的很簡單!」

  我說:「妳最後一次練習做得尤其好!變化愈來愈多,也愈來愈靈活!」

  她說:「我跳到後來,就覺得跳舞很開心,聽到音樂,身體很自然就會想跟著動,然後就愈跳愈開心!」

  我很真誠地說:「很好!這就是妳接下來要走的方向:把跳舞當一件開心的遊戲來玩,妳就會愈跳愈自然,愈來愈有自己的創意跟舞風!」頓了頓,我問:「關於妳的期末舞作,妳是要跳即興,還是要編舞碼?」

  她說:「我不知道,還在想.」

  我說:「通常就初學者來說,第一支作品會以舞碼為主,但我剛剛看妳的練習,覺得如果妳覺得自己準備好了,反而可以考慮即興!舞碼這東西就是要『背』!即使是妳自己的編舞,還是得『背』!但我覺得妳是個在開心放鬆時,身體會有很多自發反應蹦出來的人,這樣的反應其實就是個人創意與個人舞風的種子,很難能可貴!我想為妳保留這個,也希望妳發展這部分,所以反而會建議妳同樣可以考慮跳即興!」

  課程結束時,S 請我推薦音樂給她,以免她迷失在茫茫音樂大海裡.我點頭,要她給我一點時間想想.

  我思考著,什麼才是最適合此時的她練習的音樂曲風?

  她似乎是在隨著輕鬆活潑又熱情歡樂的音樂跳舞時,最能讓個人自發創意自然展現,這同樣呼應著她天真可愛熱情開朗且不拘小節的性格,或許我就朝這方向,幫她想些音樂選擇吧!

  呵!我覺得自己「純手工打造」得好可怕!連音樂都會幫同學想哪些曲調會更呼應她本身的調性,還能再更推她往前一把…….

  就是因為我帶每一堂課都這麼用心投入,所以我每個禮拜可以承擔的家教人數其實很有限.

  

  今天又多兩個家教……。

  等我覺得差不多到自己可以負荷的狀態時,晚到報名的人,就要領號碼牌排隊,等現在這些家教學生有人不上課時,才有機會遞補了……。

  

  這兩天有朋友問我要不要考慮租個場地,弄自己的舞蹈工作室?可以開課,也可以當住家等等.但就短期來說,我感覺不到有這個需求或說渴望,畢竟我本來就要付房租,若可在家家教,多些收入,自是改善經濟狀況,若否,我也不用再養一個「空間」,增加負擔.況且,一個舞蹈工作室還是得基本裝潢,這勢必得動用到自己不多的存款,然而所有我攢下來的錢,全都是要帶回沙漠創造啊!

  每天好像就是這樣在一些個衝突與矛盾之間,輕輕擺動著.

  當家教學生一個個主動前來找我,讓我可以多存一點錢,好像就離沙漠近一些些;然而家教學生人數持續增加,同時不也正說著,我的舞蹈教學法對某些人仍能起著一定程度的助益?即便這樣的族群屬於小眾,都證實了我的課程能對台灣社會起著正向影響哪!所以我真的要放下這些人,轉身離去嗎?!

  小枝枝想跟媽媽在一起,我同樣不想把小枝枝交給其他人照顧,但有一個人在沙漠日夜殷切期盼我的歸期啊!

  每個人都希望事情可以兩全其美,然而在這之前,首先得面對真實的「兩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