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8/2012

流動


  昨晚在文山社大課堂上,提到期末成果分享的事情,我仍是一派鼓勵同學自由創作的瀟灑調調,也在幾位同學眼裡,看見躍躍欲試的火光,真的很開心!

  呵!真的很希望文山學員能夠把握」這個極為難得的機會,畢竟在所有學舞場所裡,像我的課堂這般,不僅戮力傳遞埃及樂舞文化精神,每堂課無不用來教同學如何「跳自己的舞」,到了期末,進而開放溫暖自由空間,就為讓學員可以自由信任地呈現自己的創作,這樣的課程與機會絕對少見,大夥兒絕對要珍惜哪!

  

  週三上午家教同學遠自桃園來,讓我好感動!

  她是心綺的朋友,這陣子身體突然很想自由舞動,恰巧遇到心綺,想起心綺曾在臉書上PO了舞蹈課程照片,問她在哪兒學舞?心綺跟她推薦我,她便也就馬上來上課了.

  可愛的是,她完全不考慮團體班,在第一封信件裡,連學費都沒問,就直接要跟我敲定家教時段!

  第一堂課,我們花了不少時間認識彼此,談話中,我試著去理解她想要什麼以及為什麼?接著構思自己可以如何安排課程,才能帶給她最多滋養,讓她走向她想去的地方?

  聊天時,氣氛輕鬆愉快;正式上課時,同樣認真嚴謹!

  我教動作解釋音樂與舞蹈文化脈絡,尤其觀察她身體律動方式,一一幫她找出糾結點為何.接著,一個細節一個細節地帶著她去感受自己在音樂中的律動,所有該糾正的,便是一再重複做,直到身體慢慢抓到更接近正確的律動方式為止.

  上課前,在信件裡,同學很可愛地說:「感覺明天好像小朋友要去遠行,好期待!」

  今天見著她,只覺她在某些當下還真的好像小朋友!活潑可愛,聰明伶俐!尤其她身體學得快,做不精準的動作只要重複個幾次,她都能慢慢抓到我要她使用的方式.

  下了課,我們聊聊天,她說到自己對廚藝的喜歡,讓我好驚奇!接著還聊到什麼叫:「會令人感動的食物!」

  跟她上課很愉快,因為溝通無礙!當我要她試著在自己身體裡建立能量的流動與迴旋,當我告訴她要慢慢讓身體放鬆,讓一個動作在完成後的「動能」可以自由流轉,當我提醒她要在自己身體的動作裡建立「空間感」,增加身體對音樂的感觸,甚至包括「覺醒的身體」這樣的語句,她都是能明白且接受的.即便目前身體可能還做不到我所描述的狀態,然而只要內在接收並理解這樣的訊息,經由練習與引導,更深層細緻的律動動能勢必在身體裡慢慢地「長」出來.

  我喜歡陪著學員一同在肢體律動中尋找屬於自己的舞,就是尊重每個身體獨特的學習節奏與成長方式,我們一點都不急!

  

  上完第一堂課,我不得不馬上問她要不要繼續上?最近家教詢問不斷,我也得開始注意時間的安排。

  沒想到,她二話不說,開心堅定地答:「當然要啊!而且每週都要上,老師先把我把時間訂下來,不要排給別人!」

  或許這真的就像之前一位朋友跟我說的吧:「妳的課就是『奇貨可居』,除了妳,沒有別人這樣帶課,也沒有妳深厚的累積。妳的課不會是主流或大眾的,就是給『想要』的人。」

  

  晚上家教課,我迅速問了同學:「上次的『即興』家庭作業做得怎麼樣了?」

  她說:「很困難,很挫折!」聊沒兩句,她竟然說:「老師,我身體不舒服,今天可不可以不要動身體、跳舞?」

  我詫異地說:「啊?身體不舒服幹啥來上課?妳可以跟我取消課程啊!」

  她說:「不行!還是要來上課!」

  今晚我們上課幾乎都以音樂聆聽與舞蹈討論為主,也分享了一些舞蹈與生命經歷.聽她說著許多事,我好想告訴她:把重點放在妳的力量與勇氣,而不是因一個妳曾無心犯下的錯來懲罰妳自己.所有得到關注的,都會被放大力量,我看見妳的勇敢與美麗,願妳也看見這份來自妳生命最最真實的力量!

  她說我跟她之前老師最大的不同在於我會鼓勵同學.

  我困惑地想:讓一個人從課程中得到成長所需的養分,進而發展成更接近自己如是的樣子也讓潛力得以開發,這不是所有教學者的「天職」嗎?我該做且能做的,不正是看見潛藏在妳身上的美好種子,與妳一起努力讓這顆種子發芽、茁壯嗎?我只是做我該做的事情呀!

  非上課期間,偶爾她會寄音樂舞蹈影片來跟我討論,對話中,除了一再釐清舞蹈觀念,同時也是給我一個更清楚她的偏好與走向的機會,讓我知道她的靈魂愛著什麼,身體想跟著何種曲風跳舞.從她寄給我的影片中,我一再看到她的高尚品味,會讓她喜歡的曲子總是細膩多變且精緻優雅的,而她會喜歡的舞,同樣充滿舞者個人韻味與身體力道,而非只是譁眾取寵的跳舞機器罷了.

  討論到她的舞蹈時,我很真心地告訴她,在我眼裡,她遠不如自己認知中那麼「遜咖」,我在她肢體律動中,看到一份從容優雅與坦然大度,那是大家閨秀的端莊典雅,呼應著她對音樂舞蹈的賞析品味.

  所有我告訴她的話,全是肺腑之言.

  或許她還不是那樣清楚屬於她自身的優雅美好,但我真的看見了.

  

  上課時,她突然問:「老師,妳真的想把自己的課程給『系統化』成一套讓別人也可以操作的教學模式嗎?」

  我知道我在臉書上提出的思考點,她也看見了.我笑著搖頭,說:「不了,當我看到克里希姆納提那段話,就知道那是一件可以不用做的事情.一旦走入『系統化』,『框架』很快就出來了.」

  她想了想,說:「對呀!我覺得沒有必要,而且妳的東西也不可能被系統化!」

  我說:「是啊!我在每堂家教課,跟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上課方式,給出不同的東西,產生不同的激盪與交流.這就是純手工打造的家教課程啊!變動性與可能性很高,本來就不可能被一套規矩給框住啊!」

  呵!或許這同樣是我的自信吧!或許我的走向難以獲得主流市場的認同,但我所能給與我堅持做著的,無不來自靈魂最深處,故而獨一無二且無法被複製!

  

  呃……,這次連我自己都感覺到宇宙聯手起來告訴我:「不要那麼快放棄舞蹈,撒哈拉永遠在那兒等著歸鄉遊子,不急著回去……。」

  開放家教僅一個月,便已發生我在同個時段排了兩個人,或是熱門時段大家搶卡位的情況了!有時不是我時間改來改去,而是我早上說還空著的時段,不代表到了下午還是空著嘛!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很受歡迎!學生搶著跟我上課!呵呵!

  更讓我感動的是,愈來愈多「真心想要」的人特地跑來上課,有些遠從桃園、新竹等。信件往來中,我知道此時前來的,與我試圖藉由埃及樂舞傳遞出去的,這兩者之間的頻率是接近的。

  彷彿一個按鈕終於被旋開了,一股強大明顯的能量流正流轉中。

  此時情況還真的是被在女書店那場新書發表會的何某人給說中了:「妳跟舞蹈在台灣還有很多事可以做,接下來妳的邀約會愈來愈多,妳會愈來愈忙!」

  

  昨天接了一個家教與一個演講邀約,今天兩個家教與一個雜誌社訪談。此時一一前來的「因緣」或多或少都是以前種下的,很謝謝所有人的回饋與各種協助,讓我深刻細緻地感知自己過往所有累積並未白費。

  感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