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6/2012

白靈鳥


  開放家教至今約一個月,今天是我第一次進行「到府家教」。找到那棟大樓,突然驚覺自己好像穿得過於隨性,當下還真有些不好意思……。

  因著一些因素,今天幾乎沒上啥課,讓我頗為尷尬,見著對方態度從容坦然,一個聲音在我耳邊說著:「學著對宇宙、人與自己都有著更多的『信任』吧!走入這世界上某些地方,面對某些人,妳不再需要那樣『努力』,不需要『解釋』或『證明』什麼,儘管放手讓一切最好的發生!

  談話中,我從她身上學到許多事,一位美麗空靈的女子,讓我想起這等姿態的白鳥(圖片在網路上已出處不詳)。

  我說到在埃及樂舞教學中,「文化」是我絕不可能放掉的部分,那是寶貴的人類文化資產,是埃及樂舞讓我探索無盡的緣由,音樂、身體與情感間的互動相映,讓我的生命從舞蹈中獲得珍貴罕見滋養,讓我的創造潛能得以開啟。那是「文化與人」,是「人的文化」,往文化差異深處挖去,終見人心人性共通處,舞動同為人的「肉身」。

  


  她說她讀過【歸徒】。

  回到家,拿起【歸徒】,有些無法專注在書的情境裡,淚水卻撲簌地落。我好像更清楚作者強烈堅定的「求道之心」之為何,對他的求道歷程有了更深層細緻的領悟,知道那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

  忽地,我想著:或許這世界上從來沒有「迫害者」,就只有「受苦的靈魂」,而我同是在其中沉淪,試圖清醒的芸芸眾生。

  腦中突然響起不久前某人寄給我的影音連結,我突然明白,這世上有無數個探尋內在神性的靈魂,在我未覺察的角落,無聲無息吟唱著,唱著靈魂對回歸神性的渴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