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5/2012

孩子的背


  週日下午,是這位同學第一次來上家教課。之前她已在社大上過我幾堂課,我對她在團體課程上的肢體印象不外乎「拘謹」、「害羞」與「放不開」等。

  暖身時,我幾乎是藉由她的身體在律動中的狀態,來觀察這副身軀的「特質」,一一抓重點、給回饋、提問,幾乎是藉由每個身體的獨特律動,來感受這個生命隱藏什麼樣不說的故事,是一場身體、心靈與靈魂的巨大發現與探索!

  若說音樂舞蹈可以是一場身心靈同時俱進的成長與發現,過往我的探索對象是自己,此時不過轉為陪伴他人藉由音樂舞蹈進行深度自我探索罷了。

  我不知道此時這種帶課的能力是怎麼來的?就像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知道如何以音樂舞蹈來潔淨空間,讓舞成為一場私密儀式,但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並完成了。

  

  在她身上,我看見一個律動能力薄弱的下腹,僵硬如木板地支撐瘦弱身軀的下背,以及宛如長期馱負重擔的上背。

  一問之下,才知她的成長背景,我眼眶紅了,她也是。

  一個頓失依靠的孩子,只能挺直腰桿,成為自己的「靠山」。

  有個孩子,躲在僵硬如木板的背後,等著被發現,與愛。

  而我,能為她做什麼?

  深深的理解與無條件的支持,在音樂與身體律動中,陪她走過一個自我發現的歷程,與躲在身體裡的那個孩子取得連結,帶著她的手,牽起當年那個孩子的手。

  

  詢問家教的人愈來愈多,有幾位也開始預約時間。

  雖說家教一堂才一個半小時,但正式上課前,我得充分休息,上完課,也得消化整理,把種種因家教同學而來的觸動給「歸檔」,放下。

  也因此,我一個禮拜能教的家教人數其實很有限。

  我無法大量生產、製造、販賣,就只會針對每個靈魂個別狀態與身體特質,純手工打造最適恰個別狀況與需求,且保有最大自由空間的上課方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