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8/2012

發現


  在上午的到府家教之後,只有晚上社大有課,中間休息時間很充裕,這讓我在早上上課時,較能以安穩心情上課。上禮拜家教,跟人家聊得太愉快了!結果課程沒啥進度,讓自己很尷尬!今天上課,不免還是會聊個幾句,但我會記得提醒自己:「我是來上課,不是來聊天、喝下午茶!」

  上回因為時間都拿來開心地聊天,事後寄了幾則舞蹈相關影片的連結給同學,很誠心地跟人家「線上教學」兼「補課」一下下。今天上課,因同學看過影片,自然可以更深入地分享與討論埃及樂舞文化的種種。

  進入肢體律動的部分,藉由專注觀察同學在一個個練習裡,所呈現出的身體律動狀態與特點,我也在認識這個身軀與身軀裡的動能,思考如何靈活有趣地帶課。

  在基礎動作教學時,同學要求將手放在我腰腹上,感受一下我身體律動的方式,好方便她自己揣摩。我一口答應!心裡想:「希望妳的手可以感受得到隱藏在豐厚肥油裡頭的肌肉,雖然肌肉群稱不上強壯勇健,但真實存在而且很誠懇!」(蔡阿任的內心戲真的很多)

  很快地,我發現同學或許因有著瑜珈等肢體練習,幾乎不需要我做基本姿勢的矯正,且她很特別的地方在於已經建立自己的學習方式,藉由觀察我的動作與感受自己身體的律動方式,便能有所理解,不需要我費力地用許多語言來解釋。上課時,我比較像是用自己的身體稍作「示範」,給些引導,專注觀察並感受她的身體在律動中的狀態並給予回饋,然後開放空間,讓她的身體以自己的節奏慢慢感受「律動」這件事。

  我可以很明確地感受到她的身體正在學習新東西。

  

  藉由瑜珈,同學已練就正確的基本姿勢,我感覺到她的身體正學習與揣摩「如何動」這件事,當下決定跳到另個新動作的學習,讓她馬上用不同方式來鍛鍊並感受腰腹肌肉的使用。做完練習,我很直接誠懇地跟她說:「妳的基本姿勢很正確,做律動較不容易受傷,所以我敢用這樣的方式帶妳上課。一但妳的身體抓到『動』的感覺與方式,再嘗試其他新動作,妳的學習速度會很快!」

  呵,我真的是這樣覺得啊!一旦基本姿勢正確且將「動的能力」往身體裡深深穩穩地植去,接下來問題層次便不再是「動作」或「技巧」等外在細瑣事物,卻是貨真價實的「流動中的肉身」,是「生命動能在肉身裡的流轉」,一場「舞」。

  開放家教以來,我愈來愈是用無法被「系統化」或「複製」的方式在帶課,愈來愈依賴當下直覺、依隨同學個別狀況地變化課程走向與內容。今早與到府家教同學的上課方式與互動,讓我更明確地發現自己正嘗試並揣摩另種更直接觸及身體的教舞方式。模模糊糊地覺得自己好像試著站在「樂舞文化」基石上,遠比以往都更「直視肉身」,去發現身體、音樂與律動,如何依隨時間流轉,或綿密或細軟地織成一支「舞」,學著去發現讓一個身體可以自由舞動的那根「線」究竟是什麼。

  同學問我一些當初在巴黎的習舞狀況?

  仔細回想後,我很誠懇地說:一開始接觸阿拉伯人的舞蹈,我很快就「開竅」。很長一段時間,我心裡隱隱有個念頭:我不是在「學舞」,而是在「喚醒對舞的古老記憶」。

  

  課程告一段落,我們喝著她泡的茶,小聊了一下。

  談到我寄給她的一段埃及男性傳統舞蹈,讓她連想到武術,我深感同意!她覺得在一些不同身體律動方式中,例如瑜珈、舞蹈與太極拳中,暗藏互通道理。我很認同這樣的想法,且當初我在巴黎學舞時,腦中同樣有著類似概念,輔助我習舞。

  談到埃及舞蹈非常著重腰腹區塊的使用,我說:「以我自己的學習過程來說,我發現身體有著好幾層,剛開始鍛鍊到的會是第一層肌肉,接著慢慢往內,使用的肌肉愈來愈深層。回台教舞以來,因不斷帶初階,讓我自己持續密集地做著基礎練習,也短暫上過現代舞技巧,後來發現當我跳舞,動作驅使點愈來愈往裡頭走,現在好像走到身體非常裡面的地方,在腹腔底層中間地帶,從外頭摸不著,一塊我說不上來是啥部位且我甚至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的『肌肉』。以前我有個現代舞老師曾說那部位接近海底輪一帶。」

  她仔細想了想,說:「那位置應該更接近臍輪。」接著她分享近來學習太極拳的心得:太極拳重丹田,老師會以腹中的「火球」來形容。

  這些交流與經驗分享給了我新的刺激與滋養,關於自己最近在思索著的問題:在舞蹈教學上,是不是非得把身體支解成一個個特定「肌肉」地來解釋動作如何完成,才能讓學習者有所收穫?若以我此時自然而然發展中的舞蹈教學帶領方式,會不會逐漸演變成另一種舞動概念與身體練習方法?一種類似「心法」而非「解剖學」的方式……。

   

  上午家教結束,隨即回家休息、睡覺。

  晚上文山社大課程,我體力超充沛!除了教了點新進度,親自下場帶同學做律動的比例遠比先前高!說穿了,是我自己的身體想跳舞,才會跳一整晚啦,哈哈!而且放的還是自己當下想聽的音樂,超任性的啦!能這樣帶課,真的要歸功於我本來就不是用一套制式教材在帶課,平時持續鍛鍊學員基本律動方式,也讓她們習慣學習進程不在於舞碼進度,好玩的是基礎練習的變化與音樂種類的多樣性。

  在前頭帶課時,我腦中持續想著上午到府家教學生跟我說的:「腹裡的火球。」律動時,我同樣感受著自己肚子裡的某個區塊、某種「火球」或「能量點」。忽然覺得身體律動有著好多好多「無法言說」的奧秘!

  帶同學聽音樂、動身體時,雖然只用幾個上課教過的簡單基礎動作,然而我的重點早已不是如同構思舞碼般地思索動作間的鋪排,卻是愈來愈提高「用身體感受音樂」的比例,且我愈來愈感覺到身體律動確確實實是以肚子底的某個「點」在做驅動,且不管做什麼動作,那個「點」的力道一直都在。有些時刻,自己究竟是使用哪個動作根本一點重要性都無,我更關注的是那個「點」的能量如何流動,如何引動身體裡的一場舞,讓大腦思緒消融於音樂與舞裡。用這樣的方式跳舞,整體身心靈都好開心、好享受!當人可以專注地聽著美麗樂音,享受整個過程,「放鬆」自然就發生了!

  

  今晚文山社大評鑑,我去幫忙(當花瓶而已啦,哈哈)。期間多虧班代芙蓉超級盡責地幫忙帶課,感恩哪!

  

  剛收到【人本教育札記】特約記者專訪邀約,因為他們要做一系列「自我實現者」人物專題。

  「自我實現者」?唉唷,害倫家好害羞……。

  我想起好些朋友跟我說,正因為我平常看起來太不像舞者,跳起舞來卻完全可以是另一個樣子,那當中的差距很能鼓勵許多人也來跳舞,或者是做自己真心更想做的事情。呵,或許靈魂當初選擇這個「五短身材」的肉身做為來地球實踐夢想的靈魂承載體,其實也是用心良苦啊!

  以不符合社會主流標準女體美的肉身來舞出內在能量與自身生命力,這不是偶然,而是精心設計的生命藍圖!

  由此可見,我這傢伙還真是思慮週到,一整個佛心來的啊!

  哇哈哈哈哈哈……(永遠可以找到自 high 的點)!

  

  小枝枝大概是昨天被家教學生灌飽了靈氣,又有了「小貓咪的心思終於有人懂」的喜悅,今天超 high 的!精力超充沛!把家裡當非洲原野地狂奔,還要我去追她、跟她玩!接著還把衛生紙團當足球踢,順便跳上床,踹我一腳之後,再飛奔而去!踹得我胸口好痛!

  天哪!我、我、我,我好快樂喔……。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