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6/2012

放大力量


  開放家教至今不到兩個月,家教學生帶給我的成長、收穫與發現不曾少過,此時甚至開始有了教學上的成就感!

  接連兩天來上課的家教學生在來找我學舞之前,完全沒有其他舞蹈基礎,就只因認同我的舞蹈理念,便給了我一份最最珍貴的信任,主動跑來找我家教,希望藉由身體律動來認識自己。我很享受與無特殊功利性學舞目的的學生一起上課,這些無習舞經驗的人兒們宛若一張白紙,給我全然信任地讓我帶著她,慢慢地在肢體律動中,感受異國樂舞文化,發現另個未知的自己。

  我們的課程上得斷斷續續,然而兩個月不到,我很真實地在同學身上看見明顯的進步!或是身體較柔軟放鬆了,或是動作愈來愈標準正確了,或是慢慢找到重心了,亦或更認識自己的身體、與身體間的連結逐漸加深了……。在先前毫無舞蹈基礎的家教學生身上看到如此鮮明的轉變,讓我心裡一陣激動!同學當然也發現自己身體在律動中的變化!

  或許真的是家教獨到之處吧:在課程進行中,教學者與學習者共同專注面對一個身體,借由反覆練習與個別指導,細緻緩慢地尋找讓學習者身體更自由柔軟的方式,當學習者得到自己與教學者所有關注時,或許身體律動的學習效率及突破自然不是團體課可以比擬。

  我問學生:「妳有看見自己在身體律動上的進步嗎?」

  學生的回答永遠是開心的一句:「有!老師我有進步!」

  甚至還有學生在我跟她交代回家要繼續練習的「作業」時,喜悅而直接地說:「老師,我真的覺得我有進步!跟剛來上課的時候差很多!」

  這讓我更確認:所有得到關注的,都將因此而放大力量!

  即便同學在課程結束後,未必有時間做充足的練習,然而身體就是這麼有趣,一旦受到關注了,開始被音樂舞蹈給「啟動」了,自然有了回應,即便是讓學員有了「抗拒、不想跳舞、不想上課,因為不想發現藏在身體裡的秘密」,這都是來自身體最最真實的回音!

  在簡單幾堂課之後,無論是身體開始放鬆、肌肉逐漸有力、慢慢轉移身體使用的方式,甚至就只是單純更明白自己的身體怎麼動,無不是身體在得到關注後,自然產生的「轉變」甚至是「成長」。

  

  週六上午,上完家教,準備參加下午在信鴿法國書店的新書分享會時,家教學生正要離去,我不想給她壓力,仍不免試著不著痕跡地鼓勵她:「回家有時間還是要多做練習,不然妳下次來上課,我們很難有進度,兩個人在那邊乾瞪眼,也不是辦法!」

  沒想到家教學生直接單純地回我:「對呀!有空真的要自己練!老師很認真,很願意教又教很多,是我自己回家都沒有練!」

  當下,我心裡有股很強烈的感動!打從 2008 年回台教舞以來,這似乎是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學生自己說該在家裡練習,好讓課程有進度,而不是把一些期望強加在我身上,質疑我的教學法、怪我在動作上的解釋不夠仔細、進度太慢、理論又太多等等。

  當年我在巴黎跟阿拉伯老師習舞時,就是單純自然地跟著老師動身體,阿拉伯老師不太會解釋舞蹈動作如何完成,身旁學習者從來沒人嫌棄老師「解釋不夠仔細、太過抽象模糊」,大夥兒依然跳得很開心!

  對我來說,身體是一個環環相扣的「整體」,我不知如何用人類的語言來形容與解釋完成一個動作的過程裡的所有步驟與細節,甚至用理智思維去支解一個流動變換中的身體動作,我更沒有任何「小撇步」可以教同學如何用最方便快速的方式學會一個動作。以至於在一些人的評語中,我的教學就是「抽象」、「模糊」跟「憑感覺」。

  這些拉雜細瑣的負面聲音在走入家教教學階段後,迅速止息!來找我家教的學生很能接受我用引導的方式,帶她們緩慢細緻地感受身體、認識身體,慢慢與身體取得連結,進而建立更適恰的律動方式,尋找身體本然存在的「動能」。

  迎接因開放家教而發生的教學新階段,心裡自然有大大鬆了一口氣的舒暢,以及很深的喜悅與感恩!

  

  家教一次只教一個人,但仍要求我必須付出極大的專注與精力。我將家教課的時間排得很寬鬆,好讓自己有餘裕休息,確保在每一堂課給出最多回饋,保持一定的課程品質。

  也因此,在課與課之間,睡覺與看書成了最適合的休息方式。

  昨兒個拿起剛買的【靈性鍊金術】,裡頭有好幾段話讓我好震撼!很適合在家教時,用來提醒自己!

  「身為光之工作者,唯一可行之事就是向他人敞開自己的能量。你們透過散發自己能量場中那『解決問題的能量』,來教導和治療。通常你們會吸引到的人,他們的問題你們都剛剛好經歷過。在這些問題上,你們體驗得非常徹底,所獲得的純淨領悟,也已經成為你存在的一部分。它們是神聖而不可侵犯的,也不會遺失,因為它們不是奠基於所學來可能會遺忘的知識上。你能提供給別人的,不是工具或理論,而是經過生命、歷練和勇於面對內在傷口所轉化成的自己。」(pp.37-38

  「而重獲力量的關鍵,就在於不要做任何事,內在要非常安靜,因為只有與心連結,才能從一個安靜與中立的空間審視情境,然後恐懼和不安就會消失,這樣才能集中精力在來訪者身上。」(p.39

  「你不必為他們做很多,只要與他們同在,將那股『解決問題的能量』以簡單直接的方式提供給他們。你必須信任自己臨在的力量,與他人在一起時,要勇於進入那個寧靜的空間。當你信任自己時,你將知道在那個瞬間該說什麼、該做什麼。請記住,在給予指導時,給得越少,效果越好。」(p.39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