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2012

為難


  昨晚,我病倒了,完全無法授課,只得取消家教課程。待學生一離開,我馬上當著小枝枝的面,嘔吐了起來!睡了幾個小時,再度起床嘔吐!惹得小枝枝極度關心地看著我,那眼神好像在問:「媽媽妳還好吧?妳也跟小貓咪一樣在吐毛嗎?」

  

  夜半視訊裡,我跟貝都因男人說我生病了,他很擔心,直說他很害怕!

  我問:「你怕什麼?」

  他說:「我怕妳死掉!」

  想了想,我恍然大悟:「也對吼!萬一我死了,也不會有人通知你說我死了咧!」

  他笑了,笑得尷尬而悲傷。

  

  經朋友提點,我不露痕跡地問:「你爸爸對你好嗎?」

  他說:「有時後好,有時後不好。我如果有給錢,他會對我比較好,我如果拿不出錢,他就對我很冷淡,態度不好。」

  我問:「那媽媽呢?」

  他說:「媽媽對我比較好,不管我有沒有拿錢回家,態度都一樣。十一月、十二月,觀光客很少,我幾乎沒啥收入,想跟妳視訊,都沒有錢可以買網路額度,可是沒跟妳講話,我心裡都好難過!所以今天跟媽媽借了一百塊,才終於可以上網。」

  我問:「你存在郵局裡的錢呢?為什麼不領出來用?」

  他固執地說:「那是要用來買第二頭駱駝用的,或者以後我要去台灣找妳,要用來辦銀行存款證明,我不想動用!反正我會努力工作,等我有賺錢,就會把一百塊還給媽媽!」

  我問:「六個兒子裡,你爸爸最疼誰?」

  他笑著說:「我爸爸最疼會拿錢給他的兒子!」

  

  接著,他說起家裡土屋老舊,禁不起雨淋,若大雨一來,土屋隨時可能崩垮,暗藏危機。幾年前,家裡打算重蓋水泥屋,好讓老人家可以安享晚年,然而蓋屋所費不貲,直到這陣子才又再度提起,爸爸要每個兒子拿出足以購買一頭駱駝的款項,大夥兒集資蓋屋,這讓貝都因男人很為難,因為他根本拿不出這筆錢。

事實上,依據我對他家人的理解,我同樣懷疑其他幾個兒子有誰拿得出這筆款項?先前,身為最小兒子的他,是家裡擁有最少資源的人;打從我出現,他已是家裡最「富有」的人。若連他都無法輕易拿錢幫家裡蓋房子,更何況其他的兄長呢?!

  離開沙漠前,我幫他在郵局開戶,存了點錢,爾後在亮亮的駱駝、兩頂帳篷以及他自己的努力之下,郵局帳戶裡的錢幾乎快要可以買第二頭駱駝了!上個禮拜,他很開心跟我報告這個好消息,還跟我討論:郵局帳戶要留多少錢?分期付款買駱駝的額度要多少?

  終於有能力買第二頭駱駝的念頭讓他好開心,讓我的心也跟著暖了起來。

也因此,若此時他得拿出這一大筆錢給家裡蓋房子,這等同於他想買第二頭駱駝的夢被打碎了!

  

  他固執而委屈地說:「我沒有錢可以給家裡蓋房子,因為我要買第二頭駱駝,有駱駝才能工作,才能賺錢!」

  我說:「如果你有錢買駱駝,卻沒錢給家裡蓋房子,我想你家人會不高興的。」

  他固執地說:「可是我要買第二頭駱駝!」

  我問:「你家裡有人知道你在郵局有存款嗎?」

  他說:「只有媽媽知道,爸爸跟哥哥們都不知道。」

  我說:「這樣好,千萬不要說!」

  他說:「十一月開始,直到十二月底,觀光客很少,我沒有工作,我想去礦山挖礦,一天可以賺一百塊,就去工作兩個月,賺點錢。」

  沙漠所有可能性的工作裡,我最不希望他做的,大概就是挖礦了!我曾跟他上礦山,只待了一晚,下山後,得整整休息一天半,才能恢復體力。他的身體不算太好,我實在不想看到他用身體健康去換錢。

  我說:「既然現在觀光客不多,你在沙漠找觀光客,賺不到錢,也是浪費時間,為什麼不趁著觀光淡季,趕緊去學讀書識字?」

  他說:「家裡要我固定每個月給錢,我不可能不工作,就只能靠晚上姪子教我一點他在學校學的東西。現在家裡又要蓋房子,我更不可能不賺錢,跑去讀書。這陣子剛好有人在找礦工,我才想上山挖礦。」

  我說:「你知道我不希望你上山挖礦,這工作太危險了!」

  他說:「這工作很辛苦,但不是真的很危險,就只是灰塵很多,要馱重物。」

  我看過沙漠礦工的工作條件,很清楚他們一點保護措施都無,根本是拿命去換錢,過個幾年,肯定會有呼吸器官等問題。但我也只能跟他說:「能不上山,就不要上山吧!」

  他說:「觀光淡季,不是只有我沒工作,是大家都沒工作。我也可以跟所有人一樣,在村子裡閒晃,可是家裡一直在跟我要錢。我不怕上山挖礦辛苦,但是在山上沒有辦法視訊,我會很想妳,會很難過!」

  我告訴他:「不用擔心,我們會一起努力,一起想辦法!」

  他像是得到了安慰,乖巧地點頭,安心地微笑。

  再度地,我感受到在沙漠時所覺察到的為難:在他背後,是一個食指浩繁、極為貧困的大家族,無論多少資源投進去,永遠都不夠!這個家族將所有人綁在一起,有工作能力的壯丁們七手八腳,各自奮力划水,除了求自己的生存,也讓「家族」這艘大船不至於沉下去,家族裡不至於有人溺水,然而卻也沒有任何一個成員有機會脫貧出困。

  童年時的他,因家貧而被剝奪受教權,被迫離開學校,或下坑挖礦、或向觀光客兜售化石,甚至隻身到城裡打工,幫忙掙錢養家。無奈的是,這樣的模式並未在他成年後有所改善。

  我認真思考著的,是自己在這當中的位置。

  他有他自己的功課,或許他真的必須學著去面對來自他家人對他在金錢上的壓力,甚至是某種形式的「剝削」。但我同樣不希望他為了給家裡賺蓋房子的錢,或者要湊足購買第二頭駱駝的錢,跑到山上挖礦。我已是他心靈上最重要的支柱,也不介意給予他必須的幫助。但我並不希望他在金錢上依賴我,甚至被他家人視為提款機在使用。

  我可以涉入多深?該怎麼做,對彼此長期發展來說,才是最好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