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2012

一個夢


  過敏、鼻塞,讓我戰鬥力銳減!睡眠斷斷續續,晚上睡不好,時常利用兩堂家教之間的空檔,躺在床上補眠。也因此這幾天沒啥力氣用文字紀錄從不同家教學生身上習得的事情。

  

  到府家教學生身上有一股寧靜沉穩的特質,跟她互動時,容易躁進激動的我,很自然也會緩慢平和下來,不似在團體課那般愛搞笑,整鍋倫愈來愈有氣ㄗㄨˊ……。
  那天還巧遇她的瑜珈老師,美麗優雅,生命力充沛的女子,默默從她手上領取她親手烘培的養生餅乾,真是令人開心!
  在我的認知中,埃及樂舞是一種以「肉身」表達世間諸等愛恨情仇的傳統藝術,樂舞中的情感往往濃烈、原初、純真、未必經過修飾且不受禮教約束,跟她上課時,我竟覺自己好像在跟一個已經脫俗出塵的修行人談「世間情愛」的糾葛狂烈,以及舞動肉身的「歡愉恣意」,心裡竟有一種「害羞」存在……
  還好在音樂與律動中發現身體的另個面相,讓她覺得很好玩,臉上露出小女孩般的笑容,我這才比較放心……。

  上完課,搭公車回家時,心裡對神有很深的感恩!祂讓我有機會、有能力做自己最愛做的事情,不僅做得好,且還能慢慢以此養活我自己,甚至餵養我的沙漠之夢。深深感謝神對我的厚愛,與這一路的呵護疼惜……。

  

  前兩天中午,我阿母來電,像小女孩一般開心地說,她多了一小筆錢,要留給我,還叫我不要跟別人講!
  她說她跟我妹商量好,一人要買五本我的新書,加起來一共十本。可那天我妹上網訂購,發現博客來只剩五本,所以她才買五本而已。我趕緊說:「叫她趕快去誠品買!不然要是流通量不夠大,書就會被誠品拿下展示台了啦!」
  呵!原來我的書在博客來銷售排行榜上的名次,同樣有著我家人默默的貢獻啊!我跟我媽說:「啊我的新書有衝上博客來的排行榜柳!」
  語中帶著一絲絲近乎難以覺察的得意,我娘說:「耍猴戲妳最會了!」
  呃……,天下的媽媽都這麼矛盾嗎?每次都叫我找個「正當穩定的工作」,不要再「不三不四地流浪」(跳舞),可是我要辦演出時,她幫我做舞衣,我出書,她還自己挑腰包買!明明知道我一旦攢夠沙漠夢想起步金,隨時會走人,她一有錢,還是往我這邊塞……。

  

  進入十月以來,文字裡幾乎不曾出現貝都因男人。

  在這一個多月時間裡,我的生活出現很大的整合與變化,包括匆忙連搬兩次家、團體課程換場地、開放家教與出書,整個生活瞬間走入與之間截然不同的節奏裡,或許是宇宙要我專心經營此時舞蹈教學走向的轉變,暫時切斷我與他之間的緊密連結,先是讓我因搬家而無法順利使用網路、讓他帶觀光客到沙漠旅遊而無法使用電腦,接著甚至讓他小姪子調皮玩壞他的電腦,沙漠電腦維修不易,讓我與他接連數日幾乎處於失聯狀態。

  神奇地,當家教課近乎排滿所有時段,我與他這才有取得聯繫。

  原本以為數日未連繫,我對他的情感應該也變淡了,怎知視訊一旦接通,看到那張美麗純情的臉龐,愛慾熊熊燃起!啊,我簡直就活似一個色慾薰心的糟老頭啊!哇哈哈哈哈哈!

  在沙漠時,他曾帶我到偏遠山區,看他哥哥與表哥如何在極度堅困的山上採礦,在礦山上度過的那個寒冷夜晚,同時讓我更確定自己未來要回撒哈拉定居,要為游牧子民做事。

  那天他表哥剛好在他家,我們還藉由視訊聊了一番。一見到他表哥,強烈深刻的思鄉油然而生,讓我激動得幾乎掉下眼淚來!我從無法解釋這份對沙漠的思鄉之情從何而來,卻真實存在。

  他表哥要他跟我說:「趕快回來!妳需要沙漠!」

  

  我過敏、鼻塞、流鼻水,在電腦前不斷拿衛生紙擤來擤去,讓他一直叨唸著我該如何保養身體等等,又說他好想馬上飛來台灣照顧我。

  聊著聊著,他說前幾天好不容易遇到整整六大車的歐洲觀光客,車上每個人都想買化石跟項鍊等紀念品,然而他身上帶的貨不夠多,一下子就賣光了!當下好氣自己錯失賺錢的大好機會,隔天特地跑去小城,花了 500 DH (約兩千塊台幣)批貨,怎知再也遇不到買家,讓他手上貨物一個都沒賣出去。說著說著,還把化石、項鍊等,一個個秀給我看!

  他說:「妳的男人很不會賺錢。」那美麗臉龐上鮮明的失望、悲傷與自責,讓我很心疼。

  「喂!」我說。

  他:「啊?」

  我:「即使你錢賺不多,我還是很愛你!」

  他這才害羞、開心地笑了!

  

  按照目前的舞蹈教學狀況來判斷,總覺我無法在一時半刻就能回沙漠定居,想找我學舞的人一個個主動前來且全偏好家教,彷彿宇宙也正告訴著我:「妳在台灣還有好些事可以做!」若舞蹈教學持續發展順利,讓我收入穩定,我會認真考慮接他來台灣一起生活,讓他可以去上學,完成他多年來的夢。

  

  貝都因男人曾問我:「所以妳讀了很多書?妳在學校待很久?」

  我不知怎麼跟年幼即因家貧而失學的他,解釋「到法國修博士學位」是怎麼一回事?就只是傻笑、點頭。

  他問:「那妳有因此而有很好的工作,賺很多錢嗎?」

  我不知怎麼跟他解釋「管他的博士學位,跳舞吧」是怎麼一回事?就只是傻笑、搖頭。

  他說:「如果我小時候有機會上學,那我就會唸很多書,然後我就會去當小學老師,教小朋友讀書識字!」神情與話語裡那份單純天真,與夢想的喜悅,讓我莫名地心疼,與心酸。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