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2012

各有特色


  之前總覺在超商買的茶包不好喝,學生來家裡上課時,總要大家跟著我喝沒味道的茶,想著要去買好喝一點的花草茶。幾天前,興致一來,在傳統市場買了一株薄荷,然後來家教的學生便有了清淡的新鮮薄荷茶可喝。

  

  週日上午的家教學生,我們稱她為A好了,因她是我剛開放家教,第一個舉手報名的學生!與A的課程進度持續,上課時,幾乎是與她共同探索隱藏在她身體裡的律動特性。

  我們一起做了些要用腰腹部位做驅使的動作,一再發現她的大腿部位相當堅強有力!明明腰腹有能力完成動作,可偏偏大腿非常「搶戲」,不需要大腿忙碌的工作,大腿偏要搶來做!

  我開玩笑地說:「妳的身體各部位好像春秋戰國時代喔,群雄佔地為王,爭奪領導權,大腿部位尤其強勢!是強國!」

  她說:「對啊,身體各個部位對對方很不熟,才剛開始在彼此認識。」

  練習走動時,我努力地用「人類的語言」解釋給她聽,明知自己使用的字眼可能很詭異,但我根本找不到其他替代性語言,幾乎是完全無法克制且無力修辭地,我說:「往前走的時候,當妳把腳往前踩一步,便是『信任地把自己的重量『交託給大地,就是把身體『放下去』,而不是依然用大腿『承擔自己的身體重量。所以妳腳下踩的每一步,跟土地的關係都很近很近!」說完,我很怕她把我當瘋子,擔心地問:「妳懂我的意思嗎?」

  想了想,她說:「我的大腦懂妳的意思,但目前身體還做不到。」

  呼……,還好她沒把我當瘋子,這樣我就放心了!故做輕鬆地,我說:「沒關係,慢慢來!」

  A 自己在網路上找了些舞蹈影片來看,我們稍做討論,結論是:為什麼有些舞者的舞蹈會讓人想一看再看,有些剛打開,就想關掉,關鍵其實就已經在此時我們上課的內容裡了:一個身體會說話的舞者,基本工肯定紮實雄厚,身體意識與感觸相對覺醒。

  

  週日下午的家教學生,我們稱她為 M 好了,因為她養了一隻美短。

  M 隔了整整兩週沒上課,期間更不可能在家自行練習,身體缺少練習,進步空間自然有限。雖然我可以只管收固定學費,但我仍不希望她的課程一直在原地打轉,便花了不少時間精力,交錯用了好幾個不同練習,找出她身體的律動特性,再設計出最能讓她慢慢進步的練習方式。

  M 的身體很有趣,腰腹柔軟但需鍛鍊肌力,卻有個異常熱情且對這世界參與感極強的屁股!做動作時,她很容易用臀部在帶動,為了避免無意間傷到後腰,我通常讓她稍微試過一個練習之後,便輕快地再換下一個!試了好幾個律動方式之後,我大致幫她歸納出幾個回家可以自己進行的基礎練習,因知道工作忙碌讓她難以有時間與心情在家鍛鍊,便告訴她:「即便妳沒有時間練習,好歹也跟妳的身體說說話,建立良好的關係,這樣妳下次來上課,妳的身體因為妳有持續關心她,也才會比較願意照妳要的方式動一動呀!」

  休息時,聊到我現在家教學生蜂擁而來,M本來報名初階小班,連學費都迅速地匯給我了,但覺等我正式開課好像還要很久,一看到我開放家教,二話不說,馬上舉手報名!

  她說:「還好我當初決定改成家教,如果今天是上團體課程,我一定會跟不上!」

  我說:「是啊!如果是團體課,就是老師要帶進度,即使有心給些個別指導,時間心力都有限!妳沒發現家教課內容跟進度,完全是依隨妳的狀況在調整?因為這就是一堂『妳的』課啊!剛剛我們交錯試了好幾種方式,去找出最適合妳的律動練習,換成團體課程,根本不可能這樣做。一定會有跑得快但必須慢下速度的人,也會有在後頭追著跑的人。」

  

  開放家教後,「人」與「金錢」上的資源持續湧入,我感覺到一股關於「資源」與「人際網絡」的能量終於被啟動,隱隱穩穩地流動且只會愈來愈豐沛大量。我感謝宇宙,感謝所有人,並要自己學著安適放鬆地與這股能量流同步走。

  來找我家教的學生從不需預付學費,我總在一堂課結束時,才收取該堂費用。支付日常生活所需之後,家教所得便如數存入銀行,累積撒哈拉夢想起步金。看著一張張「貨幣」,心裡有股歡喜!因這是我喜悅工作的報酬,因前來找我家教的人們,無不自願且歡喜地用這些「貨幣」來換取我在課堂上所給予的種種,這不僅是「能量交流」,更是一份對我最大的肯定與鼓勵!

  然而我卻也知自己不可能為了聚集更多像這樣的「貨幣」,而做出任何讓我不喜悅甚至違背價值與堅持的事。金錢的流入讓我歡喜,除了在這背後是一份對我的肯定以及我在舞蹈中與人的交流,更因這些「貨幣」餵養著我的沙漠之夢。若「金錢」之於我具有重要意義,那是因這讓我可以成就遠在自我價值與個人享樂之上的淑世理想。

  不久前,我曾想著:舞蹈是我做的最好的事情,創作是我的熱情與最愛,我知道自己在舞蹈上的累積夠深厚,也肯定自己的教學法,多麼希望在舞蹈上的作工可以是成就我下個夢想(沙漠志業)的支柱與資源來源!

  我感謝宇宙,以如此迅速的方式,讓我心想事成。

  也謝謝所有找我家教的人們,不僅以最真實直接的方式,肯定了我長期以來在舞蹈上的累積與耕耘,同時還與我一同餵養我的撒哈拉夢想計畫!感恩!

  

  收入逐漸好轉,今年過年終於可以包像樣一點的紅包給我媽當壓歲錢,這是之前那幾年我完全沒有能力做的事,同時也是讓我媽安心,關於我所選擇的路。

  一種喜悅,混雜心酸。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