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3/2012

在身體律動中,走向自己


  說巧不巧,近來找我家教的學員的共同訴求幾乎都是希望能在音樂、舞蹈與律動中,更細緻地認識身體,尋找隱藏在內底,尚未被認識的另個自己。

  身體隱藏諸多過往記憶、情感與情緒,或許所有我們在這一生(甚至是累世)活過的經歷,無不如實地收藏在身體中,以某種形式。

  我不過是個舞蹈教學者與創作者,無力為他人身體裡的秘密「解碼」,畢竟唯有靈魂本身才擁有打開深層記憶大門的那把鑰匙。在每一堂課上,我所能做的,曾來就只是用我的身體去示範、用語言解釋動作如何完成,並依隨當下靈感與直覺,試著與學員一同走向她/他渴望同時也是更好的方向。

  課程進行中,我專注觀察學員身體律動裡的細緻隱微訊息,課後往往是輕鬆、自然且是走向心靈的對談。以緩慢輕柔的方式,我試著將一個在律動中的身體給看進眼裡,用自己的心去貼近這個身體裡的靈魂的生命故事。

  

  或許是什麼樣的教學者自然吸引來類似的人前來習舞,這回每個家教學員皆是喜歡音樂、感受性很強的人,這讓音樂成為彼此共通的語言,在帶課時,最為溫柔美麗的引導方式。

  因著理念共通,上課時,我可以不疾不徐地解釋音樂,開放練習遊戲,專注地觀察並感受家教學員的身體律動與狀態,除了舞蹈上的教學,也試著去理解關於眼前這人不說的什麼,讓當下直覺帶著自己給出更為適恰的下個練習,進而一一給出學員在下課後可以持續進行的「家庭作業」

  這等「因材施教」、「隨機應變」的靈活運用能力,除了根基於自己對音樂與舞蹈下的功夫夠深,被一堂堂社大課程給磨出來的教學能力,是將【偏不叫她肚皮舞】裡的教學方式給運用到家教課程裡,同時更是細緻琢磨自己貼近他人的心、體會他人處境的能力。

  坊間有無數課程皆強調「身心靈合一」亦或「靈性」等走向,我總天真地認為這世間任何活動只要帶著覺察,挖掘得夠深,無不是走向內在的「方便法門」,修行與認識自我是日常生活中必然存在的一部分,又為什麼非得刻意掛上「靈性」這樣的招牌呢?!

  

  今晚又多了一位家教學生,很意外地得知這位其實不算「陌生者」,許久前,我們曾見過一次面,甚至有兩位共同認識的人。再次地,我遇著一位同樣希望在身體律動中更認識自己,甚至坦白說出「靈魂渴望跳舞」的人。

  朋友曾說,我是少見的「文人舞者」與「音樂型舞者」,因為「跨界」,所以難以「被歸類」,長期以來,總覺自己不管放哪兒都奇怪、都「不全然」。這陣子走近我的人的共同處,似乎恰與我的獨特性相呼應著,是文人與知識的,是由音樂引領的,是渴望向內走的,對生命本質有著好奇心且希望開展更大格局也更自由無懼的。

  彷彿當時機點成熟,先前那些欣賞、認同我但本身未必跳舞的人,在我搬了家,突然有個家教空間,竟也一個個成為我的舞蹈家教學生!漸漸地,我似乎不盡然只是教著舞蹈,卻是藉由埃及樂舞文化分享,隨著音樂流轉,帶著「人」在肢體律動中,尋找隱藏在「肉身」裡的「靈魂質地」,且那最終答案遠非之為教學者的我所能給予,卻是唯有學習者才能藉由探索過程,與另個自己相遇。

  或許這才是更適合我的「舞蹈傳承」方式吧──我不全然是個「教學者」,更非「指導者」,卻更類似一個「媒介」,一個「渠道」,與「陪伴者」。

  直覺說著,在【偏不叫她肚皮舞】正式出版後,這樣的轉變將更鮮明。

  

  之為舞蹈教學者,我無法為他人身體裡的秘密「解碼」,但我願意學著理解在我眼前律動中的身體究竟說著些什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