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2012

持續找尋

  我其實也不是那樣全然善良的一個人啦!


  小枝枝開始在小沙發上磨起爪子,我原本想制止她,忽然想起房東竟然為了小枝枝而在我搬來第一天就要趕我們母女倆盡快離開!我馬上轉頭,豪邁地跟小枝枝說:「磨吧!磨吧!盡情地享樂一番吧!」

  只有在剛搬來當天,小枝枝對陌生環境感到害怕,一沒見到我,隨即大聲哭著找媽媽,除此之外,小枝枝真的很乖巧貼心!想要媽媽陪的時候,乖乖蹲在樓下的沙發上,不吵不鬧.真的累極了,就自己乖乖上樓睡覺覺.

  工作坊當天清晨,發了兩封 mail 給兩間不同民宿,詢問寒假打工換宿的可能,隨即出門吃早餐.或許是太餓了,喀完一份鐵板麵套餐,還追加一份蛋餅!深深感謝上天,雖然沒能指引我來到廚藝極佳的早餐店,好歹也給了我一份好胃口!呵呵!

  清晨的風直吹著,等綠燈過馬路時,看見電線桿上一隻鳥兒鳴唱著,轉頭又見另一隻同類的鳥兒在樹梢上呼應著.

  我不知當綠燈亮了,過了這個轉角,下個落腳處何在?從來就只有一股不需理由的坦然篤定與輕盈自在!

  以前每逢發生一件狗屁倒灶的鳥事,我總咬牙告訴自己:「沒關係!發生這樣的事,當中肯定有著更深層的意義!這當中有著我該學習的功課!只要我能學起來,以後就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此時我倒覺得,功課學起來之後,未必就能保證再也不會發生某些出乎意料的事情,而是這樣的事情對自己來說,不再是困擾,反而更能迅速清明地看見隱藏在這背後的生命禮物與神祕訊息.

  這次搬家,更讓我發現自己的富足與自由.當我竟然三兩下就完成打包,清楚看見原來我只需要這麼一丁點東西,就能活得足夠!原來我其實活得很富足,原來我早已不需要藉由物質擁有來填滿心中空洞.

  第一次見面,房東就因為貓咪而熱情懇切地趕我走!讓我再一次看見屬於我的自由,發現自己心中的空間變得更大了,可以裝得下更多,所以自由.

  相對於結構性的困頓苦難與無法修復的傷害,許多發生在個人身上的不順遂,根本不算什麼.我想起了小拉斐爾,一隻因人類自私貪婪而被剪去雙翼的雛鷹,終其一生,他再也飛不起來了!但他不曾忘卻自己之為鷹的身世,不曾忽略自由的呼喚,一而再、再而三地展翅翱翔,為自由而戰!在他身上,我看不見「飛翔的失敗與無望」,卻是「鷹之為鷹的不屈、不馴與力量」!

  不久前,我才剛跟朋友說:「在個人平安順遂的富裕人生中,高喊光與愛,那是相對容易的.如果有一天,我竟也能夠在人類集體苦難與重重歷史糾葛中,看見『神的愛』且明白當中緣由,這就表示我終於能夠與自己、與生命取得更大的和解、力量,與自由.」

  這兩天,我不斷想起德國導演Wenders 的【慾望之翼】,然後我知道祂呼應了我的祈求,讓我慢慢走上更深刻的理解之途.

說不上來的,因我還在理解途中.

  

  週日是中秋工作坊,也是我第一次在那間綠意盎然的教室教舞.

  或許是因著中秋節吧,報名人數本來就不多,義氣相挺的成分亦高.

  有時不免困惑:自己究竟算是教學成功,還是失敗?為什麼總是要人這樣給我義氣相挺啊?!

  六小時課程,我很努力上課,盡量有條理地給出我能給的,但我從不確定來上課的人是否接受我這一套?

  休息時,同學們聊天說,像我這樣授課的人真的很少,能接受的人,大概也是那些開始有意願往內走、尋找更多的人,這樣的人,本來就不多.因著我給的東西不符合台灣主流消費取向,算是很小眾,多數人遇到像我這樣的課,會不解:「我為什麼要花錢、花時間來認識身體哪裡動彈不得?」

  聽了,我多少覺得尷尬,不知如何詮釋這樣的課程回應.

  上課前,我努力休息了,連上六個小時,到了最後,我也有些體力不支,想睡覺!同學也是的.

  再度地,我認真盡力把一堂課給帶完,依舊是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家──我從不知學員對我的課程接受度如何,她們是否能夠接受,又是否能夠理解我想傳遞的訊息等等.

  

  週五剛搬家,周六晚上就被房東要求帶著貓咪離開,我只好上網查租屋消息,進了租屋網站,衝動地按了一般常理不可能會有好房子的價格:「五千元以下」,再按「可養寵物」,我在賭,就當一個好玩的遊戲!我想知道符合我這兩個條件的房子,是否真的存在?!

  按鍵將訊息送出,網頁上為數不多的幾個訊息裡,有一個特別吸引我注意!招租者急徵可接受動物的室友,因那層樓已養了兩隻貓跟一隻兔子,房子地段極佳,位於和平東路三段,鄰近捷運麟光站,房租加水電竟然還低於五千!我很怕房子馬上被租走,半夜傳簡訊給對方,不到一個小時,她竟然也回我,說隔天下午已有數人約了看房子,若未出租,她晚上再讓我去看房子.

  週日正上著工作坊,她傳簡訊,說原本要看房子的人臨時取消行程,問我晚上還要不要去看房子?

  直覺馬上告訴我:「這房子是我的!天使在幫我!」

  我馬上傳簡訊給她,約好我一結束工作坊,就去麟光站跟她會合!

  晚上當我一看到那女孩,馬上喜歡上了她!一個很單純可愛又帶點成熟懂事的好小孩!那間雅房離捷運站很近,馬路寬敞,走在路上,較無侷促感.雅房位於五樓,爬得有些累,客廳紊亂,堆滿雜物,看的出來許久未整理,廚房雖小,但可烹煮.衛浴則是三個人共用.

  至於我打算租用的那間雅房約有四坪吧,空間不大,但不可思議地有著一面落地窗!打開紗門往外一看,竟然是一個小陽台!且歸這個房間單獨使用!

  不多猶豫,我隨即決定租下這迷你雅房,想著小枝枝一定會喜歡,可以吹風,還可以在暖呼呼太陽底下睡得懶洋洋地.

  回到家,累得倒頭就睡,旋即被那個帶我去看房子的可愛女孩電話聲叫醒,告知我不幸的消息:因該層室友有人養貓,怕我的貓進來後,會跟她的貓搶地盤,而且之前有人養寵物都不清理等等,所以不肯租我.

  那女孩對我很抱歉,雖然無奈,我也只是笑一笑,淡淡接受了.

  不喜歡貓咪的房東房客要趕我跟小枝走,就連本身養貓的人也不歡迎小枝入住!而且原因從來不是我跟小枝枝做了什麼,而是她們本身早已存在的某些既定想法,與種種顧慮擔憂.

  這些,我都看見了,就是如實接受,再多無奈,在休息過後,都得打起精神,繼續找房子!

  

  光是今天早上,房東就出現了兩次,熱情懇切地要我盡快搬家!

  她陪笑地說,小枝吵得大家睡不著,一再建議我把小枝送走.

  我其實也都知道是誰跑去跟房東告狀,畢竟昨晚整層樓也就只有我跟她.

  房東繼續陪笑臉地說,希望我以後不要用洗衣機洗棉被,因為洗衣機是小型的,馬達會被洗壞.

  我笑一笑,知道是同一個人跑去跟房東告狀.

  好玩的是,那天當我用洗衣機洗棉被,她剛好需要用洗衣機,還很好心地幫我把棉被從洗衣機裡拿出來,跟我說晾衣架要先擦乾淨,幫我一起晾棉被哦!

  但也無所謂了,再搬就是了,雖然真的很麻煩,也讓我無法專注做該做的事.

我當然也會覺得很煩,面對所有不在意料裡的曲折,到了最後,結論就是我沒有時間可以浪費在沮喪,問題發生了,就是得處理面對.

  

  此時發生的,其實是當初想像中,最最糟糕的狀況.

  然而當最最糟糕的狀況迅雷不及掩耳地發生了,竟也發現:原來最糟不過如此,其實也沒什麼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