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1/2012

2012年10月20日新書發表會在女書店


  十月二十日下午在台北公館女書店的新書發表會非常順利!正式開場前,看到自己兩本著作並排在女書店,深深覺得這是一場夢,不斷在心裡吶喊:「女書店耶!真沒想到我蔡阿任也有這一天……。」

  很謝謝女書店,謝謝媖媖,讓我出了兩本書,都能走進這個女性與知識的聖殿開新書發表會。

  一開場,開學文化出版社編輯君佩簡單介紹過我,我說起女書店之於我生命中的意義,真情流露地幾乎快掉下眼淚來。在我北上求學期間,認識了女書店這樣的地方,知道在這世界上有個「空間」是能讓女性能在當中好好地讀書,天地間有個保留給「女性與知識」的地方,給了我很深的感動與力量!爾後,當我獨自前往法國求學,無論生命中發生什麼事,我都能在自己內底建構出一個讓身為女性的我,可以獨立自主探索知識與真理的「空間」,那樣的「知識」與「真理」,並非完全一字不變地襲自他人,而是以女性身分,在生命中,與現實與社會與人對話,並與書本上知識對照修改,由自身體驗出的關於「活著」這件事的種種。

  

  關於我與舞、與之為女性身體律動的探索,自然是得從我在巴黎學舞經驗說起,又再提到自己的第一本著作【管他的博士學位,跳舞吧】(心靈工坊,2008年)。

  

  啊諾……,為啥我覺得這張照片上的自己,眼神好邪惡專注,好像在對群眾煽動著啥關於「起而叛變」的訊息似的……。

  新書發表會前一天,我問君佩:「妳覺得在女書店的新書發表會,談的重點要放在哪部分?女性、身體跟舞蹈,還是社大?」討論過後,我們兩個都覺得可以把議題放在更普遍性的女性與身體,暫把社大輕輕放下,尤其當會來女書店的族群,多半對性別議題有一定興趣。

  

  我阿母幫我做的大紅花洋裝很好看,配上淡金色摩洛哥鞋鞋也很搭,可為什麼穿著長裙、秀氣鞋鞋的我,站姿偏要這麼豪邁地頂天立地著啊?!
 

  

  看我這猴樣,就知道社會與文化批判魂再度熊熊燃起!口素現在倫家有學著修飾語句,以免造成誤會、樹敵,畢竟我也不想一再當箭靶跟箭豬了呀!
 

  

  說完舞與書,自然談到我更為關切的沙漠議題。接下來,我不會放過任何一一個可以傳遞撒哈拉訊息的機會的!也說到我計畫回撒哈拉進行其他志業的事情。

  會後,我再度聽到同樣的話語:「妳其實在台灣跟舞到還有很多事要做,會有愈來愈多的邀約,妳會愈來愈忙,但妳竟然就要離開了……。」

  呵!我也不知道,如果台灣真的有很多人想要也需要我的舞蹈知識與經驗分享,我願意為這些人做更多!但至少我是真的已將未來方向轉向沙漠,那才是讓我整體存在更為炙熱的志業。

  

  說完書,要來一段舞,但對我來說,從「說話」轉到「跳舞」,真的是不容易呀!

  

  我即興跳了一段Baladi,事前完完全全沒有時間準備的即興Baladi。還好我與舞的關係愈來愈自然放鬆,較能隨機應變。
 

  

  這首曲子太長了,下場新書發表會一定要換掉!說完書,還要馬上跳舞還跳這麼久,真的好累……。

  

  跳完舞,赤腳站著,還繼續說舞、解釋,蔡阿任話真的很多……。

  

  這場新書發表會意外出現了幾位「賓客」──數位正心校友以及曾教過我地理的鐘明媛老師,真的是意外的驚喜!此時事業有成的林博文先生更是大手筆一口氣買了五十本,讓我超感動的!
  還有好久不見的弈慧與欣儒也來了,甚至連鄭女士都低調地跑來支持一下下,同時還看見幾位之前的學員,整個場子可是坐滿的唷!
  真的很感恩!相信在眾人支持之下,這本書的命運會愈來愈好,讓更多人看見!
  也請繼續協助推廣這本書!感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