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7/2012

搬家前夕

  新書《偏不叫她肚皮舞:一個人類學博士的東方舞授課手記》出版在即,據說前兩週是銷售黃金期,為了能讓這本書能有較好的命運,昨晚我花了不少時間,剪輯出一支宣傳短片,所有影音資料雖早已俱足,整理仍是頗費一番功夫.


  半夜,去便利商店買東西回來吃,經過轉角公園時,想起週五下午就要搬家,我卻幾乎還沒開始打包!

  十月起,我將搬到大坪林,新家雖是雅房,整體空間並不大,但天花板挑高,房東把屋子隔成樓中樓且樓上作為臥房的空間不小,擺了一張雙人床之後,還有空間放長矮桌.所有桌子、衣櫃與書櫃一應俱全,是一個適合長期居住的地方.

  忽然發現,下個落腳處可說是我打從十九歲北上唸大學以來,所住過最像「家」的地方了吧!

  不禁啞然失笑!

  一般正常女人到了我這年紀,不管是在物質抑或各個層面,所擁有的「穩定富裕」程度絕不僅於此,我好像一直在流浪與漂泊,居無定所中,卻又享受著一份難以言喻的豐盛與自由.

  九月份,我整理小鷹相關紀錄圖文,看書,與人談,思考如何書寫沙漠,為新書校稿,對寫作一事,忽然又有了新的領悟!

  當靈魂溝通師跟我說,我的靈魂熱愛挑戰,選了一條艱難的路,而且還刻意讓自己不好過,就為了收集各種經驗,因為靈魂追求某種「深刻」,想要作品深刻.

  聽到這話後,我極度憤怒!

  過去跌跌撞撞時,我就當作是選擇走「心」要自己走的路所必然付出的代價,這當中有自己的功課該學習.

  然而若這一路艱澀苦難歷程其實是靈魂想要的,是刻意安排的生命藍圖,我發現我完全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校稿時,重新爬梳那段之於我如此不易的實驗性舞蹈教學歲月,我突然能夠跳出來,從另個角度來看待這些個「苦」,明白當中有著社會現實整體大環境因素、有著我個人性格特質與盲點在這當中衝撞必然造成的兩敗俱傷,也看見普世性的人性不堪與底層渴望.

  最最奇特的感觸是,我突然明白為什麼靈魂決定也願意走這一遭,讓這一切看似不甚美好的衝突經歷發生:這讓我以更層次更細緻、更多元的方式,以血以肉,親身體驗做為一個「人」,在「地球」上「活著」,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我明白什麼是「理想」與「渴望」,明白什麼是「現實環境的限制」,體驗了讓理想落實在人間必然發生的某些衝撞,甚至是過程中那份疼痛.當我以自身生命經歷實踐夢想的艱難過程,理解為什麼多數人的夢想永遠只拿來說嘴,卻無力起身實踐的原因,當我一一遭遇他人害怕或抗拒遭遇的經驗且還能堅持繼續走自己的路,紮紮實實地「淬鍊」過,便愈來愈不怕了!

  伴隨恐懼的淡去,身心愈形輕盈自由!

  有一種明亮清透,默默地在靈魂底層發光著.

  

  很巧地,我似乎一直因舞而用生命寫書.

  人生不斷轉彎再轉彎,若我順著自己的生命之流而走,便是不斷朝著未知闖蕩.

  好些事,我一旦經歷了,理解了,便放下了,不怎附著在那上頭.

  好像我真的就只是來地球「體驗人生」一樣.

  「痛苦」本身不值得拿來讚揚,亦無需抗拒抑或耽溺其中,就像不需要特別追求甚至延長「快樂」一般,一個經驗就是一個經驗,走過,便也就過了.歷經諸等歡樂憂傷的人間況味,還能在內心尋獲一份寧靜清透,便也只是讓人世經歷豐富自身罷了.

  人活著,不過就一個過程,帶不走什麼,死後留下的,很快地便也在時間流程中,灰飛煙滅了.

  

  在這沒有對外窗的小房間,我與小枝枝竟也窩了整整八個月!

  謝謝這房間收留了我們倆兒.

  幾乎可用「迅速拔營」的方式打包、搬家.

  我從小就愛看書,小時候曾夢想以後要有個自己的地方,把書一本本放好,過著坐擁書城的快樂人生!

  人生愈活,卻愈是輕省,書讀完了,吸收當中養分了,便是讓書去流通.

  

  這兩天常想起德國導演 Wim Wenders 的《慾望之翼》,那個愛上人間女孩,願意變成凡人的天使.當他以「人」的身分行走人間,對於世事的感觸肯定跟當「天使」的時候不同吧!

  「人」之為「人」,自是承受諸多七情六慾與江湖世事的擠迫,但來地球這一遭,為的不正是這些「體驗」嗎?

  徹底經歷過後,便是放下時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