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0/2012

天使的搬家訊息


  前兩天才剛領悟「隱藏在醜醜包裝紙下的生命禮物」這個道理,今天隨即再度驗證一次!


  許多訊息都要我搬家,搬離那個沒有對外窗的地方,我也確實找起房子,在朋友介紹下,如願地找到一間我還算付得起房租的雅房,鄰近大坪林一帶.

  想必是我個人財物確實太少,不算太認真投入地,三兩下,竟然也打包妥當!

  就在離開前夕,台灣尚未脫離颱風威脅,路上微風徐徐,我突然好珍惜可以吹到風的機會,因為「風」是「空氣流通」最鮮活的證明,當我在一間無對外窗、空氣不流通且陽光完全照不進來的小房間住了整整八個月,對於自然界的一舉一動,以及人與大自然之間的呼應關係,感受尤其深刻!

  

  搬家前幾天,我要來幾個紙箱,小枝枝想在上頭磨爪子,被我制止,隨即露出無法置信的表情,好像在說:「家裡明明就有好幾個箱子,為什麼小貓咪就不能也玩一個?!」

  

  搬家前夕,小枝枝頭頂 iryab 姊姊送的白海豚,在床上乖乖睡覺.

  

  白海豚真是貓咪的好朋友,拿來放手手,都很適合!

  

  被我的相機喀擦聲吵醒的小枝枝,睡眼惺忪,就是睏得睜不開眼睛.

  

  豪邁地打個大哈欠!

  

  「等搬家先生來了再叫我,小枝枝想再瞇一下下!」

  

  生氣氣的小枝枝:「小貓咪不過就只是稍微打點一下自己,梳理個毛髮,媽媽是拍什麼拍啦!」

  

  剛搬來的大坪林雅房,奇蹟式地有著樓中樓格局,這是上頭的空間,豪邁地擺著我已數年沒睡過的雙人床!

  

  從樓上往下看,更覺得剛到新環境的小枝枝嬌弱纖細,楚楚可憐.

  

  我鼓勵小枝枝上樓來找我,小枝枝雖然害怕,依舊勇敢地邁開腳步,自己爬樓梯、找媽媽!

  

  帶點害怕地,好奇地在閣樓跑來跑去,想知道這裡有什麼.

  

  咦?這就是許久不見的對外窗嗎?

  

  不一會兒,隨即從桌下鑽出來,奔向媽媽的懷抱!

  

  興奮不安的小枝枝:「媽媽,這裡就是我們的家了嗎?以後不會再搬了吼?!」

  

  剛搬來當天,小枝枝黏我黏得尤其緊,亦步亦趨,我上樓時,樓梯明明已經很小了,她還要靠過來擠!一沒看見我的身影,隨即焦慮地罵罵嚎,哭得呼天搶地,很怕媽媽又不見了!然而當我躺上床休息,她馬上跑了過來,安心認分地陪我一起睡覺覺.

  

  搬家讓我頗為疲憊,從搬家當晚半夜三點,睡到隔天晚上九點,被激動的房東從床上挖起來為止.

  睡夢間,我被她吵起來,第一次見面,都還來不及打招呼,她第一句話就問說,有人跟她說我養貓,她要我把貓送走,不然就是立刻搬家!一陣周旋,依然無法讓她改變心意,我說貓咪很乖,她說一旦她讓我帶著貓咪住這裡,其他四個房客會馬上搬家,讓她得不償失!還規定小枝枝不可以走出我的房門,以免屋子裡到處都是貓咪的腳印,還說小枝枝身上病菌會到處散布.

  我笑一笑,說我會再找房子.

  她問我何時搬?還要我馬上就搬!

  我忍不住強硬起來,說:「既然妳都要我搬家,那我就會搬家,但是今天也才第一次見面,妳就要這樣趕人嗎?」

  她說她等我兩週,一毛錢都沒跟我收,已經算對我很好了.

  我說:「這是在電話中,您自己同意的事,真的不需要再提這個.」

  她說:「妳也要替我想,我現在不趕快把房子租出去,等過年時,根本沒人要找房子,我的損失就大了!」

  我說我會搬家,請她不用擔心.

  

  她離開後,不到一小時,再度回來,不死心地拿著契約給我看,說本來就規定這裡不可以養寵物,再度強力建議我把貓送人.

  我說反正我會搬家,這件事可以不用再說了,也問:「是不是有人打電話跟妳說我養貓?否則我昨天才剛搬來,妳怎麼會知道?」

  她得意地說:「就是有房客打電話來抗議啊!妳還是把貓送走吧!」

  我冷笑地說:「那妳跟我說是誰打電話跟妳抗議?我來跟她們溝通!」

  她不肯講,只一再強調貓貓狗狗身上有很多病菌,要我趕快搬家,不然就把貓送走,而且貓咪不能走出我房間等等的.

  我不想為難她,也懶得多說.或許是因為這次搬家讓我知道原來搬家這麼容易,房子沒想像中難找,就覺得無所謂了.或許我可以努力說服房東跟房客,接受小枝枝的存在,但我知道那些不接受貓咪的「反對意見」,並非建立在小枝枝真的做了什麼事、干擾到誰的現實基礎上,而是某些人心中對動物的刻板負面印象.為這樣的事情抗爭,太耗費心神與時間了,也會在空間製造對立能量,即使他人免強接受我跟小枝枝住下來,大夥兒都會活得不舒坦,何必呢?!

  我整整睡了一天,小枝枝也乖乖陪我睡了一天,被房東從床上挖起來,還下令要我搬家,休息了一會兒,隨即到廚房準備晚餐給小枝枝吃.當我發現因著房東規定小枝枝不可以走出我房間,剝奪我在廚房準備晚餐,小枝枝興奮地在我腳邊磨蹭的快樂時光,更覺這地方沒什麼值得我留戀的.

  小枝枝值得一個更友善、體貼的環境,尤其當她什麼事都沒做,又為什麼要活得這麼委屈呢?!

  

  搬家第一天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上網找房子!

  心裡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坦蕩篤定,就是知道所有過程對我絕對都是有助益的,一件事情所能造成的影響,必須放長遠來看.

  

  

  我本來就沒有久待的意圖,原本打算只租三個月,寒假把東西全搬回家,省兩個月房租,自己跑去流浪,用「以工換宿」的方式,去幾間民宿實習,跟民宿主人學習如何經營管理,這對於我回沙漠定居的未來,想必將有極大助益.既然房東在第一天就開口趕我走,讓我更無所謂了!接下來不如找個短期住宿,好好安排一下到民宿實習、以工換宿的行程吧!

  可能是人生中遇到太多會讓自己嘴角抽蓄且在他人眼中看似不順遂的事情,磨得我愈活愈「無所謂」了,既來之,則安之吧!若這件事會發生,就表示我能夠面對能夠處理,而且是一份生命的禮物,就看我有無能力打開在這醜陋包裝紙下所含藏的神祕禮物了.

  大概真的是我個人感覺神經與思考模式異於常人吧!

  很真心地覺得被房東驅離事小,房子再找不就得了!更何況,找房子遠比找出版社簡單多啦!

  也或許是是這種心態與擔待吧,我的人生才會走出如此出人意表的格局,呵呵……(自我感覺極度良好地傻笑中)!

  

  晚上十一點多,才出門找今天第一餐吃食.走在人煙稀少,夜風強勁的路上,心裡一派輕鬆!就是清楚明白被困住的不會是自己,雖然是我得再找房子、再搬家.突然又更深地感知:一件事情發生了,就是發生了,不過就是一個「經驗」、一段「過程」,無所謂好壞.單純「事件」會演變成「問題」,有時是因人在事情發生後的種種「詮釋」,以及腦中「詮釋」與在心中激發的「情緒」,隨之而來的「回應」.如果人可以只把「事件」當「事件」,把一切過程單純地就當「經驗」去體悟,不做任何無濟於事的演繹,更不去回應,因緣聚散,潮起潮落,就讓「事件」在生起後,自然落幕,一切便也就過去了.

  就好像讓心靜如湖,天上雲來來去去,湖面不過是映照世間幻象,依然平靜無波啊!

  熊熊之間,發現自己又更明白如何讓平靜喜悅回到心中,真是感謝房東第一見面就驅離我,讓我有這個領悟啊,哈哈!

  人生嘛!如果連這點屁眼大的小事都無法看開,怎麼可能有更大格局的創造呢?哼哼!

  

  既然房東三番兩次熱情地跑來要我搬家,那麼我就搬吧!無須眷戀!開始上網查租屋訊息,邊想著要安排以工換宿的行程,在我在各個民宿間流浪時期,我並不需要租屋,倒也輕省!這些都可更進一步做具體統整的安排,也是好事呀!

  然後,天、使、就、顯、靈、了……!!!

  想起朋友Silvermoni 先前曾給過我一些可以打工換宿的民宿資訊,打開FB上與她的對話欄資料,正回溯式地搜尋過往紀錄時,她竟突然回我話,嚇了我一跳!當下還有些二丈金剛摸不著頭緒,不知究竟發生了啥事?她真的正在回應我嗎?還是我看見的其實是過往對話紀錄?

  往來之間,便也這樣確定我可以去台東某間很酷的民宿以工換宿了!神奇的是,這位民宿主人接受我帶著小枝枝去他那兒以工換宿,很酷吧?!

  確定之後,我忍不住問她:「我是不是突然敲妳?對話欄是不是突然出現『以工換宿』這四個字?」

  她說:「對啊!沒頭沒腦,很奇怪!」

  我說:「我其實不是要敲妳,而是在我們的對話紀錄裡,往回找妳之前跟我說過的民宿資料,『以工換宿』這四個字,我其實是要打在搜尋欄,沒想到竟然莫名其妙跑到對話欄,突然間就傳給妳了!所以妳回我時,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她說:「是天使!當我收到妳無意間發錯的訊息時,我正在FB 上跟這個民宿主人對話,很快就幫妳問,他也馬上答應了!」

  呵!很不可思議吧,所有事情發生在短短幾小時之內!

  我發現自己愈來愈輕鬆自在,愈來愈無所謂,當我愈來愈能平心靜氣接受所有發生的事情,一股坦然篤定的力量便由內底自然浮現,源源不絕.或許我看似擁有的物質與金錢資源不多,但在某個當下,常覺該有的與最重要的,我全一一磨練來了,一份坦然篤定,與輕鬆自由,甚至是一份誰都拿不走、無法動搖的安適自在.

  我曾擔心小枝枝會是我不得自由的羈絆,當房東因她而想趕我們走,我很篤定要幫小枝枝找到更友善的落腳處,幾個小時候,便遇著一位可以讓我帶著貓咪去打工實習的民宿主人,忽然間,小枝枝不再是讓我不得自由的羈絆,而是旅行的夥伴!

  慢慢地,我正走向愈來愈多微笑中的友善人們.

  無限感恩!

  

  才剛搬家第一天的我,又問起相同問題:所以我跟小枝枝下個落腳處在哪裡呢?

  呵,一切都交給宇宙去安排吧!我只需樂觀盼望即可!

  

  

  

  

  

  

  

  

  

  

2 則留言:

ikea 提到...

妳以為小枝枝是隨隨便便到妳身邊的嗎??~~妳太小看她囉!!~~妳以為是為她找更友善的環境,其實是她在提醒妳,妳值得更友善的環境~~妳覺得呢?!~~^^~~(推薦《一隻貓療癒一個家》(大塊),越接觸貓,越發現牠們是不凡的生物)

Jala 提到...

即便如此, 她也沒有必要在我半夜起床上廁所, 跟著跑出來罵罵嚎, 而且還跑到極有可能就是打電話給房東告狀的房客門口嚎, 嚎到人家故意開門, 給我跟小枝枝一張大臭臉 !!!

啊不過反正我都被下令要搬家了, 也沒在怕了!
白眼就白眼, 臭臉就臭臉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