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2/2012

慢慢轉向

  想著要為九月底即將出版的新書【偏不叫她肚皮舞:一個人類學博士的東方舞授課手記】做宣傳短片,不知該放什麼樣調性的音樂?


  歡樂?熱鬧?悲傷?激狂?還是……?

  校稿時,不得不說這是一本「有重量」的書,有著許許多多的思考與反省,對自己、對理想與對現實,書的主軸雖是舞蹈教學,然而這不是一本只有舞蹈與教學的書,而是在真實的自身生命中,與現實環境與理想希望的一場對話…….

  難以想像活過這個歷程並寫出這些文字的人竟然就是在下我本人?!

  太了不起了!實在是…….

  來賓請掌聲鼓勵鼓勵!!!

  3Q~!3Q~!

  

  決定十五個月後回沙漠定居以來,昨天第一次聽到有學生跟我說,她覺得這樣好可惜,因為我可以給出文化豐富的舞蹈課程,我可以為台灣舞蹈教學做的事情還很多,如果我再多些經營技巧,未來發展還能更大,但我竟然決意要走…….

  呵!我覺得沒有人對這世界是那樣不可或缺,所有事功都將在時機成熟時,得以被成就,即便完成這件事情的人未必是我.而我只想做在不同階段讓自己最開心喜悅且最具有創造力的事情.

  或許有天我還會為舞蹈再寫一本書!而且我知道我要寫什麼.

  如果這件事還需要我去做…….

  

  包括即將出版的這本【偏不叫她肚皮舞:一個人類學博士的東方舞授課手記】,校稿時,我自己都知道這本書的社會意義與重量何在,雖然銷售量不可能太高,而我甚至是抱著「寫給未來的世代」的心態在出版.

  台灣有台灣的主流市場與價值標準,以前,當我不認同時,便是奮不顧身地起身對抗!現在則是只想默默讓這股潮流自身邊經過,我不去參與無法讓我認同的事情,但也無所謂「逆流對抗」了,或許是因為我遠比剛從法國回台灣時,要更接受台灣現況吧!

  

  上週與一位曾來文山社大旁聽我的課程的好友深度聊起如何「包裝」甚至「行銷」我的課程一事,她說:「妳上課給的東西雖然好,但對一般人來說,全都太抽象、也太憑感覺了!一般接受度不高,懂妳在說什麼的人其實很少.妳如果要『包裝』,就是要去想如何吸引顧客.現代人想要什麼?要減肥、要健康、要有魅力、想要有自信,想要快樂,但是我從妳的課程文宣上,完全看不見這些東西!」

  我說:「難道埃及音樂、舞蹈與文化不夠吸引人嗎?」

  她說:「埃及樂舞文化離一般人的生活太遙遠了,大家會想:『這干我什麼事?』但如果妳賣的是自信、魅力與健康,感興趣的人就會多很多!」

  我說:「可是我覺得能夠自由自在地隨著音樂跳舞,本身就是一件最迷人的事情!什麼減肥、魅力跟健康之類的,不過都只是伴隨而來的附加價值,能夠從音樂與文化作為切入點的舞蹈課程那樣少,這才是我的課程珍貴之處啊!」

  她說:「現代人上班那麼忙、那麼累,有些還有家庭要照顧,根本不會去想那麼多!妳的課程雖然好,但真的很小眾!」

  我說:「妳不覺得,那些鼓吹跳舞可以減肥、增加自信與魅力,甚至有助於愛情生活與桃花運等等的宣傳手法,根本就是在販賣一個虛幻的夢想嗎?我不否定跳舞可以帶來許多意想不到的收穫,但這不是跳舞最初或是最終的目的,因為跳舞本身就已經是目的了.」

  她說:「現代許多商品賣的全是『夢想』啊!變瘦的夢想,變得有魅力的夢想,買了XX等同有身分、有品味、生活會更幸福的種種夢想…….」

  無需過多討論,我便發現自己仍有一種「潔癖」──只要一絲絲違背我的舞蹈基本價值與理念的「商業包裝紙」出現,我的眼前馬上緩緩升起一堵無法撼動的牆,捍衛埃及樂舞文化之於我生命的某種「純粹性」.

  在教學時,我很認真,對待每個學生亦用心,但從某個角度來說,我並不是個好老師,因為我時常無法理解為什麼他人不懂之於我來說是那樣顯而易見的事情?我無法站在他者位置地去理解他人為什麼不懂,就只能耐著性子地用「人類的語言」去解釋那些我實在不知道為什麼還需要解釋的「真相」.

  

  相對於舞蹈課程的宣傳不力與難以放下各種「堅持」,對於回沙漠蓋民宿必須做的事情與心態上的調整,我的態度卻神奇地柔軟、有彈性許多!

  要我為自己的課程宣傳並招生,我常覺尷尬!

  但我可以心平氣和兼熱血沸騰兼慷慨激昂地為撒哈拉計畫募款!

  與朋友接連討論後,我多少明白,若真要「生存」與「賺錢」,確實不能「只賣我想賣的」(就像在舞蹈課上,我幾乎從來只給我想給的),而是要能理解顧客心態、滿足客戶需求.

  我知道多數觀光客到沙漠想看要的是什麼:騎駱駝、遊沙丘、看夕陽、拍照、在沙漠星空下過夜、看看傳說中的「遊牧民族」到底是什麼…….

  我絲毫不介意去滿足觀光客對「體驗沙漠風情」的渴望,我可以因應遊客需求與興趣,安排沙漠深入導覽一日遊、二日遊……等等的行程,帶觀光客參觀沙漠一帶的綠洲部落、廢棄的礦村、湛藍如天的湖泊、起伏蜿蜒的沙丘與一望無際的大漠,但我同樣會在這當中帶入我的「生態觀光」訴求,讓遊客不僅親眼目睹沙漠的瑰麗狀況,還能知道沙漠正面臨的生存危機,進而給予當地遊牧民族些許協助.

  對我來說,舞蹈是藝術、是文化與創作,本身就已經是「目的」,讓我不自覺地捍衛當中的「純粹性」與「完整性」.

  但沙漠民宿不同!不過就只是個「方法」,讓我在撒哈拉有個據點,得以進行我更想做也是更進一步的事功:生態、人權與創作.

  或許我本身並沒有熱情好客的民宿主人性格,大家都說我很任性,但我覺我只是想「活得盡興」而已.有時我也不知,究竟是「無法體會他人需求」比較糟糕呢?還是「明知他人需求卻偏偏不願去滿足」比較可惡?總之,我常在二者之間擺盪,哈哈!

  然而等我回到沙漠,並不是一個人單打獨鬥,貝都因男人天生具備從事服務業的性格,非常細心體貼,自然輕易地以溫柔優雅的方式,讓來者賓至如歸!所有「服務」與「招待」由他來,而我只需負責那些需要書寫與動腦的事.

  

  再一個禮拜,九月就結束了.

  慢慢地,這個部落格走向也將跟著我的生命之流轉向而轉型了.

  我會開始整理跟摩洛哥及撒哈拉有關的圖文,也將開始做起「社會企業」等功課.或許我會失去一些原本的讀者(反正大家來逛逛我的部落格,人多人少,絲毫不影響我的收入啊),但漸漸地將吸引不同的人前來,若這個部落格吸引夠多對沙漠感興趣的人,勢必有助於我將來回撒哈拉的發展哪!

  九月底搬家.

  十月全新課程啟動.

  寒假時,我想去民宿打工實習,用「以工代宿」的方式.

  再來這十五個月,將是我回撒哈拉定居並創造的準備期──或許時間甚至會縮短,導致我提早回去,也說不定哪!

  我愈來愈不覺自己「放下」(或說「放棄」)在台灣的舞蹈教學是件可惜的事情,對我自己的「舞蹈事業」真的沒有太多野心,缺乏足夠的衝勁與鬥志為此闖蕩與努力.也知道自己能給的舞蹈課程雖優質、少見,但或許此時台灣社會大環境並未準備好讓我能給的課程能輕易地有所發展,朋友曾說我跑太快,必須耐心地等社會跟上我的腳步,然而我早已迫不及待地想飛奔到更遠的他方進行下一場冒險了!

  感謝生命對我如此之善待,讓我有機會到法國留學長達十二年半,還讓我可以跳舞!人類學的修習讓我享受知識、思辯與研究的樂趣,那是讓大腦極度滿足的一場饗宴;舞蹈則是身體與情感的享樂,是身心靈在樂舞中合一的自由喜悅.沙漠則讓我的生命終於與土地取得連結,讓我的愛與淑世理想得以獲得更大格局的想像,我生性喜歡追求高於自身的價值,遠勝過自身利益的尋求,而撒哈拉夢想計畫幾乎是讓這個天性得到極致的發展!

  

  所以就從今天起,開始慢慢轉向吧!

  相信這個部落格也將隨著我的轉向,自然而然地轉型的!

  

  

  

  

  

  

  

  

2 則留言:

Southern World 提到...

有的人可以為公共議題拼死拼活,卻無法完成個人的研究所論文。這種人多半是要在成就眾人之利的同時成就個人小利。

所以你並不奇怪呀!!

Jala 提到...

嘿啊, 我也是覺得單純追求個人幸福福祉, 一點樂趣都無. 但如果是轉向更大格局的公共議題, 我就一整個熱血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