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9/2012

十五個月

  整理沙漠照片時,無意間發現這張那時貝都因男人用我的相機偷拍我的照片.雖看不清楚神情,但感覺得出來我那時整個人活在寧靜沉穩的巨大喜悅中.


  該如何向他人解釋沙漠的美以及我對沙漠的愛?該如何訴說,才能讓人懂我為何如此渴望在那看似一無所有的地方定居,甚至因此而獲得必需的資源與協助?

  我是個極度幸運的人,一直遇著願意幫忙一起想辦法,讓我更快回沙漠的人們.

  上週密集與人商談,尋找回沙漠最快最好的路徑.

  朋友約了她一位經商有成的學姊一同吃晚餐,希望藉由她學姊成功的創業經驗,給我一些建議與幫助.

  談到舞蹈工作室時,她學姊頗為理性熱心地給出建議,但一講到沙漠民宿時,她直說這條路如此艱難,我為什麼非走此路不可?參與人權,可以偶爾捐款就行,又為什麼要親上火線?最後,她問:「妳想回沙漠定居,妳要嫁一個很窮的摩洛哥人,妳父母同意嗎?」

  很後來,我才說,如果順著我父母的意,我今天應該是在大學教書,生兒育女去了,我只會是我爸媽的女兒,甚至不會有機會知道自己究竟是誰.

  她學姊完全無法接受我的生命價值觀,迅速收拾包包準備離去,邊說:「妳是個很特別的人,想法與作為完全跟一般人不一樣,我想我給不了妳什麼建議,妳可以自己做決定.」

  我淡淡地說:「我並不需要做什麼決定,而是正在尋找回沙漠最好最快的路徑.」

  待她學姊離去,我朋友留下來與我繼續討論,最後,她說:「妳真的是在走一條沒人走過的路,所以沒有人真的可以給妳什麼意見,妳就只能從所有人給的訊息裡,拼拼湊湊出一條妳自己的路徑,我想妳一定也會覺得很孤單,妳真的很『先驅』.」

  想了想,我說:「每個人其實都活得很孤單,舞蹈幫助我如實接受各種生命況味,包括存在性的孤獨與焦慮.這一路雖然辛苦,但我一直遇到願意幫助我的人!」

  

  面對回撒哈拉經營生態觀光民宿並進行人權與生態志業這個看似「不可能實現的願望」,在一次次與眾人討論之後,慢慢出現希望曙光,甚至是稍具可行性的作法.

  暫離摩洛哥,回台灣自我整頓之後再出發,是必要的歷程.

  就像張家大花跟我自己的感受是一樣的:我可以給的舞蹈課程品質極佳且相當難得,但在台灣真的很難找到「買家」,讓我難以維生哪!

  此時的我,終於可以放下舞蹈與舞蹈教學,且沒有任何遺憾了.不是任何人的錯,就只是每個時代與社會自有其需求,我遠比以往都能平心靜氣地接受.

所有當年我在法國的舞蹈累積永遠不會離我而去,未來我不過就只是將這些資產化作在其他面向的創造力量罷了.

  生命一旦轉彎,就不可能再回頭了.

  慢慢地,我終於看見曙光,也祈求天使讓可以給我幫助的人們盡速前來會合!

  

  新書【偏不叫她肚皮舞】即將在九月底出版,我趕忙完成書稿一校.重新閱讀那十二萬字的稿子時,好佩服自己可以寫出這樣的內容、徹底完整地活過那段生命經歷!

  回想自己在巴黎為舞中自由所做的努力,重溫返台後為舞蹈教學所做的事,仍不免想著:難道我就要這樣全然離開舞蹈教學,遠走他鄉,不再教舞了嗎?這幾乎枉費了我花了那麼多時間與精力在巴黎習舞與種種累積,我可以給的是那樣多,直到目前為止,卻僅給出那麼一滴滴!我在性格上雖有不少缺陷,但自認在教學上相當認真誠懇,我有自信:我可以給出的舞蹈課程內容與品質,在台灣絕對少見!

  然而,我就要這樣走了嗎?!

  這對台灣來說,多麼可惜!一個不同於主流市場且有所累積的舞蹈教學者就要這樣離開了,讓價值觀與消費習慣已形單一的台灣社會,又少了一個不同主流的聲音…….

  教學以來,我不知已聽過多少類似的聲音:「老師,我很想去上妳的課!可是…….」

  接在「可是……」之後的原因可以有千百種,時間無法配合、地點太遠、健康因素、近期內的人生規劃等等.我也只是笑一笑!畢竟我目前只依靠教舞鐘點費維生,我在舞蹈上的累積必須以課程形式給予,當我的課程已屬小眾,感興趣的人又因種種因素而無法前來,我還能怎麼做,才能養活我自己,還能讓自己的專長得以回餽社會呢?

  再讀書稿,回首這一路,我幾乎沒有任何遺憾了.

  該做的,我都做了,也謝謝所有人一路陪伴!

  我不是不愛舞蹈,更不是不願教學,就只是生命又要轉彎了.

  我曾經花了十年時間,在「學術」與「舞蹈」之間掙扎;返台後,戰戰兢兢地,我決定勇敢地尋找一條自己與舞在台灣的路!即便曾燃燒生命所有以擁抱舞,舞蹈都不曾是我的全部,這世界上還有許多事讓我渴望去完成,我想要去「愛」並「在愛中創造美好」,直到無意間走入撒哈拉懷裡,生命第一次與土地有了連結,我在地球終於不再流浪.

  動了回撒哈拉定居的念頭以來,我不曾懷疑,不曾動搖,就是一步步地尋找我的「返鄉路」.

  社大的課,一堂堂地自然消失了,我只當天意促使我非自立門戶、自行開課不可.宣傳課程時,從自己拖拖拉拉的態度,再無法不去承認:我的心,已經不在這裡了,即便我知道我可以做好舞蹈教學,即便知道只要能撐個幾年,在台灣舞蹈教學界,會有屬於我的一片小小的天.

  但,我的心已經不在了,這已不是能讓我熱血沸騰為之奮鬥的戰場了.

  慢慢地,我接受台灣現實環境,不再暴躁易怒,也漸漸放下舞蹈教學且不怎遺憾.或許此時我無法確定這是一場百分之百的「放下」而非「放棄」,就只知我回不到過去那樣只為舞活的狀態了.

  靈魂正蓄勢待發地準備滾進下個階段的冒險故事了…….

  萬能的天神哪,不管我的靈魂有多麼執迷不悟,有多麼樂於在連番困頓挫敗中,深刻感受「來自生命底層的悲憤爆發力」,都請讓【偏不叫她肚皮舞】這本書在出版後,迅速讓更多人看見,在社會上形成更多美善影響與反省力量,因為這真的是一本值得被閱讀的好書呀!

  更希望有愈來愈多的人,因書而被吸引到我的課堂上,讓我有機會用更細緻真誠的教學,將書中描述的音樂與舞蹈感動給傳遞出去,在我前往沙漠進行下階段的冒險與創造之前…….

  感恩!

  

  原本打算先在台灣開辦舞蹈工作室,攢點沙漠創業基金,累積人脈,還要將他接來台灣,之後兩人再一起回撒哈拉定居.

  然而,在台灣設立自己的舞蹈工作室,是「創業」;回撒哈拉發展生態觀光民宿,也是「創業」,所有「創業」都需要在經營一段時間之後,才能站穩腳步,開始有利潤,那麼我又為什麼要繞遠路地創兩次業?

  尤其此時舞蹈工作室的籌辦已無法讓我熱血沸騰地投入其中,我又為什麼要延緩回沙漠實踐夢想的時間?

  幾位朋友說,反正沙漠跑不掉,晚點回去亦無妨.

  但我回沙漠可是有好多事要做,我不是回去養老亦或當少奶奶的呀!

  想了想,我迅速給自己訂下返回沙漠時間表:明年年底出發.

  也就是說,我在台灣還有十五個月時間,可以為回撒哈拉要做的事情做準備.所以我報名了青輔會青年創業專班的課程,也打算用「以工代宿」的方式,尋找適合的民宿,實地與民宿主人學習經營管理,甚至與台灣旅行社接洽,尋找未來在摩洛哥接待台灣旅行團的機會,思考如何提供台灣背包客所需服務,還想尋找法文翻譯中文的工作機會,這樣即使我人遠在摩洛哥,在觀光淡季,藉由網路,接接翻譯,都還可以有些進帳.

  最最重要的,自然是沙漠創業基金的籌款.

  還要想辦法在台灣多些重要人脈.

  無論是人脈,還是金錢,都會是讓我回沙漠可以好好做事的關鍵性資源.

  在這十五個月裡,該做的事情真的很多…….

  

  

  夜裡視訊時,與他討論許久一同尋找回撒哈拉定居最最可行的方案,目前最關鍵性問題仍是金錢議題,包括創業基金的籌備、未來露營區與民宿的營運方式,甚至是我有無可能與台灣這邊的旅行社合作,或者是提供台灣背包客所需服務等等.

  我問:「你希望我帶著少少的創業基金,盡快回去?還是在台灣多待幾年,攢了較多錢,再回去定居?」

  他想了想,迅速堅決地說:「如果妳還需要在台灣多待幾年,我可以等妳,但我還是希望妳盡快回來,明年就回來,錢少一點都沒關係!」

  啊諾……,這真的是跟我打算十五個月後就回撒哈拉的想法不謀而合啊!

  

  十五個月…….

  再十五個月…….

  所有想來跟我上課卻礙於種種因素而無法前來的人們哪,請您加緊腳步唷!

  十五個月之後,我不保證我人還會在台灣.

  到時您若想找我習舞,恐怕就得親自前往撒哈拉找我了!

  以下為下一期全新課程公告,請勿錯過.
  
  九月三十日將有一場六小時初階工作坊.
  
  本人接受外縣市肢體工作坊邀約,與一對一舞蹈家教課,有意者請來函:jaladanse@gmail.com

  此外,無法來上周間晚間課程的學員,對於新課程時段的提議大致如下:

一、週間白天課程:上午九點至十一點

二、週末白天

三、週日上午九點至十一點

四、週日下午十五點到十七點

五、台中一日工作坊(連上六小時,時間與地點未定)

  五人成班,學費比照周間晚間課程(我這人真的超友善的),除了台中工作坊,場地皆在捷運景安站十五分鐘路程.

  有興趣者,歡迎加入!

  也歡迎幫忙詢問身邊有意願者,謝謝!

  若有其他提議,亦歡迎提出!

  

  我從不敢保證每個人都會喜歡我的課,也不確定我的舞蹈教學法百分之百管用,就只敢說,我對課程與學員真的很用心!而且我的教學法與舞蹈課程內容是坊間舞蹈教室難尋的!

  請大家珍惜這十五個月的機會,多多參與課程與工作坊!

  這不僅是把握難得的舞蹈學習機會,同時更是支持撒哈拉夢想計畫呢!

  

  

  

  

  

  

  

  

13 則留言:

ikea 提到...

唉呀呀!!這樣飄來飄去,宇宙要給人也是要費一番苦心ㄚ~~

話說老師妳還真是頂貪心的耶~~舞蹈、沙漠、愛情、創業通通想擁有,看來最不想要的應該是金錢吧,錢只是擁有以上這些的工具罷了~~這樣妳一定會有"剛好夠用"的錢,但是不會"好野"~~^皿^

在台灣也好,在撒哈拉也棒,走在愛和光的旅途中,要不就留下種子,要不就灑下微光,沒有孤單,妳難道沒看見在妳之後隨妳腳步的家人嗎?任何一步的重要性,現在還不急著下定論吧!!~~

到撒哈拉找老師還真是個頂吸引人的提議,不是嗎?~~^皿^


ikea 提到...

周間的課有機會開的話,我也是可以滴~~

Jala 提到...

啊妳很晚睡哩!

我沒有很貪心哪!我以前就只選擇理想,現在其實沒有改變太多,理想對我還是非常重要,取捨到最後,當然是金錢重要性最低囉!我的理想是要回沙漠做很多事情,而且愛情跟這方向是吻合的啊!我也想當少奶奶啊!問題是整個沙漠狀況,讓我不得不自己創業,才能生存哪!也是因為要回沙漠,金錢議題突然變得很重要,才不得不去面對.

唉唷,「好野」無所謂啦!我比較希望大家都有飯吃!

我家人有追隨我的腳步?我看不懂…….

總之,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我現在愈來愈顧著往前走,愈來愈不去管這對他人的影響是什麼了.

目前週日上午的課,搞不好真的開的成!我已經去問場地時段了,希望會有好消息!

唉唷,等我去沙漠,希望大家真的會來找我啦!機票也是很貴滴!而且路途遙遠呢,哈哈!


ikea 提到...

偶是"夜貓子",早睡午起~~^皿^

舉凡一起到地球旅行,尋著愛和光踏上回家路的,對我而言,都是家人,所以踩著妳的步伐踏上撒哈拉也是有機會的,機票問題小,時間和一群貓孩子才傷腦筋,(蔡枝枝真口愛)~~^皿^

我摩拳擦掌準備要"早起"去上課了~~^^

Jala 提到...

哈哈!好個「舉凡一起到地球旅行,尋著愛和光踏上回家路的,對我而言,都是家人」!

說到小枝枝,我也很頭痛,等我要去撒哈拉時,小枝枝該怎麼辦啊…….

ikea 提到...

"問她要不要跟妳一起去ㄚ"~~^皿^

狠心託孤好過她旅途勞頓,到時候心痛等著,現在就不急著頭痛了,珍惜每天能摸到她的片刻,才是金帝~~(偶有十幾枝喵累,喵債欠粉大~~@@)

Jala 提到...

我問過小枝枝要不要跟我去沙漠?
她不置可否,可能覺得做決定的時候還沒到吧!

老實說,萬一真的不得不放下她,
目前我完全不知道可以把她教給誰?
小枝枝跟我一樣難搞哇!

妳養了十幾隻貓喔?
好猛啊……,我光一隻小枝枝,就粉累了說!


陳妍蓁 提到...

好久不見阿!我是SONIA還記得嗎?我完全瞭解你要幹嘛!加油,希望有一天我家的民宿可以跟你家的民宿結盟囉!

Jala 提到...

哈!我當然記得妳啊, 但真的很久沒聯絡了 !!!
蝦米.....
妳回去開民宿.....

陳妍蓁 提到...

啊!我在台灣已經消失1-2年啦!我也已經結婚啦...

Jala 提到...

啊??!
那妳現在跑哪兒去啦!?

陳妍蓁 提到...

這兩年在印度,印尼,澳洲等地,計畫在印度成立婦幼週末學校,下次回台灣找你

Jala 提到...

哇!在印度成立婦幼週末學校,感覺真的粉讚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