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5/2012

八月四日埃及樂舞肢體工作坊

  八月四日埃及樂舞肢體工作坊已順利結束,真的好開心!


  這週四的暑期saidi 進階課程因蘇拉颱風侵襲,只好改到周五上課,也讓多數學員無法前來,讓我本來很想放空地上課,但見著有人犧牲原本安排好的活動,特地前來參與,就覺得我也該努力一點!

  令人歡喜的是,大夥兒都好喜歡那個場地,像個家一樣的肢體教室,空間雖不算大,但完整乾淨且溫馨舒適.讓我情不自禁地輕嘆:「我要也能有個像這樣的舞蹈工作室,該有多好呀!」

  下了課,自己在教室練舞,為週六工作坊備課,編好的舞碼,改掉至少一半!

  啊諾……,舞蹈真的就是身體與音樂的事情,有時大腦覺得適合的鋪排,未必真的適合身體哪!更扯的是,當一首音樂從電腦跟從MP3接喇叭播放出來的效果不同,我就不得不換掉原本設計好的動作,因為我幾乎完完全全是個聽音樂跳舞的人哪!

  然後,我挑了一首輕快活潑的埃及音樂,作為即興練習.長度雖僅一分鐘,但變化豐富,好讓我可以用來教學生如何聽出音樂的細膩轉圜.

  是的,在我的課裡,一定會有即興,因為這是埃及樂舞的本質,因為我希望每個人有天都能自由快樂地跳著自己的舞.

  

  為了讓學員能有較為寬敞的場地可以盡情地舒展身體、跳舞,找了許久許久,才終於找到一個租金可以讓我負擔且較為寬敞的地方.

  畢竟在設計這回工作坊時,我便鎖定是會有較多空間運用的進階課程,相較之下,場地空間是否寬敞,變得格外重要.

  讓我詫異的是,妙芬老師竟然在工作坊快結束時現身!也幫我們拍了幾張照片留念,無限感恩哪!

  
  那場地其實是個劇團排練場,位於台北老社區的隱密處,真的不好找!

  這個暑假,為了自己開課,我到處租借便宜的場地,學員跟著我四處遷徙,遇到時段被租走,我們只好再換場地,一期課程上下來,竟然也換過數間教室!我雖然很想有個固定上課地點,甚至是擁有屬於自己的舞蹈工作室,卻也覺此時這樣的遷徙同樣是認識台北各個不同角落的難得機會哪!

  

  今天工作坊共九位學員,有些是認識已久的朋友,還有些初次見面!其中雁玲更是一早從苗栗趕來上課,無限感恩哪!

  我把這回工作坊設定為偏進階的程度,操作較多,理論較少,但音樂介紹與解析永遠是少不了的.顧慮到其中幾位學員並無持續固定上我的常態課程,我一再跟她們說:「身體練習與動作的掌握需要時間練習,此時一個動作做不到沒關係,就當玩耍與體驗!我不在乎妳們在一時半刻內做不到這些舞蹈動作,但我真的很希望藉由這回工作坊,可以讓妳們對埃及音樂與舞蹈之間的關係,多一些些了解,也對音樂與自己的身體,在律動中,多一些些先前未有的感觸!」


  


  我為這回工作坊設計了一支舞碼,要搭配音樂與動作教學,讓同學多些體驗,一開始上課,在暖身之後,便是工作坊舞碼音樂的講解,接著是舞蹈動作的學習.

  這回工作坊練習的動作,全都偏進階,是我平時在社大課程上,很難給出去的部分──有時真的不是我上課不認真或是藏私,而是因著社大特殊屬性,讓我在社大課程上可以給的東西真的就是有限哪!

  也因此,更為進階與細緻的部分,若不趁著肢體工作坊的機會趕緊給出去,更待何時呢?!

  


  我盡量把課上得密集且能圍繞著同一個主軸,同學們不管肢體律動程度如何,全都認真地上著課.為了因應工作坊學員性質與訴求不同,設計課程時,我很希望能給出讓不同的人都能在這兒有所收穫的課程!

  一個上午,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中午稍事休息,繼續上課!

  下午課程的肢體律動部分更為密集而吃力,幾乎就是不間斷地一直跳下去!

  

  略微趕課地,竟然也把將近四分鐘的舞碼給教完了呀!

  同學們真的很了不起呢!


  

  平常我老覺上課教舞還要化妝,實在很蠢!跳舞、動身體會流汗,臉上還頂著妝,這不是很不舒服嘛!更何況,妝要是在汗水中融化成一條有顏色的小溪流,豈不噁心!

  然而事後看到妙芬老師幫我拍的這張照片,卻又開始後悔:「天哪!我那時為何不上妝?一張臉毫無血色,真可怕!」
  中午休息時,我只吃了兩顆茶葉蛋,躺在地上補眠、休息,起身時,不小心拉到肩頸的肌肉,感覺很像落枕!
  到了下午,精神與身體幾乎開始撐不住!

  心綺跟她朋友(我忘了名字)很熱心地拿了精油幫我塗抹,還稍微幫我按摩,補充一下能量,很神奇的是,我幾乎是馬上就感覺好多了!才能撐到下課啊!


  


  妙芬老師這張照片拍得真好!

  等我結婚,啊是一定要找她幫我拍婚紗照的啦!

  
  舞碼帶完,我整個人累到快昏迷不醒了,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工作坊結束前,我問同學有無問題?

  結果是要求我按照慣例必須跳一段!

  後來發生的事情就是我原本要把今天教的舞碼給跳過一次,結果是就那首歌,全部跳即興!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跳啥!畢竟我自己也沒背那支舞碼啊!

  跳完還被映君說:「老師跳得跟教的完全不同,廣告不實!內容物與包裝差很多!」

  唉唷,莫法度,我現在就幾乎只能跳即興,不然是想怎樣啊?!

  

  工作坊結束了,希望所有學員都是抱著愉快充實的心情回家!

  

  雁玲事後寫了一小段文字給我,讓我超感動的!很激勵!想放在這邊,希望她不介意啊:「能親眼看你跳舞要感動淚奔了!以前只有看影片聞香而已,這次我發現你不只是musical dancer,還是我唯一認識的學者型舞者,我的意思是我從小認識的舞蹈老師,都壯得像小牛一樣,即便身形是纖細的,都可以把她們丟去勞改,哈哈!而你的創作力和事業上必須操的心力,讓你少眠好像是必然的結果,只希望你腳步放慢一點.不是有人這樣說嗎?一次走一步,步步都有路.有高靈加持的結果,一定有一條路隱然形成,只消你筆直走過去.放輕鬆一點吧!夢想會引領你的方向…….」

  

  這回工作坊,讓我突然了悟兩件事:

  第一點是,我真的好像要有屬於自己的舞蹈工作室喔!

  一個可以兼顧居家生活、創作、練舞跟教舞的地方,乾淨明亮、空間寬敞,擺設簡單溫馨,讓我可以跟小貓咪以及貝都因男人一起生活、工作的地方.

  一個理想中的工作室空間分布圖甚至早已在我腦海中存在許久許久了呢…….

  第二點是,我突然遠比以前都更清楚,藉由一堂堂課程與工作坊,與其說我是在「教舞」,其實更是在試圖傳遞並詮釋埃及傳統藝術中,「樂舞合一」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我不知道如何可以不愛埃及樂舞?就像我不可能不愛沙漠一般.

  當埃及音樂傳進我耳裡,當沙漠景致映入眼簾,愛,就是在那裏.

  然後我知道,這世界是一場在神的愛裡的死亡與誕生循環不息.

  舞蹈之於我,不過是用身體來轉述這件事.

  

  很謝謝大夥兒的參與!

  期待下次再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