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0/2012

部落格潛水的這段時間

  好一段時間沒寫部落格了,生活中持續發生許多事情,就只是自己忙著經歷與消化,無時間以書寫作整理與紀錄.而我竟也有些不知「部落格」該在生命中扮演什麼樣角色的感受.


  短短一個月,似乎真的發生好多好多事!

  首先是我再度自行在外開課,招生頗為順利,也因此而遇見不同的人,讓我很開心!

  期間我回家一趟,與家人商討後,我爸媽竟開始支持我自己開舞蹈工作室的計畫,甚至願意在金錢上提供協助,讓我既訝異又感恩!

  此外更是在搜尋異國婚姻辦理與簽證等資訊,好讓貝都因男人來台灣,讓我們兩個可以不用每天視訊地互訴相思之情,而是可以「簡簡單單生活在一起」,在這方面進展尤大!雖然期間讓我不知寫了多少封信,問了多少人,與數位朋友進行一長串討論,更是掉了不少眼淚…….

  

  因著台灣特殊國際地位與貝都因男人的極度弱勢,讓他的台灣簽證辦理更形困難複雜!

  那天,我跟一位摩洛哥朋友在臉書上討論貝都因男人的台灣簽證辦理問題,他覺得這當中的困難度簡直不可思議!當他知道貝都因男人從小失學且家境極度貧困,彷彿再也壓抑不住內心困惑,小心翼翼地說:「適任,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我說:「可以啊,你問啊!」

  他說:「妳是不是真的愛上他了?」

  我在螢幕前嘴角抽蓄地說:「廢話!不然你以為我這麼忙,如此傷透腦筋地查這麼多細節規定,就只是為了好玩喔?!」

  他若有所思地說:「這才是關鍵哪!就是因為愛上了,才會這樣!」

  

  就連在現實生計上,也忽地出現重大轉折!

  正當我決定慢慢走出社大架構,自行在外開課,也愈來愈喜歡在外開精緻小班課程的教學感受時,上天就決定將下學期的社大課程全拿走,就只剩文山社大.

  因著體制與現實環境等問題,早讓我對自己在社大發展早已不抱有任何幻想,然而一聽到北投社大與大安社大的報名人數如此低,心裡還是難過了好幾天.不管是教學亦或自我充實,我全都盡力了,即便是成果分享,我都選擇用最能留下長期影響的影音紀錄來取代台上那熱熱鬧鬧的三、五分鐘,然而所有付出與努力似乎完全無法回饋到最最現實上的招生.

  

  這是前幾天發生在我的小班課堂上,極為真實的對話:

  我:「下學期大安社大課程因報名人數不足,所以停開了.」

  學員A:「老師,舊生全都以為妳不回大安,所以都沒去報名了!」

  我:「…….」

  我:「北投社大報名人數不足,所以也停開了.」

  學員B:「蝦米?我們都想說開學那天才要去報名咧!」

  學員C:「蝦米?我甚至不知道要開學了!北投社大怎麼沒通知我們去報名?」

  我:「…….」

  學員D:「老師,妳下學期在哪個社大還有課?!」

  我:「現在只剩文山社大,星期二晚上.」

  學員D:「可是星期二晚上我沒辦法…….」

  我:「…….」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人生低潮」之一?

  但這樣的狀態與感受,我一點都不陌生:將過往全部歸零,一無所有,重新來過.舉凡人生重大轉變期:在法國學舞時,放下一切前往摩洛哥時,幾乎都是類似的關卡與狀態.

  人是不可能走回頭路的,只能勇敢向前走.

  強打起精神中,依舊悲傷.

  直到佳仙明白地跟我說了不少話,讓我突然更清楚自己如何深受環境與來的人的意圖的牽動,以至於上學期在大安的課程愈形混亂,讓我不得不承認人生功課就是這麼樣赤裸了當!所有作的未完全的習題,就只會一再出現,直到學會為止.

  佳仙給我的諸多回饋,讓我更清楚地看見所有尚未能放下的恐懼與情結是如何地困住了我,甚至包括我對自己課程的不夠相信,以及對人的難以信任.

  不時有人勸我要懂得包裝與自我隱藏,而我從來不懂,這些包裝與隱藏,究竟騙得了誰?大概也只有那些願意被騙的人吧!

  很謝謝佳仙願意跟我說那麼多,讓我深深覺得我很有福氣!有人願意坦白直接跟我說這麼多!我知道最大的敵人與阻礙,依舊是自己內底的信念與恐懼.

  

  社大招生不易,以至於課程取消,似乎也是個訊息,讓我重新審視是否今年就要帶他來台灣的計畫,畢竟我不得不誠實面對一個最真實的現況:自己的經濟基礎還不夠穩定,似乎尚未可以撐起一個讓我跟他在台灣有個遮風避雨的地方.

  他不是一個嬌貴的人,我只是希望他來時,我已在台灣有個相對安穩的立足之地.

  繼續一個人打拼,經濟成本似乎是較低的,畢竟一旦要自己開舞蹈工作室,自然衍生許多功課要做,尋找舞蹈工作室適合的地點、設備與裝潢師傅等等,更不用說思考最實際的招生與營運等事項了!

  該做的功課好多,好像會忙不過來,怕無法承擔他來台灣初期的安頓工作.

  

  英明睿智的鄭女士提醒:「等妳開舞蹈工作室,就是自己創業了!要有這個心理準備!」

  我這才意識到:「對吼!我要自己『創業』了哩,真是令人緊詹!」(不好意思!我的腦袋一遇到跟金錢以及現實生存有關的事情,轉速就會變得特別慢……)

  我已經回不去社大了,接下來勢必得以自己開辦的課程為主力!

  構思下一期新課程時,我很確定一次要開兩堂以上,才能讓缺課的同學能有補課的可能.學費不會降價,舊生與報名一整期課程者可打折,且開放單堂上課.我很確定課一定要開,不管多少人報名,我都要開課!因為我要把開課決定權拿回自己手上!我的成本就是時間與場地費,且我有能力支付!此時真正該做的,不是「賺大錢」,而是能夠撐起一個空間,讓想跟我學舞的人,都可以進到我的課堂上.

  而這,正是我之前願意冒著鐘點費打折的風險,都要讓社大課程可以撐起來的原因是一樣的,此時就只是更把決定權更拿回自己手上罷了.

  所以,我的「創業」,就從撐起一個空間開始吧!

  說到我這人,銀兩沒多少,就是很有氣魄!

  

  社大的課沒有開成,讓我傷心的只是覺得自己在教學上的努力與對學員的用心是那樣難以回饋到最現實的生計問題,然而若我連自己都養不活了,就如何去餵養更大的夢想?!

  擦擦眼淚,依舊是要向前走呀!

  我是個只靠教舞授課鐘點費維生的人,沒有課,等於沒有任何收入.

  但我竟不急著開課賺錢,我想將自己準備好時,再清楚漂亮地重新開課!

  也因此所有想跟我上課學舞的人兒們,敬請期待我即將在十月份正式開辦的精緻小班課程吧!

  

  回歸到最源頭,唯有創作才是我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事,不管有沒有觀眾抑或讀者.

  我的新書將在九月底出版,書名是:【偏不叫她肚皮舞:一個人類學博士的東方舞授課手記】,大家記得相招去買書哦!

  

  至於不開課的九月份,我想把時間保留給發生在我與小鷹之間的那個愛的故事,將所有圖文紀錄重新書寫整理一遍.

  似乎是時候了,打開電腦,整理起小鷹們的相關文字記錄,依舊是止不住的淚.我想我是盡全力去愛他們了,為了他們的自由,我獨自啟程出發尋找傳統馴鷹師,最大的心得卻是:「鷹,永遠是鷹,不馴!」

  對待小鷹們,我從來只有愛與尊重.有天,米開朗基羅竟主動歡喜地跳到我手臂上,如孩子般信任地看著我;當米開朗基羅離去,孤單落寞的小小拉斐爾竟主動跑來安慰我,晚上睡覺時,從離我最遠的天台邊,改到離我最近的樓梯間.

這事說出來,有誰會相信呢?

  我做了好詳實的文字與圖像紀錄,希望可以凝聚濃縮成完整作品.

  我的小鷹們,似乎各自有著屬於自己的曲調.

  當我想起米開朗基羅.腦中自然吟唱起古典優雅的安達魯西亞傳統音樂.

  而小小拉斐爾,是近代柏柏爾吟遊詩人的歌.

  當我想起他們,耳邊就有歌聲吟唱,眼淚隨即滑落.

  

  昨天中午,揹著重達3.6公斤的國藝會結案報告前往公館,找家郵局寄了出去,也將小鷹部分文字給列印出來.接著又到佛化人生買了奧修的【情緒】,情感豐沛是我很大的資產與磨難,再打開與小鷹那段記憶,情緒勢必蜂擁而來,希望能藉由閱讀與書寫並進,讓情緒與內在同時得到更高一層的提升.

  坐在公車上,我問自己:「為什麼那麼想寫小鷹的故事?」

  答案真的好簡單:「因為心中有愛.」

  然後我知道我將不再試圖說啥「尊重生命,不豢養野生動物」等的大道理,就只是想認真誠懇地說出一個動人的好聽故事.

  

  拉拉雜雜寫了些粗淺片面的文字,什麼都沒說似的,就只是想讓藉由部落格關心我的朋友們知道我一切都好,就只是潛水中.

  

  我的生命轉速向來極快,此時再度轉入某種重整狀態,極似2010年秋,過往已然銷毀,尚未確定能否順利前往摩洛哥,前途一片未卜的狀態.

  一切,都在快速旋轉中,還不是行動的時候.

  一如2010年初秋,我讓自己慢慢滑入寧靜沉潛的狀態,清理,反思,閱讀,靜待重新出發的徵兆,義無反顧地向前走!

  

  再次預告:生命之流早已逐漸將我推離社大,我自己開辦的新課程將於十月分正式上課,歡迎所有同學回來上課!

  九月三十日亦將舉辦一日肢體工作坊,敬請期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