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2012

走了

  我的生命轉速向來極快,幾天沒寫部落格,天地又變色了!


  我向來是個任性的人,一旦確定什麼是自己真心想要的,什麼又是讓自己難以忍受的,無論未來看似如何艱難,心裡又有多少恐懼擔憂,突破與開創力依舊增生,隨即化作確切行動。

  從摩洛哥回來後的這學期,突然讓我好清楚某些社大規範與作為多麼荒謬,逃離舊有窠臼並向外尋找更自由寬闊空間的衝動愈來愈強,很快就讓我壓抑不住了!

  打從一開始,心很知道某社大不是適合我的地方,空間好破碎,能量漂浮混亂且相互衝突,讓我很不舒服,難以聚焦,難以凝聚力量。就連亮亮與Polly 都異口同聲地說,她們不希望我待那裏。

  所以,我是不是該更勇敢地相信,若我離開一個根本不穩固的地方,向外衝撞,才能發現更為寬廣富裕的世界??!

  

  十五人的開課門檻之於我,向來是個極大挑戰與壓力!尤其當社大愈來愈將招生任務交託在講師身上。先前我一直以為招生人數不足是我自己的問題:是我教學法不夠好,留不住學生;是我號召魅力不夠,是我招生能力不足……,一直到有學生主動私下找我開小班課程,連帶我也終於鼓起勇氣,自行在外開課,突然發現:天哪!原來當門檻設定成五人,開課如此容易!原來當我調高學費,不過就只是吸引來不同族群前來參與,我根本不用擔心會沒有學生!

  這學期,尤其是在某社大,學員來源幾乎全靠我自己累積的舊生、支持我的人(包括繳了一學期學費,卻只上一堂課的中學同學王小滿),倚靠Polly 奮力幫我到處拉人,以及我從人滿為患的文山社大拉過去的新生,才壯大格局地撐起這一班。中間些許觀察,我從來只當個人好惡,不便多說,然而走到學期末,我的班級無意參加社大期末成果展,這事竟然也需要社大團隊開會討論!

  社大成果展,向來挑動我最敏感的那根神經,更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從這決策中,透露了社大如何認定「成人教育」一事,以及何謂「教學」與「學習成果」。

  很快地,我根本壓抑不住出走的衝動!

  畢竟當這一班多數學員全衝著我而來,我得靠自己與學員努力來衝過開課門檻,當社大並無確切作為與理念可以說服我,我又是貪圖你什麼來著?!

  

  我問亮亮:「妳覺得我離開某社大,好嗎?」

  亮亮說,她早就希望我離開,那裏就像個黑洞,只是浪費我的能量,我在那兒,好像寄人籬下。

  我問Silvermorni :「為什麼妳支持我離開?」

  她說:「因為妳不喜歡那裏啊!我從期初就支持妳離開,但妳如果要任性的留下來,也一樣支持妳,哈哈哈!但如果是委屈的留下來,那大家應該都會束手無策吧!」

  我再問:「如果我離開該社大,妳會跟著我走嗎?」

  她誠實地說:「去哪裡其實沒差,只是我要想清楚我要不要繼續跳。其實我是喜歡音樂和老師的瘋癲,但我的身體偶爾才會被啟動。我常常會矛盾的發現,我安靜的時候才能全心體會音樂,但若刻意要動,反而變的機械。以我現在的程度,即興只會讓我與自己的身體解離,我需要伴隨音樂的基礎動作操練。」

  聽了,我很知道以她的狀況,需要的是小班精緻教學,以社大的上課品質與狀況,根本無法讓這樣的學員得到突破所需的養分。

  我說:「長期以來,我拿捏不住的是,社大低廉學費對學員來說,誘因與重要性到底有多強?!但或許對於一個真心想上課的人來說,學費影響反而不大。如此一來,也無怪乎我自己在外面開的小班,課程品質真的好很多,因為來上課的人,動機夠啊!這學期在那地方,我發現自己好分裂!我不是不知道學員要的是什麼,然而那兒就是有個很「破碎」、「散渙」的什麼,讓我很難聚焦.如果不是我自己在外面開的小小班太過成功,我可能不會這麼迅速鮮明地意識到這個問題。」

  她說:「我自己的經驗是,如果想的只是要照顧人的話,就無法真正發揮自己的能力。真正重要的是,讓自己可以全然投入,播下的種子自然有機會影響更多人,像是妳的學生可能會出去教課,無論教的是甚麼。」

  突然間,我竟有當頭棒喝的感覺!我更應該專注思考並把握原則的關鍵性問題,是我到底想教什麼?能給什麼?希望對他人與社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我問珦如:「如果我離開某社大,妳會跟我走嗎?」

  她說:「我本來就是想跟著妳上課,現在是因為妳只在社大開課,我才跟著妳來社大,如果妳自己在外面開課,我當然要上妳的小班課程!」

  所以,我還在猶豫什麼?

  

  在網上找了場地,PO 出新課程訊息,幾乎只需兩、三天時間,輕易抵達五人開課門檻,不到一個禮拜時間,便已「八人額滿」。

  突然間,開課變得好容易!來上課的人,學習動機更強,同質性更高!

  加上我堅持要走精緻小班教學,學員人數最多不超過八個,因為我要的是教學品質,要打口碑,這才能讓我更輕易迅速地吸引更多人參與,也讓我能真正地進行「教育」,而非單純運動流汗啊!

  

  Silvermorni說:「老師,我很喜歡妳啊,我不是為了跳舞留下來的沒錯(突然告白XD),但我是為了跳舞來的。」

  我說,這不是我第一次聽到這樣的「真心大告解」,好多學員都跟我說過一模一樣的話:「老師,我喜歡妳這個人,甚過於跳舞,我是為妳來的。」

  所以,我該改行嗎?

  但,答案很明顯了:我是可以對自己更有信心些。

  那就勇敢出走吧!

  社大有個好處,就是可以不用辭職!只要未達開課門檻,一切便也瞬間灰飛煙滅。

  所以,只要我跟舊生不主動衝那「十五人開課門檻」,這堂課便也消失。

  很方便的。

  

  前兩天,貝都因男人的「沙浴飲茶雙帳篷」已經在豔陽下的沙丘上開張囉!

  我問:「怎麼樣,今天有沒有生意?賺幾多錢?」

  在烈日下曬了一整天的他,疲憊地點頭,說:「不多,沙浴加飲茶,賺了一百塊。」(約台幣三百八十塊)

  我問:「有幾個客人?」

  他說:「五個。」

  我狐疑地問:「五個!那怎麼可能才賺一百塊?」

  他說:「因為那幾個人很窮,身體不好,特地跑來這裡做沙浴,想治病,所以我不想為難他們,少收一點沒關係的。不過今天只是才剛開始,再來生意一定會愈來愈興隆的!」

  呃……,這傢伙的不愛計較錢真的是跟我有得拼……。

  

  隔天,沙漠捲起巨大風暴,無法抗拒的自然力量讓他只能歇工,一日毫無收入。

  接著,依舊是在豔陽下辛苦工作一天,仍只賺取微薄收入。

  我問:「難道帳篷沒能幫你多招攬些客人嗎?」

  他說:「帳篷當然有幫助!可這幾年,沙丘上出現愈來愈多外地人,在沙浴季,帶著帳篷來這兒搶生意,削價競爭,讓我們這些窮困當地人的生存愈來愈艱難了。我本來打算所有來做沙浴、進帳篷喝茶的客人,一個人費用 50 元,可是那些外地人開的價碼,一個人只收20元,若我收50 元,根本沒有人願意上門!所以我頂多能收30元。」

  呼……,看來沙漠生存遠比想像中艱困哪!

  

  此刻,我正一步步朝向離開社大的方向前進,一旦心決定了,幾乎沒有任何事情還可以再將我拉回頭的了,當好些事正在沙漠等著。

  有時,我難免焦慮、沒信心!然而當我看到在酷熱乾燥沙漠辛勤求生,曬了一整天太陽的他,疲憊至極卻又深情款款地在電腦前看著,就知道自己必須更勇敢、更努力!

  我需要累積更多資源,才足以回沙漠好好創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