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5/2012

有趣的金錢功課

宛若奇蹟!


新課程消息正式發布,不到十五小時,八月工作坊迅速抵達開課門檻;不到廿四小時,暑期進階也有五人報名,確定開班!謝謝所有報名者的支持與愛護!謝謝妳們懂我的課程的價值,願意付較高學費,與我一同創造更為良好的授課品質!謝謝妳們,我會好好備課、帶課,證實妳們並沒有看錯人!



關於金錢流通的奇蹟,並不止於這裡。

今年一月底,我才從摩洛哥回來,很快就跟 Teen 約了做靈氣治療(詳見【從星際飄泊,到沙漠歸鄉】),隨後在Lach 牽線下,認識了亮亮。那晚,恰巧是大安社大試教的日子,更是我在離開台灣十三個月、全然放下舞蹈整整一年多後,再度進行與舞相關的活動,而且還是一場在陌生之地,面對一群陌生人的試教!心裡的不安忐忑,可想而知。

那場試教,是我讓自己慢慢回到舞蹈教學的「暖身」,現場有著為支持我而來的朋友,更有以質疑眼光打良著我的人們。我很焦慮,因為我很明顯感受到空間裡質地極為分歧的能量,不知祂安排這一切,為的又是什麼?

下課後,走出教室,看到一高一矮的兩位女子站在走廊上,看似在等我,然而我完全不認識那兩人,即便狐疑,仍決定輕輕走過。很快地,個頭較小那位女子跑來叫住我,說:「適任,我是 Lach。」

當場,我非常尷尬!只能故作鎮定地說:「不好意思,我記憶力不好,而且妳好像變了。」

至於究竟是哪裡變了呢?

嗯,以前的 Lach 是一位如蓮花般清新的夢幻美少女。

現在呢,嗯……,就只是蓮花變大朵了這樣……。



下了課,我們三個一起去附近極為有名的湯包攤吃晚餐,我這也才認識了 Lach 身邊的亮亮。那時看著亮亮,我心想:「為什麼一個這麼漂亮的女孩子,三更半夜還要濃妝豔抹呢?她……,怎麼了?」後來才知,原來亮亮當天剛下班,忙到來不及卸下工作妝呢!

吃著聊著,亮亮說,我跟貝都因男人的故事讓她很感動,她知道我想回沙漠,也知道我想買一頭駱駝,好讓他有更多籌碼掙錢,所以她想出錢買駱駝。

我說我很謝謝她,但我希望能靠自己的工作與勞力掙錢,為他買這一頭駱駝,所以我寧願亮亮若有機會,可以介紹工作給我。

亮亮想了想,很真誠地說:「我沒有辦法替妳找工作機會,我的能力就只能直接給妳錢買駱駝。」接著,亮亮以極為美麗清澈的眼睛看著我,說:「妳願意幫我在沙漠買一頭駱駝,是我的駱駝,幫我找人好好照顧他嗎?」

當下,我真的很感動!腦中響起 Teen 幫我做靈氣治療時,曾說我有接受他人協助的障礙,看著眼前的亮亮,我知道自我突破的機會來了,便也破天荒地接受她的提議,讓她匯款讓貝都因男人買下第一頭駱駝。

亮亮將自己的駱駝取名為「百合」,因為:「我們只要想著今天。因為草地上的百合花既不勞苦工作,也不紡紗織布,卻沐浴在神的榮光裡。」



迅速將錢匯給他之後,又過了一段時間,他才說已經找到適合的駱駝,雖然不是原本亮亮想要的白駱駝,但這頭駱駝健康強健,更能吃苦耐勞地工作。

我一直半信半疑,畢竟我看不到他是否真拿那筆錢買了駱駝?甚至很坦白跟亮亮說,連我都不確定他究竟把那筆錢用在哪兒了。

亮亮說:「我真的感覺得出來駱駝存在於沙漠裡,我的駱駝是真的存在。即使貝都因男人沒買駱駝,都沒有關係,因為那筆錢本來就是要給出去,而且我的生活並沒有受影響。」



隨著每天視訊,我偶爾問起他跟駱駝的工作狀況,這才慢慢相信他確實買了一頭駱駝。

不久前,非常偶然地,經由 Emma 介紹,一位名叫 Asien 的男孩找到我,跟我說他想去摩洛哥,還想去沙漠了解遊牧民族狀況,幾回交談,我讓他去了貝都因男人在的地方,一來我能放心地把Asien 交給貝都因男人照顧,二來,我也想讓貝都因男人多個「顧客」。

我沒跟 Asien 說明我跟貝都因男人的關係,總覺聰明如他,應該猜得出來。

也因此,因緣際會之下,Asien 成了截至目前為止,唯一真的看過貝都因男人的人。讓我開心也放心的是,在沙漠短短幾天,讓Asien 有了很深的領悟與極大的歡喜!

過了不久,我在Asien 臉書上看到了他去沙漠出遊的照片,完全不在預期內地看見了百合的廬山真面目,看見貝都因男人如何與百合認真工作著,當下一場極深的震撼與感動!

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

原來當我將信任交託出去,自己與他人的生命確實因而得到更為豐沛多元的轉變!



背著 Asien,我偷偷把百合的照片給亮亮看,亮亮好開心!也把百合的照片PO在自己臉書上,我馬上感覺到百合的確實存在如何震撼並感動好多人!好像每個人都在心理與我吶喊同一句:「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原來這一切都是可能的!」

然後,我突然懂:原來當我願意坦然接受他人給予,對外造成的影響,也可以是一場給予!原來當我願意開放生命讓他人參與,只是讓彼此的生命更為精彩豐富!



此時,正是撒哈拉沙浴的時刻,來自摩洛哥各地的人們前往沙丘進行沙浴,在被豔陽曬得熱呼呼的沙丘上,挖個洞,將自己埋進去,據說可以治療風濕等病痛。整個沙浴觀光季,藉由在沙丘上工作與出租房間,是當地人掙取生活費的重要機會,自然也讓貝都因男人在豔陽下忙個不停。

前兩個禮拜,他說想買兩頂帳篷,搭在沙丘上,一來更能吸引觀光客,二來可以在帳篷裡賣沙漠特有植物茶,讓客人在休息的時候飲用,沙浴服務加上茶,可以讓他賺更多錢。

想到Asien 拍的照片裡的百合,我決定信任他,匯錢給他買帳篷。

亮亮一知道我要買帳篷,馬上搶著說她要其中一頂!堅持自己想在沙漠有個家!



上禮拜,趕在颱風侵襲前,我前往銀行匯款。

當天,他一收到帳篷款項,整張臉發亮,好開心、好開心!告訴我,他明天就去買帳篷,搭起來之後,要把百合牽過來,待在帳篷旁,一來做裝飾,好吸引更多觀光客,一來如果有人要跟百合拍照,還可以收費,更可以推銷騎駱駝、遊沙漠、看夕陽的服務!

聽了,我心裡真的很感動!

遇見他這幾個月以來,我明顯看著他的轉變:從一無所有且無力掙脫赤貧狀態的悲傷無奈,後來因著我的信任與提供些許資金,因著一頭駱駝與兩頂帳篷的出現,讓更為美麗的工作藍圖自然誕生,眼睛因希望光芒而閃閃發亮!

接著,我破天荒地做了個創舉:直接在臉書與部落格上號召,邀請更多人加入我們的撒哈拉熱血計畫!(詳見【颱風天裡的奇蹟】一文)

不到三天時間,我募集了廿幾株棕櫚樹、一頂帳篷與一口井,幾乎已是露營區初步計畫所需的一半物資了!

井的出現極為關鍵(詳見【當狐狸找到了井】一文),有了水,生命於沙漠裡的流動便也只是蓄勢待發罷了。



好幾次,貝都因男人問:「亮亮什麼時候要來沙漠看她的駱駝?我們會提供免費食宿,還要帶她去遊沙漠!」

晚上,當我告訴他,島嶼上有這麼多人支持我們的露營區計畫時,他好驚訝,也很感動!

我正經嚴肅地說:「我們拿了這筆錢,就得好好善用!這是一筆來自四方的善款,等我把錢匯給你,露營區的創造交給你,你一定要好好工作!」

他同樣認真嚴肅地說:「我會的!到時候,我們的露營區一定會很漂亮的,像天堂一樣!等哪天妳這些出資的朋友來到沙漠,我們一定要好好辦一場慶祝大會,好好招待所有人!」



好些著徵兆一一出現,我知道祂要我有所新作為,在開課以及金錢議題上,幾乎不過度思索地,我決定擬出「暑期進階班」與八月份工作坊兩種課程,內容設定的是我更想上的進階課程,我是真的厭倦了每學期在社大永遠只能「打開第一課」的教學韻律,厭倦社大十五人開課門檻所帶來的壓力,更想勇敢地面對我對招生的恐懼,在衡量我該開多少學費時,一個聲音在心裡說著:「進階班,兩小時,五百塊!五人以上就可以開班!」

我害怕地想:「五百塊,學員會不會嫌太貴?這樣會不會沒人想上課?」

另一個聲音安慰著我:「試試看吧,妳沒有任何損失呀!」

深吸口氣,我就這樣訂了學費標準,告訴自己:「若真有人願意花五百塊來上我的一堂進階課,我一定要好好上課!謝謝她們如此肯定我的價值!」

腦中想起 Teen 、Lach 以及筠霏跟我說的話:不要害怕調高學費,真心想跟著妳學舞的人,不管妳在哪兒,不管距離有多遠,都會跑來找妳!不懂珍惜妳的學生,無論妳學費有多低,也只是讓她更愛來不來。有時當妳抬高鐘點費,是一種自信樂觀的表現,告訴自己:「我值這個價錢!」有時當學費門檻一抬高,首先篩選掉的,是那些並非真心想學舞的人,甚至會為妳意想不到地召來不同的人。所以,就給自己一個心理覺得平衡,且不覺得委屈的價格吧!



萬萬沒想到的是,當學費一抬高,果真自動形成篩選機制,也讓人心人性瞬間浮現。有幾位學員,一聽說我自己開課,二話不說,連價格都不問,馬上報名!無論那原因是:「我知道老師值得!」亦或:「老師上課好認真也好辛苦,我支持老師!」亦或:「老師要存錢回沙漠,而且貝都因男人在等她!」都讓我好深地感受到學員有多愛我!

也有人直接嫌五百塊太貴!我當場在心裡冷笑:「什麼樣的學費,就是帶來什麼樣的課程品質,妳沒上過我的小班課程,光是社大經驗,根本無法想像我可以給的進階精緻教學,但我不需要說服妳什麼,若妳還會嫌貴,這就表示妳尚未準備好要上我的進階,即使妳反悔,我都未必會收妳這個學生。」

極其自然地,當學費一抬高,首先被改變的,是開課門檻降低了!

這讓我只需找到五個願意上課的人,扣掉場地費,就能拿到接近社大鐘點費的收入!也就是說,當抬高學費尚未讓我賺到更多金錢之前,首先我已取得更自由彈性的開課決定權,而且我馬上可以決定要讓哪個人加入哪個班級,營造什麼樣的課堂氛圍,給出什麼樣的教學內容。

或許有人認為我抬高學費是為了賺更多的錢,但這其實只是讓我換得更大的課程自主權罷了,扣掉場地費,除以工作時數,我拿到的鐘點費其實是一樣的,最大的不同卻是不再是社大團隊亦或招生人數來決定我能不能開成一門課,而是我決定我要不要開這樣一堂課,以及我想如何上課。

我突然發現,金錢議題真有趣!逼使人不得不去面對自己究竟想要什麼、害怕著什麼,而一旦勇敢地面對挑戰,意想不到的驚喜只會連番前來!



週五在社大上課時,一位這學期才剛出現的學員跑來問我進階課事宜,我也稍作解釋。我一直沒有足夠時間可以與這位學員好好聊聊,那天下了課,我們才終於有機會更進一步深談。之前她缺課很長一段時間,接著永遠是在快下課時,匆匆跑來上不到一小時課程,我問她原因,她說:「我有事無法準時來上課,但我真的好喜歡來上課,所以即使只能來跳不到一個小時,我都一定要來!每次來課堂上,可以看到妳,回去時,我都比較開心!比較有力量!」

接著她告訴我,她其實是讀了我的書,特地跑來找我上課的,在我的課堂上,她得到很大的鼓勵,覺得自己不是那麼糟糕,還說我整體表現默默鼓勵且影響了很多人。

離去前,她說:「老師,像妳這樣有勇氣不斷追求夢想的人,真的好少見!我好佩服妳!妳想回沙漠做的事情是真的把他人利益擺在自己前面,好了不起!」

我說:「哦?是嗎?我還以為全世界都跟我一樣!而且我這輩子都這副德性哩,不管是跳舞還是現在要回沙漠,一旦這是心的渴望,我便是全然投入於其中!」

然後,她成了我的暑期進階學員之一。



訊息不斷進來,要我更勇敢地向前行,開創更為富裕喜悅的未來。

「八人私塾」讓我嚐到小班教學的甜頭:原來當學員人數不多,我可以好好給出一堂精緻課程,將我會的給出去,改變眼前的人,允許彼此之間產生更為細緻溫暖的交流,也讓我能以較不疲憊的方式謀生。

這樣的領悟,間接促成此時週三課程的誕生。

週三小班初階真的很特別!九位成員全是對身心靈療癒極感興趣的人,對於我上課拋出的「尋找於內底的身體與音樂之間的關係」的遊戲,特別有所共鳴!面對同質性如此高的一群人,我突然意識到自己正在琢磨不同的帶課方式。上一堂課,在引導她們走入音樂情境中時,在某個瞬間,腦中突然閃過一個畫面:亙古之前,我也曾做過這樣的事,一位引領者,一位知識傳承者,守護古老知識遺產,並讓知識與技藝傳承循環不息,那是向內走的,是向上攀升的,更是期盼傳承後代的。

在課堂上,我的角色看似「教學者」,然而這九位初階學員其實更是我的「同修」,當我準備好時,她們便出現,讓我於課程中尋回古老前的引導與教學智慧,也讓她們於過程中,各自獲得之於成長重要的訊息。

我不禁問著:「為什麼此時我會遇到這族群的人?為什麼在這一班,學員同質性高到如此不可思議?祂將這群人帶到我跟前,為的又是什麼?我在教學上,是否有著什麼樣的事情該做?甚至是重新尋回一種看似新穎其實是我早已熟悉不過的教學態度與方法?」

然後我想,我是真的該勇敢面對自己金錢功課,喜悅專注地在生命裡開創更多不同的可能性,放心地將一切交給祂安排,我只管領受禮物便是。



那天Lach 問我:「在沙漠鑿一口井,要多少錢?」

我說:「人工、井身材料費與井屋,差不多要三萬塊。」

她說:「三萬塊其實不多。」

我說:「是啊!沙漠其實有水,但當地人窮得連三萬塊都拿不出來,水成了有能力鑿井者獨享的資源,所以我們會看到觀光旅館經營者取用沙丘水資源,蓋游泳池牟利,然而農民與遊牧民族卻無水可用!」

忽地,我回想起走在沙漠極為偏遠處,土壤澆薄,人煙罕至,一望無際中,竟矗立著一座混凝土砌成的水龍頭平台,一位遊牧民族老婦帶著水桶,前來汲水。

我好奇地問:「為什麼會有這水龍頭?這水打哪兒來?是自來水嗎?這是當地政府建造的嗎?」

當地人告訴我,五百公尺外,有一間法國人投資的民宿,鑿了井,牽了兩條水管,一條將水導向民宿.另一條則將水引到遊牧民族散居的地方,將水資源與當地居民分享,從此,他們才不用牽著驢子、帶著水桶地走上一段,就只為取得日常用水。

我低頭一看,水龍頭平台上寫著建造日期 2011,原來當地居民取得相對方便的水資源,不過近期的事。

聽了這故事,看著游牧民族老婦坐在水泥台子上取水的樣子,心裡一陣感動!我告訴自己:「對!這才是我更想做的事情!將來等我回沙漠蓋生態觀光民宿,在當地定居,我一定也要做些能夠為當地帶來更多和平公允,創造富足共享的機會!」



偶爾仍有以舞創作的慾望與衝動,對埃及樂舞的熱情依舊誠摯熱切,或許是我不再需要藉由舞蹈創作甚至是舞台演出來向全世界及我自己證明:「我是真的可以跳舞的!」,我與舞的關係反而愈形輕鬆、自由且溫柔,讓我更能喜悅自在地享受埃及樂舞那極度細緻美麗的藝術能量。

此時反而是藉由舞蹈教學,讓我與舞的關係持續重整,進而深化,仍是一個伴隨樂舞向內走的過程,且是試圖將他人引領進我所熟悉的埃及樂舞的美好感動裡。

帶課時,我愈來愈倚賴「內在能量」與「每個當下的靈感」,構思每堂課的練習內容,用「內力」撐起一個溫暖自由的空間,並讓這空間裡,流動著安全溫柔的細緻豐沛能量,與學員一同走向一個層次更高的地方。藉由一堂課,我所給出的,不只是知識、舞藝、生命經驗的分享,更是一份很深的愛,以及我對藝術與生命的熱情盼望,甚至是「造夢的力量」。

有時當一堂課結束,我甚至覺學員在下課離去時,多了些上課之前沒有的什麼帶著走。

我是那樣渴望朝沙漠歸去,整座沙漠日夜呼喚著我,貝都因男人更殷切期盼我的歸期。我向來是個生命轉速極快的人,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生命之流日夜朝著沙漠奔去,連我都不知道未來將發生什麼事?!非常確定的是,無論是回沙漠的計畫進行速度,抑或我在舞蹈教學上的轉變,全都正發生著無法逆轉的演變。

況且,我是那樣樂於迎接更為豐盛喜悅的生命挑戰!



第一次讓 Teen 做 SRT,竟是兩年前(詳見【另類療法】),最後曾抽了張牌,其中一張是 Twin Flame,我一直以為這人沒出現,直到前幾天,才覺得我的 Twin Flame 應該就是貝都因男人吧!而且他竟與我一同做起金錢功課!

我曾跟 Teen 碎念:「金錢功課好庸俗!真是不敢想像以我的格局與高度,會選擇這麼俗氣的題目!」

然而此時,我竟覺金錢功課很好玩!觸及的層面極廣,包括自我認知、對事物的價值衡量、生命的價值核心何在,也深深牽動人心與人性,如何讓資源流通且利益眾生,更是一門大智慧哪!

我是個很懶惰的人,若要我為了房子、車子、養老金或物質享受而賣命工作,我肯定只會裝死!然而祂真的對我很好,讓我回到沙漠這個在地球上唯一讓我有了「家」的感覺的地方,讓我看到什麼叫「一無所有」以及讓人難以脫貧出困的現實條件,明白自己享有的已太多,是該向外創造豐富資源,流向這些在底層掙扎受苦的人們。

更為神奇的是,祂早為我安排了一位極為溫柔美麗的 Twin Flame,與我一同做著金錢功課。看著從小活在赤貧邊緣的他,每天如何賣命工作,就只為賺取那麼一丁點養家活口的錢,給了我好大的震撼,明白:若我想跟這個人於沙漠定居,便是得勇敢認真地面對我的金錢議題!我必須學著創造豐盛,學會讓資源不停循環流通的智慧,才能利己利人地走過地球這一生。

直到此時,我仍不知自己在金錢議題該習得的智慧究竟是什麼?

一個聲音不斷告訴著我:「答案,就在沙漠中。」而且我知道,沙漠將牽引著我,慢慢尋獲那智慧寶藏!

回首這一切,突然很深地感受到,原來好多事情的安排那麼巧妙,而且在許久以前就已經埋下伏筆,當人能夠愈勇敢地面對生命,就愈能承受意想不到的禮物與驚喜!如果不是勇敢拋除不夠好的生命藍圖而且還能堅持下去,或許真的沒機會發現壓在最箱底的寶物!

雖然我仍笨拙困惑地走在途中,但我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從二月底至今,不過四個月過去了,我自己的生命起了極大轉變,也看到身旁的人如何與自己的成長互動著,一同轉變中。最最明顯而直接的,是貝都因男人眼睛裡閃爍的希望之光,因著資源與愛的流入,讓美好夢想也在心裡發了芽。接著是亮亮在許多層面的轉變,以及因著撒哈拉夢想計畫的啟動與召集,將愈來愈多人拉進這場共同實踐夢想的行列中!一座聚集眾人支持與祝福的小小綠洲便也有了雛型,正在沙漠某處醞釀著。

我願意成為捍衛沙漠生命的最後一棵棕櫚樹,我無法改變這世界所有的光怪陸離,但我願意堅貞決絕守護世間一座小小綠洲,讓愛與希望永遠在,讓餓極渴極、疲憊至極,風塵僕僕的旅人皆能在濃密樹蔭裡歇息,共享沙漠清泉,讓沙漠與綠洲淨化靈魂能量,獲得更為豐沛清新的力量,持續向前行。

我無法徹頭徹尾改變這個出了差錯的世界演變軌跡,但若能靜靜守護一座綠洲的清泉與綠意,便讓我的生命有了如沙漠般瑰麗寬廣的意義。



我的生命轉速向來極快,我甚至是有意識地加快速度中!

所有訊息不斷說著,新階段即將展開,祂要我更勇敢無懼地向前行,前頭未必是康莊大道在等著,但絕對精采豐富!

我整個人都要轉型了,包括課程型態與授課方式,隨著轉型而來,自然是過渡期的發生。

我很感謝這兩天那個被我的憤怒給刺傷的人,感謝她那樣直接明白地嫌棄我的小班課程收費昂貴,讓我看見人心人性如何因「金錢異動」而被揭露,我的當下反擊只是讓我更清楚自己課程價值何在,明白在一堂課上,我給出多少知識、愛與能量,以何其溫柔自由的方式在引導學習者,走向讓身心靈更為自由喜悅的方向。

正因為我太清楚自己的價值了,正因為我整個人正穩穩走向沙漠,我知道人可以因為一堂課而被改變,我知道教育需要時間,也知道一己之力有限,所以更希望能專注地做更有效率的事情,好好地為確實是我的學生的人們上課,把自己的東西給出去,以更有效力的方式,帶著已經準備好的人們,進行一場生命更新與自我解放!

是的,當學費提高,未必是讓我多了些鐘點費,卻是直接形成篩選機制,吸引已經準備好甚至是不同的人前來,也讓我有了更高的開課自主權。但我知道,在轉型過渡期,我勢必面對某種秤斤論兩的「比價」眼光,我同樣必須將自己準備好,將憤怒情緒化做堅持的勇氣與力量,持續向前行。

這是為什麼我很感謝那位激怒我的人,這真是上天的禮物,提醒我好多事!我相信自己的回擊同樣是上天送給她的禮物,至於將為她帶來什麼樣的訊息,就不是我可以過問的了。

能夠當我的學生,真的很幸福!

打從一開始,我便明白這件事,更希望所有會喜歡我的課程的人們能迅速前來,讓我們在課堂當中,一同成長與分享!

回顧伴隨金錢議題而來的種種時,我不得不說,所有背後根源來自於恐懼與匱乏的決定及行為,就只會招來更大的恐懼,形成更大的匱乏.當我因害怕無法自行順利招生,膽怯地躲在社大這把並不牢固的保護傘下,不僅無法為我帶來安穩的發展機會與豐沛的收入,反倒為十五人的開課門檻給掐緊著脖子,動彈不得!

相反地,當我終於明白自己與課程的價值,勇敢地跨出第一步,自行在外招生,開課門檻瞬間陡降,更為我取得更大的課程決定權!

喜悅與自信,就只會召喚來更為豐沛強大的喜悅自信,反之亦然.



說到頭,祂終究給了所有人最好的安排!

我從沒想過今生可以遇見我的 Twin Flame,沒想到當我勇敢面對金錢議題,這功課竟也可以變得如此有趣好玩!

對於這一切,我真只深深的感恩!

更是對祂的巧妙安排讚嘆不已!彷彿早在許久前,祂便知道什麼才是對我最好的,以無盡的愛,細細安排好所有過程,就等我有勇氣前來領取禮物!如果不是當初勇敢誠實地面對自己,奮力拋開無法讓自己打從靈魂裡快樂起來的生命藍圖,即便一路風風雨雨,都還有力量及勇氣堅持,或許我真的無法領受來自於祂,如此豐沛絢爛的生命禮物!

對於所有發生的事情,我真只深深地感恩著!

更是感謝這一路陪我走來的朋友們!

所有感動與感謝之詞,盡在不言中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