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2012

當狐狸找到了井

  在此,萬分感謝 Lazycat 認養了露營區的井!


  沒有水,就沒有生命,在種植棕櫚樹之前,得先鑿井、造井、安裝抽水馬達,並建造防止沙漠風暴掩埋的井屋。待齋戒月過後,露營區的鑿井工作隨即開始,接著便可開始種樹了!

  我問Lazycat:「妳想幫妳的井取什麼名字?」

  她要我幫她想,還說要跟「貓」有關,甚至是「虎」都行。

  

  聽到這話,我腦中隨即浮現撒哈拉特有狐狸 fennec 畫面,問她「沙漠之狐」行不行?很高興她接受了!所以,在【天堂島嶼】露營區,我們有了一口【狐狸的井】(le puit du fennec)。

  

  狐狸與井,於撒哈拉,讓我想起了尋找一口清泉的小王子,以及為小王子所馴養的狐狸,那是生命、愛與友誼的故事。我常想,雖然作者並未明說,但小王子能在撒哈拉遇到的狐狸,除了fennec,還會有誰呢?

  Fennec 是瀕臨絕種的撒哈拉保育動物,然而當地居民貧窮,我曾在當地親眼目睹失學孩子抱著被綑綁的fennec ,站在大馬路旁,藉由跟觀光客合照,換取一點讓全家餬口的收入。澆薄乾旱大地,人民與生物皆受苦,然而沙漠卻是那樣瑰麗沉靜,滿是豐厚溫柔的愛。

  

  我無法說 fennec 是嬌貴脆弱的動物,畢竟一個能夠在撒哈拉艱鉅嚴苛條件中生存的動物,只會是生命力強悍的!但fennec 確實如北極熊一般,因著環境變遷與人類殘害,面臨絕種危機。

  只要有水,就有生命!【狐狸的井】,靜靜守護座落於撒哈拉隱匿處如天堂般的綠洲,每一棵棕櫚樹,皆來自島嶼的贈與及祝福,這意象多麼美麗!感謝眾人成全,讓我的撒哈拉之夢在世間有了愈來愈具體的雛型!

  深深地感受到自己回沙漠的速度加快中,謝謝祂呼應我召喚,讓夥伴一一前來!

  這同樣是為什麼我愈來愈有力氣與強烈意圖,自行開課與辦理工作坊。

  翅膀已經打開,胸膛愈形挺起,前進速度已然加快!

  所以,想上我的課的人兒們,快快來報到吧!

  就讓我們一起感受來自內在的力量,讓所有夢想不再是心中的美好盼望,而能更為確實地實踐於人間!

  

  六月最後兩周,星期四晚上的小班私塾課程,是在學員要求下,多開的兩堂。結束之後,同學就要放暑假去了!九月開學,或許繼續開下一期,也或許就此告終。

  無論如何,很謝謝這幾位同學私下找我為她們另外開課,給了我很大的支持與鼓勵!更因著小班教學實在太有趣也太快樂了!無論課程氛圍、教學品質與彼此之間的互動,甚至是我在個別指導、動作與音樂的解釋,甚至是回答問題及推促學員朝著更有自己表現性的方向發展等各方面,品質與速度完全不是社大架構下的「大鍋菜」可以比擬的。

  這樣的體悟與教學上的快樂,直接推促我另外開了包括初階與進階的精緻小小班,也更加確定精緻小班教學更是此時的我,一心渴望拓展的方向。

  

  週四晚上,新同學心慈前來上課,直接加入這一班。

  她是在無法滿足於一般舞蹈中心制式教學法的情況之下,藉由網路與部落格,找到我這兒來,寫 mail 問我何時開下一期課程?說她想參加!

  以我開課狀況來說,目前要湊足足夠人數,再開第二班,並不是那樣容易的事情,星期三晚上,我連開初階與進階,且初階學員幾乎全部都是 Amy 幫我找來的,才能順利撐起一班。

  掐指一算,週三晚上這兩班學員加起來約有十五人,大夥兒攤攤學費與場地費,一堂課的費用相對不高。

  精緻小小班開課之後,陸續有零零星星的學員對進階課程感興趣,問我第二期甚至是第二班何時開課?

  我自己很想開進階課程,畢竟帶著學員從既有基礎上,再更往音樂、舞蹈、文化甚至是創作的方向前進,之於教學者來說,挑戰更大,樂趣也更多!因著社大性質,每一學期,我很無奈地幾乎只能從「打開第一課」開始,接著便難以再更深入地給出更多,讓我不免遺憾,多少也是折騰!

  這是為什麼我終於下定決心,自行開課!

  這幾個月的經驗同樣證實:在自己開的小班課程裡,確實較允許我給出我理想中一堂舞蹈課該有的樣子與品質。

  

  詢問進階課程的學員有好幾個,但大夥兒時間與經濟狀況皆不同,我也只能盡量找個折衷點。

  

  幾番思索,構思出兩種方案。

  一是進階暑期班,預計七月中開課,五人以上開班,一堂兩小時,收費五百塊台幣,一期只上六到八堂,配合暑假有時間也想上課的學員。

  雖然進階暑期班收費較高,但上課時間拉長,且一個晚上,我全部精力、體力與心神,就只保留給這幾位同學,上課品質保證不同!也因我愈來愈著重精緻小班教學能給的品質,所以絕對會有人數限制!

  我很認真地思考過了,發現如果再用「低學費+人數多」來撐起一堂課,在招生狀況不確定的狀態下,想要開起一堂進階課程,難度是更高的,所以我才決定以較高學費且只要五人就能開課的方式,讓一堂課更容易撐起!

  在發出課程訊息之後,已有兩位學員報名,有興趣加入進階暑期班課程的人,請盡快與我聯繫!

  

  第二個方案,是八月份的工作坊,將選擇一個周六或周日上課,連上六小時,課程內容以進階為主,除了難度更高的基礎動作教學,舞蹈文化與音樂解析更是少不了的,即興與音樂感觸,甚至是編舞創作,都將是工作坊內容。

  同樣是五人以上開課,上課時間與地點在確定開課之後,將另行通知!

  目前已有兩位學員報名,為維持精緻優良的課程品質,工作坊也會有人數限制,有興趣者,請盡快報名!

  

  今晚課程結束,心慈說她很高興來上課,還一直說我把課上得很好,讓我很開心!

  無論如何,我很確定自己更想開的課程是什麼,也明顯地感覺到已有愈來愈多會喜歡我的課程的人們主動前來找我,這讓我更想為這一群極為小眾的人,好好地上課!

  我是想好好教舞的,以我認為更好的方式。

  我是想回沙漠創造的,也不斷朝這方向努力!

  我一直很努力地自我提升,也願意勇敢地面對自己與生命,不知是否恰恰是在努力自我成長的奮鬥不懈下,讓我在這一生,不經意地打破了連自己都不是那樣清楚的輪迴鎖鏈,忽然間,人生開了一道通往截然不同生命的門,朗朗通向沙漠,那個在地球上唯一讓我有「家」的感覺的地方,讓我尋回溫柔美麗的前世戀人,讓今生有了廝守到老的可能。

  或許是我夠思念沙漠,或許是我祈求撒哈拉我的母親讓我早日回家的意念夠深重,也或許是貝都因男人向阿拉請求讓我早日回沙漠的心願夠真誠單純,忽然間,我回沙漠的速度開始加快!當初的理想藍圖以遠比預期中迅速順利的方式,愈形具體鮮明地落實於人間!

  誰能料想得到,因著 Lach,讓我認識了亮亮,當晚駱駝就已經在沙漠等著。接著遇著些人,連番討論且眾人幫忙蒐集讓貝都因男人來台所需的資訊,讓我對於未來發展,有了更具體的想像。接著,在完全意想不到的情況之下,我竟偶然地看見了亮亮駱駝!這也讓我決定先讓他買兩頂帳篷,意外地促成露營區的建造藍圖,且幾乎是隔了幾天,便募集到廿幾棵樹、一頂帳篷與一口井,以及許許多多的關心與祝福。

  

  當狐狸找到了井,極為真切地,我感受到這一切無不飛快進行!

  

  這同樣是為什麼我有了不顧一切地試圖開辦自己更想開的課程的衝勁與力量!我知道在自己如此強烈的召喚下,我的學生將更迅速地前來找我,且我將更蛻變得成為我可以是的、極為優秀獨特,教法成熟靈活的教學者!

  

  很謝謝所有願意來上課的學員!

  謝謝妳們給我機會,讓我把自己真心想給的東西給出去!

  謝謝妳們的前來,讓我能夠以舞養活自己,進而餵養我在沙漠的夢想!

  

  神哪!請讓我的學生更迅速地前來找我吧!

  請讓我的進階暑期班與八月工作坊都能順利開課,讓我的知識、舞藝、熱情與能量,能藉由一堂堂課程,向外傳遞出去,對更多人造成美善影響,也為我帶來更為豐沛喜悅的資源及能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