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2012

推著夢想一起走

  重新剪接影片時,好深地感受到自己跟沙漠之間的連結不曾中斷,藉由檔案中,一張張照片與一則則影像瀏覽,試著說出我所見的撒哈拉的故事,彷彿再度將那段經歷給重新活過一次。


  我是個很孤僻的人,除非為了工作,否則幾乎不可能主動約人見面。對我來說,與人接觸泰半是件疲憊、耗能量的事情。無須外出工作掙錢的時刻,我總安適待在家裡,享受獨處,做自己想做的事。

  創作驅動力不停推我前進,辦了場撒哈拉講座,造成直接而正面的影響是讓我瞬間走入重新剪接的創作狀態中,這事雖在我預期內,然因健康狀況不佳與時間上的侷限,突然暴增的工作量與壓力多少讓我大感吃不消!

  直到完成階段性工作,將DVD燒好寄出後,我才真覺稍稍鬆口氣,隨即大睡特睡一整周末。

  不得不說,現在的工作狀態與生活節奏雖讓我收入不穩,卻也為不在預期中的創作機會預留極大發展空間,讓我較有餘裕嘗試任何可能性的創作機會且還能養活自己。

  試想,若我今天是工作時間固定且有正職的正常上班族,怎可能忽地日以繼夜地全然投入於創作中?

  莫說鮮明可見的時間上的調配,主要是精力與整體狀態。

  重新思考如何解構原先敘事架構並重新擬定敘述主軸時,我必須讓自己走入創作狀態且長期待在那兒,必須將自己放空到一個程度,與另個次元接連,讓不存於過去與此刻及片中的我的新構思,有機會在寧靜空白裡,浮現於腦中,再以確實的剪接技巧,將靈感化作實際的作品。

  泰半時刻,現實生活裡,我活得心不在焉。

  就連上課,我都極度仰賴「經驗」、「內力」與「每個當下片刻的靈感」,及「一片真心赤誠」,來掩飾我的「本人其實沒啥心情來上課」,呵呵。

  三所社大的學員全都很體諒我,知道我似乎因其他事情而忙碌、極度疲憊中,知道我氣喘重度復發,不曾責怪我無法以更豐沛的體力與能量來帶課。

  或許是自己整體狀態走入嶄新的蛻變期,在社大架構外開辦的精緻小小班,竟不預期地成為引導自己走向不同教學態度與方法的靈感來源!原因或許真的跟學員人數少,空間裡的能量相對純淨溫馨,來上課的學員全都喜歡我的教學法,想跟著我這個人學習,這給了我很明確的肯定與信心!讓我帶起課來,特別放鬆愉快!

  

  舞蹈課程總是在晚間時段,因著時差,與他視訊時,總是台灣清晨時分,我的房間並無對外窗,天光永遠透不進這小小屋子,連帶竟也讓我有了疑似「與世隔絕」的生活節奏。

  很多時候,我真的不是那樣清楚自己究竟活在哪兒?

  是島嶼?還是沙漠?

  是地球?抑或另個次元?

  關掉沙漠影音與電腦,走在台北街頭,常覺自己是專程來地球忙著好些事,所有與我決定在地球完成的那些事情無關的種種,之於我,毫無重要性可言。

  打從許久以前,我整個人真的就只為創作而活。

  種種出奇不意的人生經驗,便是一場最大的創作。

  

  進入六月,島嶼大風大雨,沙漠卻是酷熱枯寂,前來沙丘享受「沙浴」的摩洛哥觀光客陸續走進沙漠,多少為他帶來些許收入。

  上禮拜,我正苦於氣喘的荼毒,他則在豔陽沙丘上,揮汗為觀光客服務,恰巧有個電影團隊前來沙漠取景,他跑去應徵了個夜間警衛的工作,接連四天,讓他賺了六百塊(約台幣兩千三百元)。

  那天,他正打算吃過晚飯就要出門上工,不忘先跟我報備,說他接下來幾天可能無法與我視訊,我笑著點頭。

  待他吃完晚餐,竟又跑回電腦前,又要跟我說上兩句。

  我問:「你還不趕快出門?工作都快遲到了!」

  他膩在電腦前,撒嬌地說:「沒關係,反正就我跟我表弟輪流,他人已經在那兒了,我已經打電話跟他說我會晚點去,要他待久一點,等一下再輪他回來吃飯。」

  我問:「你白天要服務觀光客,晚上當警衛,累不累?」

  他很認真地說:「是很累啊!但這樣才能多賺一點錢,我要好好工作存錢,這樣才能有足夠的存款,可以辦銀行證明,就可以去台灣跟妳團圓了!」

  我問:「那你幹啥又突然跑回來?」

  他很可愛地說:「沒辦法,我的愛人在這裡,我不想離開!」

  

  過了幾天,待他夜間警衛工作結束,我問:「那麼你當警衛的收入,已經存到銀行戶頭了嗎?」

  他傻笑地搖頭,說:「那六百塊已經給家裡當家用了。先前收割的麥子需要拿去磨麥坊研磨,爸爸問我可不可以出這筆費用?我就把六百塊拿出來給他了。」

  我理解地微笑,沒多說什麼。

  仔細詢問,目前他郵局裡的存款依舊全來自於我先前留給他的那筆錢。

  對這狀況,我絲毫不感意外。

  沙漠生活極度艱難辛苦,他的家族又極度貧困,每一分他辛苦賺進來的錢,光是支付日常開銷,都嫌不夠了,怎可能還有存款呢?!

  

  他問:「妳一切都好嗎?身體好一點了嗎?台灣天氣好嗎?」

  我說:「台灣一直下雨,天氣多變,讓我身體很不舒服。」

  他說:「有雨真好!我們沙漠就是缺水!」

  我說:「雨量太大,都淹水了!而且只要空氣潮濕,我就一直生病!」

  他急迫地說:「那妳趕快回沙漠!」

  我問:「近來觀光客多嗎?你有收入嗎?」

  他說起自己前幾天剛到鄰近小城看帳篷,希望可以買上兩頂,搭在沙丘上,更能吸引前來做「沙浴」的摩洛哥人。目前家裡雖有一頂帳篷,但太過老舊,上頭破了好幾個洞,往往被觀光客拒絕。他說,若他只幫觀光客進行沙浴,一個人頭可讓他賺上廿五塊(約台幣一百塊),若他有帳篷,不僅更吸引觀光客,還可以在裏頭賣沙漠植物茶,沙浴加上茶水費,一個人頭約可讓他賺個五十塊錢(將近台幣兩百塊)!

  我問:「你上哪兒找錢買帳篷?」

  他說:「不知道。」

  我問:「一頂帳篷多少錢?」

  他告訴了我價格。

  我問:「你為什麼不早講?」

  他近乎孩子氣地說:「我之前根本沒想到,是這幾天看到有人在沙丘上搭帳篷,裏頭賣茶,外頭還擺一排植物,非常漂亮,特別吸引觀光客,就覺得自己也很想這樣做!」

  我主動說,等我這陣子忙完,就去匯款,讓他買帳篷。

  

  因緣際會下,非常意外地,我看見了亮亮的駱駝與他一起工作的照片。

  當下,我很感動!知道自己可以相信他,明白他真的很認真努力地工作,也看見一頭駱駝的出現如何慢慢改善他們一家的生活。

  事實上,我甚至覺得如此意外地看見亮亮的駱駝與他一起工作的照片,根本是老天爺的安排!祂有些訊息想傳遞給我。

  

  前幾天,發現自己存錢速度遠比預期中快些,真的好開心!很深刻細緻地感受到「金錢流通」所帶來的富足喜悅,也詫異於自己賺錢與存錢的能力原來真的可以愈來愈好,且絲毫不讓我感到辛苦或不悅!

  我真心召喚愈來愈多的豐盛富足前來圍繞,包括精神、資源與金錢各方面,最大的召喚動機在於享受「金錢流通」的豐盛喜悅,而非背後有著恐懼與匱乏的「貪婪之心」,所以我可以放心大膽地讓這份喜悅富足為我召喚來更為豐盛的金錢與物資!

  正當我享受著賺錢的快樂以及愈來愈強烈的金錢富足時,正當我欣喜於存款額度正逐漸上升時,隨即不預期地多了一筆支出:讓他買兩頂帳篷。

  我樂於這麼做,一來是我對自己掙錢的能力愈來愈有信心!我知道自己很快就能把這筆錢給賺回來;二來更是我對他掙錢的能力同樣有信心!我知道他會善用這筆錢,為自己與家族帶來更多豐盛富裕。

  

  我們談起在沙漠建蓋露營區的計畫,我要他去找適合的地,他說自己對沙漠各個區塊的狀況瞭如指掌,心中已有最佳選擇,但最好能盡快去佔地,以免風景最好的地方被搶走,也說沙浴季結束後,這次購買的兩頂帳篷就可以直接用在露營區。

  我說:「我在台灣賺錢很不容易,若要我馬上拿出一大筆資金,投注在露營區的建造,我是真的辦不到。但如果是長期小額匯款,我還可以試著努力看看。」

  他點頭,說:「在沙漠不需要很多錢,就能夠活下去,我們可以慢慢工作,慢慢把露營區擴大。妳在台灣工作賺錢,我也在沙漠努力工作賺錢,很快地,我們就有足夠的錢,可以一起在沙漠生活了!」

  我答應他,若存了更多的錢,接下來會匯款讓他鑿井、種樹。

  只要有水,一切好辦,一旦鑿了井,就可以種樹,加上帳篷,露營區便也有了雛形,近乎可以營運了!

  

  讓我很感恩的是,我並未刻意尋求,但陸續有好幾位朋友私下告訴我,他們願意提供實質的協助,加入我想回沙漠進行的生態觀光民宿與露營區的行列。

  大夥兒陸續問著:「一頭駱駝多少錢?」

  我說:「大約五萬塊。」

  朋友往往說:「等妳要回沙漠時,我可以贊助一頭!」

  聽了,我真的很感動!因為這不是來自朋友的「投資」,而是近乎不求回報地認同我的計畫,樂於參與其中!

  這讓我有了個構想:待我回沙漠的時機成熟,我會擬出建造民宿與露營區所需的物質清單,開放給朋友認購,或許是棕櫚樹,或許是房間,或許是帳篷,也或許是駱駝、驢子與羊群等等。認購者,除了可以享有所購物資的命名權之外,哪天前來沙漠旅遊,當然可以享受住宿與極為在地的沙漠之旅啦!

  

  雖然目前已有數位朋友主動向我提議,但我只感恩地將這幾位人士列入未來贊助者的名單中,尚未請款。

  時機尚未成熟吧!

  我還需要靠自己賺錢,磨練賺錢的能力,學習如何讓內在喜悅豐盛化作金錢與物質上的富足,好讓我得以有條件完成格局更為廣大的創作事功。

  而他呢,他同樣也正在學著如何在擁有更多資源的情況之下,將腦中美好構思化作現實情境中的物質存在,為自己與家人創造更大的豐盛富足。

  我告訴他,我們可以從現在開始慢慢工作,就從成本最低的露營區開始做起,等我多賺一點錢,會匯錢給他鑿井、種樹,加上兩頂帳篷,露營區的雛型就出來了!若今年有機會回摩洛哥,他再帶我去我們的露營區拍照,等我回台灣,整理之後,才能有更確切的「證明」及詳細計畫,可以吸引更多人參與我們的行列!

  他點頭。

  

  目前,這場沙漠計畫唯一的資金來源是靠我教舞掙得的鐘點費,以及他在當地的勞力付出。未來等露營區有了更具體的規模,可見明顯的雛形,我會進行更進一步地號召,開放讓更多人參與夢想計畫的實踐中。

  這同樣是我自己一大進步與突破吧!我的本性其實很抗拒「接受他人援助」這件事,然而沙漠改變我許多,也讓我清楚明白我無法全然靠一己之力,獨自完成所有夢想中的事情,必須學著召喚更多志同道合者加入,不僅是讓計畫更有機會實現,同時亦是讓更多人得以享受夢想實踐的過程。

  一步一步地,我正緩慢實踐著先前不曾經歷的許多事,也以文字誠實坦然地記下,不隱瞞、不矯飾亦不自我扭曲地。

  無論如何,當我確信這件事是自己的心渴望完成的,便是全然投入於其中,並讓過程於內底引發愈來愈強烈豐沛的喜悅及正向能量。永不放棄的,是一份樂觀盼望,也知道當我坦然詳實地將一切寫出並與他人分享,才更有機會召喚來所需的協助,開放讓更多人參與。藉由我這樣一個人的奮鬥不懈,有形無形地,也將影響並激勵更多心中同樣有夢的人,勇敢樂觀地啟程,實現屬於他們的人生大夢。

  

  他不斷告訴我:「想在沙漠好好活著,所需物質並不多。」

  當我發現自己竟然有能力匯款給他,慢慢建造屬於我們的沙漠露營區,一來詫異於自己「創造金錢」的能力,二來同樣因沙漠對物質並不苛求一事而感到溫暖窩心!

  所有願意認購我們的露營區所需物資的朋友們,抱著的並非「投資」心態,卻是單純認同並享受給予及參與的過程。所有我匯給他的款項,同樣不是一場「投資」或「交易」,我不曾奢望這筆錢未來能帶給我多少收益,甚至不曾想過他將因此而更愛我云云。

  人與人之間,不過一場分享與交流。

  舞藝與文化知識從我當年在巴黎的習舞環境匯聚在我身上,此時藉由一堂堂的課程,從我這兒流向來找我學舞的學員們。金錢,化作「鐘點費」,從學員手中,繳給社大,再流到我這兒,點點滴滴養活了我,以及我的沙漠夢想。

  我將一部份金錢轉給他,讓他也能在沙漠與家人過上好一點的日子,甚至逐步實踐更為長期且相對穩定的生存計畫。源源不絕的資源流動中,諸多生命與夢想因而得到滋潤與支援,所有一切已在過程中被成就,我並不期望有著特別的「什麼」在前頭等著。

  

  讓我開心的是,我很真實地感受到自己正與他共同做著金錢功課,甚至發現金錢功課並不如想像中艱難可怕!

  當他感受到我永遠是他在金錢物質上最最堅強的後盾,美麗的臉龐上,總是露出靦腆害羞而放心喜悅的笑容。因著我必須掙錢餵養與他未來在沙漠的家,讓我自然更篤定地正面迎向我的金錢功課。

  慢慢地,我們推著夢想一起走。

  也因此,我額外感謝祂,在我終於準備好要誠實勇敢面對我的金錢功課時,隨即為我找來如此溫柔美麗的「同修」,讓貪戀美色的我,平添不少學習樂趣,呵呵!

  

  最後想記下的是,我似乎比以往都更細微地感受到「沙漠的生命之道」:只要還能有那麼一丁點水,就有生命的呼吸。讓資源與能量如愛一般的循環無盡,生生不息,才能讓眾生萬物常存永續。

  愛,無懼亦無盡,會想將自己給出去,而愛從來就只會吸引更為巨大豐沛的愛。

  

  

  

  

  

  

沒有留言: